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弯到底+番外_第18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海洋嗤之以鼻,说,废话,就是因为你煮的次数多了,才会有这水平,你忘了,第一次煮,你连火都没开,生着就端上来了,还有脸说。

          肖子凛气的满头冒火,当夜虎虎生威,江海洋求饶都不好使。

          俩人经常去深海鱼捧场,渐渐的孙杨二老看出苗头,严刑拷打终于给问出来了,孙琳琳大哭了一场,意思是这么帅的男人们都他妈的去搞基了,女人们咋办啊。

          江海洋瞅了瞅,孙琳琳是真哭啊,梨花带雨,跟黄河决口似地,杨笑笑就比较淡定了,只是冲俩人申申大拇指,祝福的话也是别开生面:祝你俩,一夜七次,金枪不倒,艾滋不沾边,和谐更美好。

          后来,孙琳琳不哭了,就问了一句话:“你俩谁上谁下?”

          9月底,江海洋接到了江妈的电话。

          江海纳生了一个女儿,六斤七两,小名儿豆豆,母女平安,

          江海洋特别开心,这时他已经晋升为整个数码区域经理,人越发成熟,跟顾少卿请了几天假,就去买机票,正好碰到刚从国外回来的郭铮军。

          俩人先聊了几句,说着以前学校的事儿,又说工作上遇到的困难,很有共鸣,江海洋看的出郭铮军一脸疲惫,准备告辞的时候,郭铮军问他一句话,让他半天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知道向北心里的那个人是谁么?”郭铮军直视着江海洋,此时他的眼神根本不像询问,倒像是知道答案似地。

          江海洋笑笑,表情淡然,轻轻的摇头。

          郭铮军苦笑一下,有些苍凉:“我喜欢他,追到了国外,跟他说了。”

          “哦。”江海洋双手放进口袋,“挺好的。”

          “你都不惊讶我喜欢男的呀。”郭铮军掏出一支烟点上,也没有让让江海洋,对于这个问题,他没有深究,像是自言自语般,又说:“他拒绝了我。”

          “哦。”

          “知道他怎么说么?”郭铮军吐出一口烟雾,又重新看着江海洋,那目光有些咄咄逼人,又有些审视:“他说,他心里有人了,也许……以后都只是那个人。”

          郭铮军弹掉烟头,绕过江海洋走了,后来又折回来,掏出一个盒子,说:“哦,对了,向北让我给你带个东西,我没看。”

          说完,郭铮军背对着江海洋挥手。

          盒子里面正是那条钥匙项链,里面还有一张纸片,上面写着五个工整的字:海洋,给我哥。

          江海洋一瞬间忘记呼吸,最后笑着落下眼泪,抬头看着远方的天空,心里唯有默默的祝福。

          他说的只是也许,不是么?

          知道江海洋要回狮城后,肖子凛执意要去,当夜就让陈默去准备机票。

          第二天俩人一起登机,一个小时左右就到达目的地了。

          “哎,海洋,我要不要买点东西啊?好歹也是我外甥女啊。”

          江海洋斜他一眼:“少脸上贴金,谁你外甥女啊。”

          想到这,江海洋有些上愁,自己和肖子凛的关系在家人面前属于见不得光的,其实,他想得到家人的同意,甚至贪婪的想得到家人的祝福。

          他叹口气,甩甩头。

          “怎么了?”肖子凛贴着他的耳朵问。

          “没怎么。”江海洋本来不想说,后来灵机一动,又说:“再想,怎么让你进门儿。”

          “废话,当然大摇大摆的进门儿啊。”说完,他看到江海洋不坏好意的笑容,当即反应过来:“你那意思是过门儿?”

          “那是,你都来我家了。”江海洋挑起肖子凛的下巴:“媳妇,喊句相公听听。”

          “边儿去,”肖子凛打掉他的手,“我这是来看丈母娘呢,再说,”肖子凛刻意看看周围,“目前可都是你在下。”

          “滚蛋。”江海洋赏肖子凛一拳,“明儿就让你开苞。”

          肖子凛顺势握住江海洋的手,嘿嘿直笑。

          俩人给豆豆买了一对儿金镯子,江海洋付钱的时候,肖子凛直接把信用卡给售货员了,江海洋不愿意让他掏钱,俩人争执了半天,直到肖子凛都有些生气了,觉得他太跟自己见外了,江海洋才作罢。

          江海纳还没有出院,因为脐带绕颈三圈半,孩子生不下来,所以选择了剖腹产,手术后一直发烧,就在医院多住了两天。

          新生儿大多都有黄疸,喝药的喝药,照蓝光的找蓝光。豆豆出生后倒也皮实,这小妮子除了饿的时候脾气不好,其他的特别让大人省心。基本就是吃了睡,睡了拉尿,然后接着吃,如此循环。

          江妈看见海洋和肖子凛一起回来还是挺高兴的,奈何还得照顾江海纳,就没多注意俩人。

          江海洋看见江百川有些拘谨,毕竟很久没见他了,但是听江妈说他洗心革面,什么累活都抢着干,又挺孝顺,觉得自己挺心疼他的哥的,所以,江海洋见了江百川一直喊的都是哥,而不是像一年前那样直呼其名。

          就那么心照不宣的,小哥俩儿又回到儿时那般。

          走到婴儿室,隔着玻璃,江海洋看着眼前这个小生命,心里无限感慨,当年妈妈就是这么一把屎一把尿把自己拉扯大的吧。

          这次回来,他看见母亲双鬓隐隐约约的白发,心里很不是滋味,上次王凡下手的时候没有在身边,他一直都想找个机会修理他,后来他才得知,肖子凛已经帮他报仇了,找了几个街头混混,专门给堵厕所,照脸上就一顿狠扇,王凡的脸被扇的跟一猪头似地,江海洋看到照片后心里特倍儿解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