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6不是单初晓的单初晓!(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天台上的风清劲而凶猛,吹乱的黑遮挡住眼前的金女子,她淡然没有感情的话音似有若无地触碰着身体,让自己忍不住颤栗。

          “李爷爷退休那晚,曲游风、陈文雅、何晨曦他们都过来了,爸爸让我和他们在一起,他们把我带到花园里,曲游风拿出一包毒品跟陈文雅她们说,要是被警察捉到我身上带着毒品,他的爸爸就一定能选上副市长,然后他就会带她们去酒吧庆祝。”

          “我知道毒品是什么,所以不肯拿那包东西,他们就把我压在地上,陈文雅说,不如让我吃掉这包东西,我爸爸就没有翻身的机会。我那时很怕,不停的哭,可他们一直在笑我,把毒品撕开要我吃掉,我很生气,拿着块石头想杀掉他们。”

          杀,掉!

          心房猛地被拍打一下,海岚瞳孔皱缩地望住毫无表情的单初晓,仿佛能想象出当时的画面,到处一片漆黑,都是狰狞如鬼的笑声!

          单初晓却不在乎,拿出一张照片,用指尖轻轻擦拭着。动作、爱怜,却毫无感情!

          “他可能也不喜欢这种场合,来到花园上透气,正好被何晨曦看见,何晨曦和他说,我是不小心摔倒在地上,他们想扶起我。他没有说话,站在那边笑了笑,当时他穿着黑色的衣服,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我明知道他不是对我笑,但我很喜欢他,就像,”顿了顿,“救世主一样,只有他会问我要不要回去休息,还帮我把侍应叫过来。”

          “很蠢!”单初晓的语气忽然加重,被风吹乱的头遮挡住她的表情,“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五年来却从来没有忘记过!第一次背着爸爸从网上搜索孟氏的资料,但找不到他的资料。第一次骗了王叔,从学校跑到侦探社,不停地想着他是谁,为什么要跑到这么可怕的地方。”

          “第九天,侦探打电话过来,说他要去美国留学,把偷拍回来的照片寄给我。从那时候,我就知道,我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再看见他,我很绝望,想反抗爸爸,不喜欢这个地方。从爷爷被爸爸还有大伯、二伯他们气死的那天,我就不喜欢这个地方。”

          单初晓摇了摇头,海岚看见她脸上滴出几滴眼泪,语气里一点悲伤都没有。

          “害怕、恐惧、绝望、无能为力,所有人都是坏人,欺负我、利用我,想保护自己,一直很努力,他终于回来了。”

          “爸爸说他叫孟泽贤,比孟景睿要聪明、要能干,迟早都会继承孟家所有声望、权势。他问我,晓晓,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爸爸帮你找个男朋友好不好?”

          “两天后,爸爸带我来找你,我想去见他,怕你不答应,我就把自己割伤,我跟爸爸说,爸爸,晓晓已经长大了,我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学会照顾自己,爸爸你和妈妈都很忙,我不能一直依赖你们,不然下次我还会不小心割伤自己。爸爸答应了我,找到你,一起去d市。”看着自己曾经受伤的手掌心,单初晓继续说道。

          “有些事,我不得不承认,跟你在一起,我曾经很快乐。我知道你不喜欢带着我,我也不敢麻烦你,只想远远见他一眼。我真心诚意地跟你道歉,怕你会不喜欢我,海岚姐姐。”

          听见她毫无感情地叫自己,海岚抖了抖,忍不住后退。

          “我真的很喜欢你,爷爷是第一个,泽贤是第二个,你是第三个,但你原来跟陈文雅她们一样,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你喜欢泽贤。那时候我就在想,真正喜欢泽贤的人可能不是陶乐诗,而是你。”单初晓抬起脑袋望过来,双眼阴沉漆黑,如拳头般捶打在心房上,痛得海岚不敢再动。

          “晓,晓晓,你为什么说我喜欢总裁?”定了定神,海岚不解地问道,心中飞快地盘算着,一定要离开这个人!

          单初晓垂下眼帘,海岚以为她在思考,目光悄悄移向旁边的铁门。要离开这里,一定要先找到单初晓的钥匙!

          “你想走?”

          心思被一下子看穿,海岚触电般望向单初晓,只见她从地上捡起一条小钥匙,看也不看,扬手就扔到身后,出“叮铃”的响声。

          随后,单初晓站起身,手中拿着几张照片,长长的裙子在风中摇摆出轻盈的弧度,似乎,随时都能缠住脖子,将自己勒死!

          “酒店一共有四十五层,每逢十五号,酒店都会有一次大清洁,先是从天台开始,清理完天台之后,他们就会把天台的铁门关上,这个时候,没有人会来这里,这里生什么事,他们都不会知道。”

          “你,所以你才带我来这里,你一直都知道了!?”

          跌坐在地上看着单初晓缓缓朝护栏那边走去,海岚终于明白了!

          “我的u盘是你拿的!你那天看见陶乐诗,之后又在大门口碰见她,你,你是故意摔倒的?”海岚难以置信,一个动不动就向她道歉,印象中很容易脸红的小女孩居然聪明到这个地步!

          她知道自己爸爸的性格,她是副市长的独生女,谁把她推倒在地上,就等于毁了她爸爸的计划,单副市长绝对不会放过这个人!

          因为听见陶乐诗在讲电话,提到了“泽贤哥哥”这个称呼,她就用自己来毁掉陶乐诗!

          “你是谁!你不是晓晓,晓晓不会这样做的!”厉声一喝,海岚尝试着动了动脚,看了眼被丢在远处的钥匙!一定要走,她根本不是晓晓!

          单初晓停住脚步,似在眺望远方的景物,金棕色的头随风起舞。

          沉默了好一阵,她底下脑袋,似在看着手中的照片,“一直以来,我只想保护自己,不想被欺负,害怕被利用,他们都是坏人,只有我能保护我自己。”

          不想被欺负……

          只有我能保护我自己……

          唰啦!

          拉链被拉上的声音猛地传入耳中,海岚快眨眼,扫了眼远处的钥匙,握着拳头,指甲刺痛掌心,“不对!”咬了咬牙,改口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在保护你、爱护你,还记得那天你受伤了,你爸爸和你妈妈他们当晚就赶到医院来保护你。你不要这样想,你看看这天空,是不是很漂亮?你看看左边,看见那栋高楼了吗,知道那里是哪里吗?”

          可能是海岚的声音很轻很舒服,单初晓依言扭头望向左边。夕阳西下,火红色的天空下耸立着一栋高楼,它屹立在一片矮矮的建筑之中,如同鹤立鸡群。

          站起身,正好就能看见它。

          嘭!

          “你在找它?”

          阴沉、没有感情的声音随风飘来,海岚趴在铁门上,惊讶地扭头望去,只见,她背对着火红的夕阳,长裙随风摆动,手中拿着一串类似钥匙的东西,在风中“叮铃、叮铃”地响着,像某种乐声。

          ------题外话------

          #动作、爱怜。

          作、爱,被禁了,我那个郁闷。

          像我这么纯洁的人,怎么会写作、爱呢,潇湘君你又调皮了,居然黑我。耸肩,摊手,无奈

          我虐了吗?我虐了吗?

          好吧,我一直认为虐文就是男主用感情伤害女主,让女主痛彻心扉。

          我也不知道原来这样也是虐……

          扑文的节奏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