• 完结(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九章

          庆祝孟云康复的晚会在吃完蛋糕后结东。

          孟云和锺斯互相使了个眼色,暗示别忘了偷情的约定。

          锺斯回到房间,立刻进入浴室洗澡,他一边洗一边大声唱歌,完全没听到他的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擦干身体之后,他什幺也没穿地走出浴室,发现房间的灯被关掉,床上又有蠢蠢欲动的影子,高兴极了。

          他迫不及待地跳上床,钻进被子里,直接朝乳房伸出禄山魔爪。

          不对!乳房的形状跟大小部不对,他吓了一跳,想要起身时,却被如同章鱼吸盘的双腿夹住,以男人的力量而言,他是可以逃脱的,但他没有这幺做,只是伸手扭开床头柜上的桌灯……

          怎幺会是你?!锺斯佯装意外。

          少征哥,我等你好久了。孟霓伸手欲触摸他雄壮的肌肉。

          你在我床上做什幺?锺斯推开她的手。

          你说光着身子能做什幺?孟霓挑情地扇动睫毛。

          起来,把衣服穿上,回你房间去。锺斯将缠在腰际的腿拉开。

          为什幺你不要?孟霓一脸自尊受到伤害的楚楚可怜。

          你居然问我为什幺?我将成为你的姐夫。锺斯眼中闪着凛然正气。

          我不懂,你为什幺一定要跟那个烂女人结婚?孟霓讥讽。

          不许你说自己姐姐烂。锺斯紧绷着脸。

          我哪点比不上她?孟霓刻意吸气,让上围看起来更壮观。

          你没输她,只是我必须跟她结婚。锺斯皱眉沉声道。

          就因为指腹为婚,你连人尽可夫的女人都……孟霓为他叫屈。

          够了!快点穿上你的衣服,滚出去!锺斯捡起地上粉红色的晨袍丢给她。

          少征哥你别生气,我只是太爱你了才会如此做。孟霓乞求。

          快把衣服穿上,免得让人看到误会。锺斯柔声劝导。

          少征哥……孟霓出其不意地攀住锺斯的颈子。

          放手!孟霓!你闹够了!锺斯大惊,低声喝道。

          少征哥,求你吻我,一下就好。孟霓以身体摩擦锺斯的男性象征。

          不要这样……锺斯发出沙哑的声音。

          只要一个吻,你结婚之后,我保证不再对你有幻想。孟霓诱惑的低喃。

          只要一个吻,你就会乖乖地回房吗?锺斯露出蠢蠢欲动的犹豫神情。

          嗯。孟霓主动地将唇贴在锺斯的唇上。

          好吧。锺斯下定决心般将舌头探进孟霓口中。

          摸我,快摸我这儿。孟霓不知耻地将锺靳的手拉到圆乳上。

          你刚才不是说……锺斯的手像中蛊似的爱抚起她的胸部。

          我骗你的,少征哥,我愿把我的第一次给你。孟霓仰起上身。

          留给你未来的丈夫比给我好。锺斯存有良心的说。

          我要你……孟霓什幺都听不进去,她轻拉着锺斯走回床上。

          锺斯像孟霓养的小狗似的,乖乖地跟着孟霓上床,一到床上就露出色狼的本性,一边亲吻孟霓的ru头,一边拨开两片花办,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指头插进她体内搓揉。

          事情进展得那幺顺利,不免让孟霓感到十分意外,但从未经历男欢女爱的孟霓,对这急速蔓延开来的欲火毫无招架之力,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完全沉溺在欲海之中,并从嘴里不停发出吟哦声……

          虽然孟霓没经验,但她天生是个性爱高手,居然会把腿抬到锺斯肩上。

          啊……好舒服……孟霓心神荡漾地扭动身躯。

          你比你姐姐更厉害。锺斯又插入一根指头进去。

          快点干我!孟霓极度兴奋地说出毫无教养的粗俗字眼。

          孟霓,坦白跟你说,我刚才是在试探你……锺斯见时机成熟。

          试探我什幺?孟霓的谷问流出大量蜜汁。

          我想知道你愿不愿意做姐夫的情妇?锺斯直接进入主题。

          少征哥,你不会成为我姐夫的。孟霓斩钉截铁。

          我不能不娶她……锺斯发出无奈的叹息声。

          这一次她死里逃生,下一次就不见得有这幺幸运了。孟霓冷哼。

          这次阎王都不敢收她,绝对不可能再有下次了。锺斯说。

          我也坦白跟你说,车祸是我妈一手造成的……孟霓突然住口。

          快说下去,让我知道你妈还有什幺妙招?锺斯故意将男根抵住洞口。

          正当孟霓把来龙去脉说完时,房门再次被打开,兴高采烈的孟云看到这种情景自然是火冒三丈,大叫:锺斯你这个禽兽,我要跟你离婚。

          连婚都还没结,可见孟云气昏了头,忘了婚礼延期到十天以后。

          ※※天长地久的踪迹※※

          孟云朝自己卧房跑,在经过宋小曼所睡的客房房门时,差点撞到闻声出来探看的小曼身上,孟云紧急踩煞车似的停住脚,还没来得及喘气,整个人就被小曼拉进房内,门碰地一声关上。

          我恨他!我恨他!我恨他……孟云发出连珠炮般的叫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