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忠犬养成教程 第10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慕容风顿了一下,抿了抿唇,反手死死的抓住林寒止的手。

          慕容蛋进手术室那一天。

          慕容老爷子和慕容风父母都赶过来了。

          看到手术室外的通道上和慕容风一起的林寒止。

          慕容宇的事,在慕容家里终究是天大的事,能瞒到这一天,已经是奇迹了,被瞒住的人又急又气,却也说不出慕容风什么来。

          这两三个月,慕容风瘦的,所有的衣服都大了一圈。

          慕容风没说什么,只是在慕容蛋进病房前突然拉着林寒止跑过去,在能接近的最近距离小声和慕容蛋不知说了些什么。

          然后慕容蛋进了手术室,慕容风盯了手术室的灯一会儿,突然一把搂住林寒止哭了起来,那种无法克制却压抑的呜呜的哭。

          慕容风一向强悍,突然这样,别说是一直对两人在一起没什么恶感的慕容玉夫妇,就连慕容老爷子,也只是把手里的拐杖拄在地上,叹口气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等着,也没出声阻拦。

          他们没听见慕容风说什么。

          慕容风拉着林寒止到慕容蛋床前,其实只是为了让慕容蛋喊一声林寒止。

          这不怎么难,慕容蛋学会“爸”这个发音了,软软的,乖乖的叫了一声。

          只是慕容风握着林寒止也同样冰凉的手,突然把人抱住,他从来没感到过如此大的压力,无数次想着要是现在进手术室的是他自己该多好。

          他不怕疼,他什么都能挺过去。

          慕容宇还那么小,怎么就让他经历这个。

          他这些难受和心疼一直憋在心里,终于在手术室一关门那一刹那再也忍耐不住。

          他说:“对不起,林寒止,我没照顾好他。”

          他说:“我之前因为你,还好几天都不想理他,我简直就不是人。”

          林寒止就这么被慕容风抱住,脖颈处感觉到湿意。

          慕容风哭的像孩子似的。

          有护士听到动静远远的看一眼,就转回去做事了。

          手术室门口,这样的哭声并不奇怪。

          不管是什么身份的人,他站在这里,首先是个父亲。

          任何因为孩子而崩溃的父亲,都再也顾不得自己是什么形象。

          “阿风。”抬起手轻轻抚着慕容风的背。

          “阿风,我在这里呢,他不会有事,他不会有事。”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

          嘿嘿~~~本想到把文停在林寒止回来那一块,也不算让人太难受。。。没想到还是停偏了。。。呃。。。

          好吧,完结前会尽量日更,8过有事时会提前请假哒~~~

          瓦肥来啦~~~

          107、第107章

          几个小时里,慕容风一直攥着林寒止手直楞楞的站着,以至于手术灯真的一灭,医生推开门宣布特别成功时,他连反应一下都难。

          手术床被推出来了,看着慕容蛋小小的身体被床显得更加可怜,可他全身高度紧张,连迈个腿凑近点儿都做不到。

          一路看着慕容蛋被送进无菌室,那边门一关,这边慕容风像是终于喘匀了一口气,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没事了,”林寒止也是紧张的手脚冰凉,可在这种时候,竟然是他比较冷静,他紧紧握着慕容风的手,转个身抱住对方。

          “没事了,阿风,没事了。”

          慕容风略微低下头,把这额头顶在林寒止额头上,等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重复:“没事了。”

          “嗯,没事了。”

          慕容蛋看着小小那么一个,但不知是不是起了个贱名,导致命变贱好养活了,他在观察期里除了最开始发点小烧有点轻微的排异之后,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等到终于可以出无菌室的那一天,竟然又肥了一小圈。

          “儿子,又沉了啊!行啊你,在哪都不耽误长肉!”慕容风小心翼翼的把慕容蛋举高了逗逗,轻轻亲亲,才又交到林寒止手上,不知多久都没笑过的脸上终于轻松了。

          慕容蛋很长一段时间都要仔细照料着,小小的发烧感冒最好都不要有,在医院待着不现实,他还要工作,慕容老爷子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宝贝重孙回大宅把身体养好再说。

          慕容风看了看林寒止,“那想孩子怎么办?”

          慕容老爷子知道孙子的意思,到了这个时候,他也知道再拦着没什么意思了,眼皮一耷拉,“我什么时候说不让你们去看了!”

          林寒止站在慕容风身后小半步的地方,这是慕容风见了家人下意识上前半步挡在他身前的结果,浅笑着说:“谢谢您。”

          慕容风一下就听不下去了,他听不得林寒止这样平静却略微有些伏低的态度,不由得鼻子发酸。

          他突然发现自己最近有点太娘娘腔了,动不动就想哭这也nnd太不像话了!

          于是头一偏,拉着林寒止就走。

          林寒止任由他拉着,一直到回家里手都没松开。

          “我也想了,他现在情况特殊,爷爷专门找了一个团队来照顾他,那就让慕容蛋在那边待半年,病一痊愈,就接回来,咱们自己养。”再说他领着林寒常常回去,人终究是讲感情的,见得多了,接受的也快一些。

          他很贪心,要家人全心全意的待林寒止,不想让林寒止难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