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onster_第10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真是让我心寒呐,小岳。”高梨用力捏住罗岳的下巴,逼他直视自己那条下垂在身侧一动不动的左胳膊,“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我这条胳膊再也动不了了,吃饭,拿枪,写字,全都干不了了,作为一个警察,我算是彻底废了。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你,我亲爱的小岳。”

          “可我怎么舍得怪你呢?”高梨望向罗岳的眼神变得很温柔,“无论你犯过什么错我都会原谅你。”

          “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会原谅罗花实。”

          “同样拥有恶魔之眼,为什么小姚容就能健康阳光的成长,而罗花实却成了一个阴暗恶毒的怪物?”

          “不过是因为,她骨子里就是个怪物罢了。”

          罗岳抱紧怀中的花实,颤声说:“同样拥有恶魔之眼,姚容成功从暗室逃脱,在健康阳光的环境下长大成人,花实却被囚禁在暗室整整十二年,没有阳光,没有欢笑,连软一点的床褥都没有,你让她如何像姚容一样健康长大?”

          高梨冷笑一声:“因为自己遭遇了不幸,便要拉全世界给她陪葬,视人命为草菅,把杀人当游戏,天底下不幸的人多了去了,难道每个人都要像她这般扭曲变态吗?”

          “况且,谁在乎她幸与不幸?我只想亲手了结她而已,可憋屈的是,我却要为了你放弃杀她的机会,把她全权交由你处置,就因为不愿与你决裂。”

          “不,高梨是真正信任我才交给我的。”罗岳试图从对方的眼眸中捕捉到曾经熟悉的痕迹,看到的却只有一片深不见底的黑。

          “我当然很想相信你了。”高梨叹了口气,“可惜我骗得了所有人,却骗不了自己的心。在我内心深处,真正信任的人,只有我自己。”

          “为了你,我硬生生违背自己的内心,自欺欺人的假装信任你,假装我们还可以回到过去,真是可笑又可悲。”高梨低笑一声,“不过多亏了傅金的催眠,我现在再也不用违背自己的心了。”

          “从开始到现在,我从来都没信任过你。我们两人也永远都回不到过去了。”高梨的瞳孔渐渐变得冰冷,“我已经遵照指令杀了我最想杀的人罗花实,下面轮到你了。”

          现在最应该做的,明明是制伏被催眠的高梨,然后召集人马去通缉傅金,可罗岳没有力气反驳,没有力气反抗,甚至没有力气站起来。

          他看了看怀中渐渐冰冷的花实,又看了看拿枪抵着自己太阳穴的高梨,觉得疲乏极了。

          忘了有多久没好好睡一觉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一直活在担忧和恐惧里。

          他没有花实的眼睛,也没有高梨的头脑,总是在徘徊,总是在失去,失去母亲,失去父亲,失去妹妹,失去爱人,现在连自己的性命也要失去了。

          为什么总是这样?

          为什么总是保护不了想要保护的人?

          他现在,还有想要保护的人吗?

          罗岳抬头望向面前的高梨,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傅金给你下的催眠指令是什么?”罗岳问,“花实是你最想杀的人,那么我呢?”

          高梨身形一震。

          罗岳苦笑道:“是最不想杀的人吧。”

          “闭嘴!”高梨恼羞成怒的握紧枪柄大力扇向罗岳的脸。

          “你不会杀我的。”罗岳轻轻抹掉嘴角渗出的鲜血,“所以,醒醒吧,高梨。”

          高梨嘲讽地笑:“你在叫一个被催眠了的人醒过来?”

          “那你为什么直到现在也没开枪?”罗岳面无表情道,“刚才杀花实的时候那么干脆利落,为什么轮到我时却百般犹豫?”

          高梨握枪的手开始迟疑。

          罗岳一字一顿道:“因为你体内那个真正的高梨正凭着他强大的意志力与你抗衡,他的意识并没有完全消失。”

          高梨抬脚踹向罗岳小腹:“事到如今你还在说什么真正的高梨?高梨就是我,我就是高梨,现在的我只不过是高梨曾经没有表现出来的另一面而已。”

          “从开枪打死花实到现在,我跟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疯狂想杀死花实的我,厌恶全世界的我,从没信任过你的我,这就是被你深爱着的、真实的我。”

          “所以,亲爱的小岳,”高梨逼近罗岳,“回答我,就算我当着你的面杀了罗花实,你也还是会像以前一样爱我的,对吗?”

          罗岳不发一语。

          “回答我的问题。”高梨目光变冷。

          一道冰凉的血滴突然砸在了罗岳的手心,那是从花实的眼角滑落下来的。

          罗岳注视着那道鲜红的血滴,所有的防线瞬间土崩瓦解。

          “我让你回答我的问题!”高梨手中的枪死死抵着罗岳的太阳穴。

          罗岳抬头与高梨对视,冷声道:“你不是高梨。”

          这便是了,他的答案。

          “那就去死吧。”高梨冷声说,然而当他的食指触到扳机,却怎么也扣不下去。

          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牢牢牵制着他,手指根本不听大脑的指挥。

          被催眠的感觉,就像被无数双带刺的血手掐住喉咙,疼痛和绝望幻化成坚固的牢笼,把灵魂死死束缚住,必须完成指令才能被释放出来。

          扣下扳机。

          只要扣下扳机就好了。

          只要扣下扳机就会解脱了。

          从绝望和痛苦中彻底解脱。

          反正他已经不爱我了。

          恍惚中好像看见了女孩流血的脸在冲自己狰狞的笑:“你看,我早就说过,你总有一天也会像杀了我一样杀了他的。”

          为什么手心不停冒冷汗。

          为什么手中的枪总是对不准近在咫尺的罗岳?

          罗岳凝视着面前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高梨,想起他们初遇那天,阳光很暖,高梨脸上的笑容更暖,记忆中高梨一直都是无忧无虑的,永远在吃果冻,永远在没心没肺的笑,而此时此刻的高梨,那双曾经明亮的眼眸却被无尽的疯狂和绝望淹没,罗岳知道,他跟自己一样,正在撕心裂肺的痛苦中苦苦挣扎。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