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yi边,等着他激动的打电话来语无伦次,可等来的却是又接连响起的“叮咚”——他得了提示默得更加舒畅,竟就认认真真yi句yi句默下去了

          “呆子!”周素扔了手机又好气又好笑的低声骂,跳起来换了套白色及膝连衣裙,匆匆把长发绑了马尾就跑下楼去。

          沈齐风人高马大,站在大门外拐角处,周素刚跑到门口就yi眼看到他,他低着头还在认认真真的默出师表,周素笑着向他跑过去,刚出门口却被横里驶过来的yi辆车子拦住了。

          后座车窗缓缓降下,露出yi张颜色妍丽的脸。

          “抱歉打扰了,我是徐澹,可以和你聊两句吗?”

          徐澹是沈家相中的未来主母,早年人yi直在国外念书,为了和沈远的婚事被徐家叫回国内,回来之后她很少在圈子里玩,周素还是第yi次和她面对面的交谈。

          “我真羡慕你啊!”徐澹的开场白居然是这样的yi句感慨,周素微挑了挑眉,只听她接着说:“我从小就知道我的yi切优渥生活都是家族给的,是要还的,我们这种人家的孩子,得到的比yi般人多,注定就要失去些普通人习为为常的拥有,像沈远,像我,我们都是这种人。”她饮了yi口茶,抬眼看向周素,“你原本也该是这样的人,但你有福气啊,有个厉害的哥哥,要不是你看上的人是沈远,要不是沈远贪心,你想嫁谁就能嫁谁。我羡慕你。”

          “你是不是不爱沈远?”周素直接的问道。

          “看!”徐澹笑了起来,笑容优雅而动人,“这就是我最羡慕你的地方了:你能这样理直气壮的说‘爱’这个字。”她眨了眨眼睛,神色有些无奈,“我从来就连想不敢想。”

          “周素,你们家言峻真厉害,yi兵yi卒都没有动,光袖手旁观就能让沈家急得要跳墙了。但别人不知道你yi定知道的,沈远压根不是腹内草包的人,他能诓得你哥哥为他挡风挡雨这么多年,他绝不是个简单的人,yi个林家能制得住他?怎么可能呢?!你想过吗周素,他为什么故意露出破绽,把自己陷于眼下的困境?”徐澹坐得笔直,每句话都说的清晰有力,甚至有些咄咄逼人,“他把自己和他yi向看得比自己更重要的家族推入困境,为的是把主动权交到你手里,现在,不管是他还是沈齐风或者沈家任何yi个男人,只要你周素喜欢,只要太子爷满意c愿意出手搭救沈家,你要谁沈家就会给你谁。我来找你,就是想要知道:你想好了吗,你要谁?”

          周素觉得好笑,扬了扬眉问她:“如果我选沈远,你会怎么样?”

          徐澹神色未动,但周素察觉到她青葱yi般的指尖默默用力在收紧拳头。

          “我虽然很讨厌沈家,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眼光确实好,你很适合沈远,你们是yi样的人,说话永远半真半假,叫人听不出来c听不明白,永远不会正面回答问题,似是而非,别人意会成什么样那就不干你们的事情了。你说得对,我不是你们这样的人,我的真心就是真心,拒绝就是拒绝。”周素手指在杯垫上划来划去,嘴角带着微微嘲讽的笑,静了yi静,她在徐澹淡了很多的笑容里从从容容c漂漂亮亮的笑起来:“本来因为沈远我已经极其厌倦你们这种说话技巧,不想告诉你的,可是恰巧我今天心情不赖,那就别让你提心吊胆了吧:我不会选择沈远,他不是我错过的人,有机会修复弥补,他,是被我放弃了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yi章公主的番外就完啦!就要更伯尧哥哥的番外啦!哥特党你们开不开心!意不意外!期不期待!

          徐澹忽然抬眼,向着她身后方向微笑起来,从从容容的说:“你到的可真是时候。”

          周素转身,沈远就站在她身后几步远,静静的看着她。这yi刻周素忽然觉得累,沈远意远悠长的目光c徐澹无懈可击的优雅微笑,这yi切让她觉得熟悉又陌生,忽然想起刚才大门口低头默写出师表的沈齐风,她此刻迫切的想要回到方才午睡初醒时c心意萌动中。

          放弃了沈远才知道什么是放过自己,结识了沈齐风才明白该如何珍惜自己。

          “沈远,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我和你并不是错过,是你失去了我。”周素站在窗帘透过的晴日微光里,仰着头安静的问。

          沈远刹那无法自持,yi步yi步走近她,伸出手摸摸她额前柔顺的刘海,他张嘴咳了yi声才发出声来:“你说得对,都是我的错。”

          “我和你从yi开始就是不对的,你想得太多,而我顾虑的太少了,”周素很平静,“我打扰了你本该顺遂的人生,这么多年,沈远哥,对不起。”

          不该有暧昧,既然yi开始就明白并非良配,应该连求而未得的惆怅都不要有,更不该变成后来肆意放纵的借口。

          大家都说沈远贪心才至此,其实她又何尝不是。

          好在yi切都结束了,好在她总算能够抽身而退了。

          yi向口吐莲花的沈远此时默默无言的看着她,仿佛这个时刻没有任何言语能够表达,只好多看她yi眼。

          也是,以后虽还能时时相见,却再也不是从前她心心念念的沈远。

          周素与他相看无言,拿了自己的包,向他和徐澹摆摆手,脚步轻快的走出了咖啡店。

          徐澹坐在那里观赏沈远脸上精彩的表情,等待良久他终于稍稍收敛,她才站起来,上前挽过他手臂,丝毫不乱的微微笑着:“回去吧,晚上约了爷爷吃饭,yi起商量林家的事情。周素说得对,你的人生本该yi帆风顺,她是水面下的暗礁,触过yi次,以后不要再犯。伤身伤心。”

          沈远已恢复了平静,敛了罕见的复杂眸色,又是那个倜傥潇洒c平易近人的沈副省长。

          他低头自嘲的yi笑,再抬起时,已是云淡风轻。

          徐澹约的咖啡馆离言家不远,周素等不及叫司机来接,yi路跑了回去。

          沈齐风还在那里,不知道默到哪句又卡壳了,头抵着她家大门,好像把铁门顶弯才能想出来。周素走过去拍拍他肩膀,他吓了yi大跳,见是她后又转惊为喜:“你愿意和我约会了吗?!”

          周素盯着他的俊脸看了yi会儿,“我不是不喜欢你我怕伤害你,沈齐风,你太嫩了。”

          沈齐风特别委屈的抗议:“我大你五岁!”

          周素摊摊手:“可我睡过的男人比你见过的女人还要多。”

          她用英语说的,且是地道的伦敦腔,沈齐风听得清楚明白,yi口气上不来,涨红了脸,yi双清澈凤眼死死盯着她。

          周素被他盯得皮肤眼里有小蝴蝶在飞似地痒痒,生怕他yi时胆肥强吻了自己,生怕自己热烈回应。

          “我真不明白,”他特别伤心的低下头小声说,“和我有关的是你的以后,为什么大家都用你的从前来为难我,连你也是。”

          只怪我来得太迟,让你寂寞久等,无聊生事。

          周素望着眼前的高大男孩,心动如三月的春林初盛,脑中yi热,踮脚勾了他脖子尽力吻了上去沈齐风抚着唇笑得跟个傻子yi样,还傻乎乎的问她:“你愿意接受我的追求了吗?”

          “你的车停在哪儿?”周素漂亮的眼睛里闪烁着美而妖异的光。

          沈齐风被忽如其来的幸福冲昏了脑袋,不疑有他,牵着她走到停在大宅拐弯树荫深处的车旁,刚yi打开车门,周素从后面将他推倒,他被骑在身下,眼睁睁看着她用力拉上车门,落了锁。

          “沈齐风,我喜欢的追求方式,和yi般人不太yi样。”骑在他腰间的人缓缓扭着腰身,yi边抬手解扣子,yi边低声魅惑的说

          若干年以后。

          言谨欢表演的节目报幕的时候,前台领导席微微有yi阵马蚤动,带队的老师叮嘱前排领舞的小朋友说:“有大领导来观看演出哦,yi会儿小朋友们要好好表演!”

          言谨欢扇着两只小胖胳膊上台的时候往底下看了yi眼,老师说的那个“大领导”伯伯坐在第yi排的中间,看上去有点眼熟?

          她们的小燕子舞跳完了,大领导伯伯捧着yi束花走上台,弯下腰交到她手里,摸摸她脑袋又把她抱了起来,言谨欢瞪大了yi双漂亮眼睛看着他。

          大领导笑着问她:“谨欢不记得我了吗?去年你生日的时候我们见过的呀!”

          言谨欢想起来了,他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是yi大盒巧克力,做成玫瑰花的样子,花瓣和枝叶活灵活现,特别好吃!她开心的大声叫:“沈伯伯!”

          沈远忍不住亲了可爱的小丫头,夸奖她说:“谨欢刚才跳得真好!”

          谨欢十分不谦虚的点点头,又说:“姑姑说露背的衣服才好看,可是妈妈说来不及改衣服,今天就要表演了。”

          “哦?”沈远笑着扬眉,“那沈伯伯去你家,看你穿露背装再表演yi次,好不好?”

          谨欢很高兴的答应了,回到家第yi件事就是冲上楼找妈妈,把她的舞衣改成露背装。沈远跟在她身后,看着小女孩炮弹yi样冲进父母房间,很快又冲出来,推开走廊另yi端c另外yi间卧室的门:“小姑姑!我妈妈呢?!”

          沈远脚步yi顿,就听那管魂牵梦萦的声音如此真实的响起:“小丫头哪有什么背可以露?不许胡闹!”

          “那你自己有那么多件露背的漂亮衣服呐!”谨欢就站在门口,胖乎乎的双颊鼓鼓的与卧室里的人说话。

          “女为悦己者容,我是穿给你小姑父看的,你长大了有了意中人才能穿露背的衣服,懂吗?小丫头?”沈远听到当年他的小丫头,如今这样淡然又幸福的说道。

          身后楼梯这时响起脚步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