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式诱惑 第7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目前得到的消息是以建安为首的多家公司有意收购,关键是看谁能咬过谁。而赵城心手里的股份转让合同一旦曝光,无疑会首先掀起一阵大浪。再加上他本人的出现,虽然是顶着一个全新的身份,但熟悉的人都知道他是谁,想必到时候情景必然会混乱一片。

          【我们是森青电子的中国区代表,此番是来洽谈有关公司的经营权问题,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赵城心表情淡然的说着。还有两个小时飞机就要抵达北京了,赵城心难免的有些紧张。想了想又嘱咐埃蒙德。

          【把资料准备齐全,找一个有经验的律师。】

          一切都要做好最坏打算,有备无患以防万一。

          作者有话要说:唔唔唔。。。俺终于爬上来了。。。我家电脑有问题,俺当成jj抽风了。。。各种耽误。赵城心要回国了~~大概也快完结了~~

          ☆、第五十八章

          下了飞机,还是国内机场熟悉的样子……混乱。故土的空气说不出来有着与法国细微的差别,眼前的一切让赵城心突然有一种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的复杂感情。赵城心没有想过最后能够恢复自己的身份,就算肖天他们愿意,查尔斯也不会答应。赵城心从来都不是感情丰富的人,但此时也莫明的伤感。冥冥之中大概是老天的安排,查尔斯就是来颠覆他的一切的人。

          外面天色已晚,五月的北京已经有了一些闷热的感觉,不过晚间还是很凉爽的。赵城心坐上飞机的时候穿的整整齐齐,下了飞机一出机场就忍不住解开了两颗扣子。

          他和埃蒙德直接坐上了安排好的接机车,车子一路奔向订好的酒店。查尔斯对于他的照顾,打从一开始就是无微不至的,感觉是温暖的却不会有负担。

          赵城心的到来预示着异常风暴的将至,而今晚,就是风暴来临前最后的宁静。

          他这次回来要做的事情有几件。首先,公司一定要保住,不论怎样都不能姓廖。其次,搞清楚这次陷害他的真正主谋,他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无辜受难最起码总要有一个人来承担一下责任。最后,对于安杰利娜说的那件事,赵城心多少还是有点儿介怀,逻辑上来讲算是跟自己没什么直接关系,但是赵城心总有一点儿说不出的直觉……

          也许明天可以直接去见一见前段时间日思夜想的肖队长。

          坐了一下午飞机,赵城心觉得有点儿乏了,刚刚歪倒在床上,埃蒙德就举着个手机进来了。

          【老板的电话。】

          说着把手机递给了赵城心。

          【喂?】

          【到了?】

          这是赵城心第一次在电话里听到查尔斯的声音,比平时显得更加低沉,震得赵城心也微微心悸。又开始了,不过才离开他几个小时而已。

          【嗯。】

          赵城心甩脱脚上薄的跟纸片一样的拖鞋,缩在床上,把自己卷进被子和查尔斯的声音之间。

          【终于回去了,开心吗?】

          【嗯。】

          对于赵城心出乎意料的羞涩,查尔斯发出了一阵轻笑声,赵城心觉得自己贴进手机的耳廓发热,对于自己的这种状态他从前是不能想象的。

          【怎么突然害羞了?想我吗?】

          【我们中午还在一起吃的午饭,有什么好想的。】

          枕头上铺了一层织锦的条纹布,边沿带着长长的流苏,赵城心的手指在流苏的垂摆上卷啊卷啊卷。

          【不想吗?可是我想你了。】

          赵城心觉得两个耳朵都开始发热了,虽然嘴上对于查尔斯这种肉麻的说话方式颇有些微词,可内心里却是饱满的像是泡在热水里一样。

          【晚上没有我睡得着吗?】

          查尔斯又开始爆发温情攻势,赵城心决定要摆脱这种被动的状态,轻轻咳嗽一声说到。

          【我睡得着,您没人侍寝睡得着吗?】

          【你是让我去找人陪睡?】

          听到查尔斯这么说,赵城心微微有些吃味。

          你的意思是在说除了小爷你还有很多别的选择是吗?!说一套做一套是吗?!

          赵城心在心底冷哼一声,说到。

          【那我也寂寞啊,不如你去找你的美人儿们,我去找我的情人们。】

          从前赵城心在查尔斯面前,如果不是倔脾气上来绝对不会说这样会激怒他的话,可现在说来却带着几分故意的色彩。赵城心说完微微有些紧张,电话那端只传来几声呼吸声,然后是查尔斯带着冷淡的语调。

          【你最好快点儿做些不老实的事儿,好让我有理由带你回来。】

          【我告诉你赵城心,你敢明知故犯我会栓你一辈子。】

          面对查尔斯的威胁,赵城心笑了。他的语气虽然沉稳依旧,可赵城心听得出其中暗藏的怒气。于是赵城心圆满了,敢跟老子比让人吃醋?!你还嫩点儿!虽然做的稍微有点儿过,可效果还是非常好的。

          【说话!】

          赵城心半天没有反应,查尔斯明显表现的有些急躁了。

          【我想你了。】

          赵城心突然开口说。

          长时间的寂静在两人之间蔓延,赵城心数清楚了一条边上有八根流苏,那边查尔斯才开口,语气颇为无奈却又带着些许藏不住的轻快。

          【我怎么摊上个你这样的。】

          两个人有的没的又聊了一会儿,赵城心才挂了电话。叫来了埃蒙德,吩咐他把咨询公司原先他名下的股份已经归入他人名下的消息散布出去。他没有直系亲属,‘生前’也没有立过遗嘱,这样他的遗产应该会收归国有。而对于他这样的中小型公司,一般国家都会采取公开竞标的方式分割股份。

          他只要在资产清算找到那份将股份划分的公证书之前把股份转让合同出具出来,公证后把手续办齐,那公司半数股份就都会归入森青电子,就跟一般公司间的收购无异。森青集团是查尔斯在中国业务的主要侧重,现在查尔斯提供出来作为赵城心的落脚点。

          赵城心刚回来,还有时差,晚上很晚才睡着,早上却差点儿起不来。最后勉强起来梳洗一番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正吃着早饭,埃蒙德拿着笔记本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面生的中国人。埃蒙德此次来中国办事,语言不便,所以随身还要跟随一个中文翻译,也真是难为他了。

          【你去看好公司那边的动静,法院应该不久就会介入,我要选择一个最好的时机。】

          赵城心跟埃蒙德交谈直接用的是法语,埃蒙德低头在笔记本上写了几下,然后又抬头问赵城心。

          【您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准备去见几个老朋友,你办事儿去吧,给我留个司机就好。】

          郁闷的顶个全白的身份,赵城心没有中国驾照。

          埃蒙德走后,赵城心收拾整齐直奔军区大院堵肖天。肖天的住处赵城心去过很多次,轻车熟路,只是没想到却结结实实的扑了个空。

          【不在?不在是什么意思?去单位上班了吗?】

          【请问您是首长的亲戚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