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字成谜_第7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有说有笑。

          经理和服务员捧著菜单、餐巾和几样餐前小菜过来,方老爷子和水老头正互相推诿著,最後决定一人一半,各点了四个例牌菜肴,方妈妈点了老火炖汤,方远追加了两个点心。

          “亲家啊,这是我们传家的双星环月手镯,是从阿凌的曾爷爷的爷爷那辈传下来的,本来是要传给长房长媳,但阿远说希望留给阿凌的媳妇,你看这颜色多正啊!阿凌的媳妇儿带上肯定很好看!”方妈妈自从知道二儿子找了媳妇之後,就亢奋了一整天,坐如针毡似的,火速从姐妹家赶回来,去银行保险柜里取出装有镯子的檀木盒子,“亲家啊,你们家小云还没下班麽?要不要让阿凌去接接她?”

          方老爷子也在一旁微笑点头,表示支持自家老婆说的话。

          水随云不就坐在老二旁边麽?方远满眼疑惑地看著自家老妈,正要开口,结果被眼疾手快的林善如一把捂住了那张惹祸的嘴。

          水随风尖锐的目光刺了过来,水老头也顿时哑口了,这时候,方凌终於知道那种从一开始见面就有的微妙违和感到底是什麽了,也终於前些天自己忘了些什麽了,居然从没跟自家老头老太说过,他媳妇儿是一个男人。

          眼下这个天大的乌龙要怎麽样收场?连水随云也狐疑地看了过来。

          方凌只得摸著鼻子苦哈哈地站起来,把坐在身旁的水随云也拉了起来,搂住腰走到一脸不可置信的方父方母面前,微笑著说:“爸妈,这就是小云,水随云,我媳妇儿!”

          方老爷子嘴巴哆嗦了几下,挤出几个字:“这就是你媳妇儿?”

          “嗯,小云会是我这辈子唯一认定的伴侣。”坚定有力地承诺著。

          全场一阵沈默。

          “想不到亲爱的二哥也跟我一样嘛,这好什麽有吃惊的?我还以为方家里就我一个离经叛道的不孝子呢,没想到,没想到啊!”坐在角落里戴著帽子的年轻男子微微仰著下巴,带著嘲笑开口。

          “方乐你闭嘴!”方老爷子火了。

          “不过这样也好,以後就不会有不三不四的女人抱著孩子来上门认父亲了,你说是不是啊,二哥?”

          “乐乐你少说一句!”方老太太用眼神安抚著一年到头往外跑、没见多少次面的小儿子,转过头开始打量著水随云,“老二你是认真的?”

          方凌抿住嘴,严肃道:“我以为我刚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方老太太想到当初被赶出家门的麽儿,望著眼前这个已经是大小夥的二儿子,叹了口气:“这样也好,也好,只要你想定下来,爸妈都不反对,你跟小云好好过日子就是了!”边说边拉过水随云的手。

          “小云啊,我家阿凌人笨嘴拙,不会说好话哄人,经常冷著脸,不会做家务,他还有很多缺点,在家里做父母的都包容著他,以後你俩过日子了,也请你多多体谅他,如果他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你就说出来,妈给你做主,来,收下这个!”把檀木盒子往水随云那边一推。

          “对,你收下,老二家的媳妇儿!”

          方老爷子也在旁边帮腔,把麽儿赶走之後都吃不好睡不好,连孩子他妈都把他赶去睡书房,说麽儿一天不回家他一天不准回到卧房,反正这些年他是想通了,不想再折腾了,老胳膊老腿儿的,成天跪算盘睡地板算什麽事,记得“老婆说的话永远都是对的”这一准则就好了!

          “这……”

          方凌拿过盒子放到水随云怀里:“妈说让你收下你就收下吧。”

          “谢谢……谢谢妈。”

          “好,好孩子!”方妈妈眼里闪著泪光。

          方乐望著这欢乐祥和的画面,有些闷闷不乐,恨恨地咬著嘴里的酸黄瓜,怎麽他二哥要出柜就出得这麽容易呢?想当初他可是快被打断了腿!

          眼珠子一转,对面好像有一个隐隐散发著低气压的家夥,长得不错啊,刚刚没留意到,好像叫什麽风的?算了,不管了,还是快点吃完回去店里吧。

          上菜的上菜,吃饭的吃饭,总算有惊无险地完成了这次历史性的家长会面,饭後双方家长也兴致勃勃地约定了,等过段时间就让方凌两人出国领证举行婚礼。

          虽说水随云不是女人,但方父方母还是按照惯例回到老宅里给二儿子准备聘礼,方远两口子准备後天就动身回隔壁省的分公司,最近一段时间方远都扎根在那边开拓市场,而水随风则暂时在水随云的公寓里住下,因为他从房东手里买了整层楼,不止401,连对门那间也是他的,不过要好好翻新一下才能入住,水老头整个人神神秘秘的不知干些什麽,经常不著家。

          水随云被打包连同行李一起,送到了方凌前些日子装修好的新房子里,准备甜蜜蜜地同居了,本来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还以为要死缠烂打磨一番,没想到才说出口,大舅子就大手一挥,不耐烦地准了,这让方凌有些喜出望外。

          两个人的日子过得越来越有滋味,水随风还时不时过来打下牙祭,方乐则偶尔会过来,还带著很美味的小糕点。

          “小云,我到家了,想你,今晚早点回家!”

          刚下了公车,手机就响了,里面传来方凌低沈磁性的嗓音。

          “好。”

          挂了电话,向那个日渐熟悉的保安点点头,快步跑到公寓楼下,弯腰喘了口气,刚抬头就透过落地窗恰好见到家里亮堂了起来,那一刻,他想,他已经找到了,那片沈浸在黑夜里能驱散所有寂冷的暖黄,那盏只为自己留著的灯火,和那个等著自己回家的男人。

          水随云望著近处那些脱下棉衣的人们和远处那片生机勃勃的土地,忽然联想到自己,嘴角不由得微微扬起,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

          冬天过去了,春天还会远吗?

          (全文完)

          作家的话:

          这篇文到这里算是全文完结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真意耽美,免注册,无弹窗,耽美小说随意下z1z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