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爱的,让我们一起变弯吧 第3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本来想和你一起出去吃的,结果——”冷希泽笑了笑,“我去叫客房服务。”

          方想拉住他,脸依然有些红:“我不吃流食,那东西不解饱。”

          想起两个人第一次之后的那天,冷希泽坏笑着把手伸进被子里,摸了摸方想的后穴:“这里没问题吗?”

          方想知道他是故意的,索性冷着脸说:“没有上次那么疼。”

          冷希泽讨了个没趣,悻悻地站起身,打过电话走回来:“晚饭要二十分钟以后才送来,要不先洗个澡吧。”

          方想避开冷希泽伸过来的手,掀开被子,外面不比被窝里,虽然开着空调但是身体触到空气中的凉意还是打了个哆嗦,后穴也跟着一阵收缩,一些□竟然流了出来,冷希泽看得眼睛一阵发直,再看到方想瞬间变绿的脸色,只能干笑了两声。

          直到小心翼翼地移进浴室,方想还在用力地夹紧双腿避免那些让他难堪的东西再流出来。冷希泽调好水温,拉他到水下:“别这么舍不得我的东西啦,我帮你弄出来。”

          “你再说一遍!”方想恶狠狠地瞪着冷希泽。

          虽然调戏方想看他刺猬一样满身立刺儿的小模样实在有趣,但是冷希泽也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急忙讨好地说:“那个东西真的不能留在身体里的,对身体不好。”

          “不用你,我自己会弄。”

          “你自己怎么弄啊。”

          “你管我。”方想可不是傻子,瞅冷希泽那副没吃饱的样子就知道真要让他弄指不定旧的没弄出来,他还得弄一堆新的进去,“你马上滚出去!”

          “喂——”可怜冷希泽就这么光溜溜地被方想踢出了浴室。

          等到晚饭送上来,饥肠辘辘的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饿虎扑食般地对着香气扑鼻的饭菜一通风卷残云,等肚子里都有了底,方想才想起来问:“你大过年的跑出来,家里不管你啊?”

          方想知道冷希泽家虽然比不上阳小天家里财大势大名气大,但是在本市也称得上是有头有脸的家族,过年时往来的宾客自然少不了,冷希泽又是家里的独子,各方面又很优秀,自然是父母对人炫耀的宝贝,如今这么跑出来他的父母能同意吗?

          “我都这么大了,他们不让的话还能把我关起来啊?”

          “小心回去有你的苦头吃。”

          冷希泽笑了笑:“有些事我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就不想你一个人在外面孤零零的过这个年。”

          “我一个人不知道多自在呢。”方想低下头,翘着嘴角拨弄着碟子里的饭菜。

          “是吗?那刚才一见我还搂得那么紧,好像怕我飞了似的。”

          “你——”方想知道冷希泽调戏他是调戏上瘾了,在一起时间越久自己的嘴皮子功夫越不如他,而且本来脸皮就没他那么厚,常常被他噎的说不出话来。

          “吃饭时别生气,尝尝我这个,可好吃了。”冷希泽夹了一口菜塞进方想嘴里,成功的将他还没来得及出口的骂人的话堵了回去。

          入夜之后,两个人头靠头地躺在被窝里,却谁也睡不着。

          “希泽,我问你个事。”有个疑问在方想心里憋了很久。

          “说啊。”冷希泽握住方想的手,挨个手指头摆弄着玩儿。

          “你说过你不是同性恋,你也不喜欢男人。”

          “对啊。”

          “那你为什么喜欢我?你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这个嘛——”冷希泽微微有些迟疑。

          “不想说?”

          “不是,只是原因有些太矫情了,我怕我说了你也不会信。”

          “怎么?难不成你还对我一见钟情啊?”

          冷希泽点了点头:“算是吧。”

          方想脸色有些发僵:“难道是我去报到那天?”

          “不,还要早。大一那年暑假我陪方真去你读的高中找你,那时候你将要读高三,那天你正和同学在操场上打篮球,你不知道,当时那些人里就你最显然,闹得最肆无忌惮,好像什么束缚和烦恼都没有,肆意地挥洒着汗水和笑声,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快乐疯狂成那个样子,我甚至移不开自己的目光,一直一直盯着你看,直到你走到我们面前,斜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我们,一副没有礼貌拽得不得了的样子,明明是很讨人厌的样子,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一样,觉得呼吸都停住了,我想,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吧,我回去之后总是会想起你,想起你那天那嚣张的样子,挑衅的目光,我那时候就开始有些害怕,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直到你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甚至和我住进了同一间寝室,心里的那个念头就真的再也抑制不住了。”

          方想没想到自己在那么久之前就成了冷希泽觊觎的目标:“那你那时候对我态度还那么差,好像和我有多大仇似的,说你喜欢我谁能信?”

          “我那时也不知道那就是喜欢,我又没有过喜欢男人的经验,而且我和方真交好,看着他真心想讨好你而你却总是欺负他的样子我就替他不平,但是还是忍不住会想你,甚至会偷偷看你,这种矛盾的感觉简直快把我弄得精神崩溃了,直到方真对我表白,我就傻了,糊里糊涂地就吻了他,脑子里却突然想起了你,我才明白对你的那种感觉是什么,好好地活了二十年忽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个男人,那种感觉你知道有多恐怖吗?”

          “所以你就拉我下水陪你对吧?哼!”

          冷希泽叹了口气:“我实在是憋得难受才会告诉你的,而且吻都吻了还有什么要遮掩的,我当时就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了,只是真的没想到你会接受我,更没想到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个局面,说真的当初你接受我之后我还纳闷了很久呢。”

          方想听到这里多少有些心虚,想起自己当时那个阴暗的心理,还是决定让它成为永远的秘密吧,不然这个家伙指不定会认了什么死扣儿,反正自己现在是真的爱上他了,那些糊涂事就彻底埋葬吧。

          “方想,自从和你在一起之后,你的所有坏脾气坏习惯不但没让我对你心生厌恶,反而越陷越深,因为我知道,虽然你表面看起来对什么都不在乎,其实心里不是的,我想让你在我面前卸掉那个伪装的外壳,把最真实的自己展现给我,交付给我,可以吗?”

          “冷希泽,我是个死心眼儿的人,你应该明白,只有你能让我做到今天这一步,如果你负了我——”

          “不会的。”冷希泽掩住方想的嘴摇了摇头,“我们一起一步步的走,什么时候都要用力地拉紧对方,两个人的力量只要一直在一起就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相信我。”

          “好,我信你。”方想点了点头,但随即又决绝地说,“但是,只信你这一次。”

          某些顾忌被彻底抛开之后人就会变得完全放松起来,两个人经过这一次对彼此的关系和感情都有了一种新的认知,相处就变得越发自然起来,虽然只有短短几天的时间却是玩儿的不亦乐乎,冬天的桂林自有其独特的迷人之处,两个人连吃带玩儿浑然不觉时间流逝,因为参加比赛占用了一些假期时间,这个寒假就变得格外短暂,很快开学的日子就要来了。

          对于即将结束的二人世界,两个人虽然谁也不说,但是心里都觉得舍不得。

          男人和女人没什么区别,情到浓时都是恨不得日日纠缠在一起,自从那一晚之后冷希泽地需索就变得有些放肆和强烈起来,方想虽居于下位但也能渐渐地从中体会到快感,并沉浸于其中,对于体位上那些怨念和纠结也在开始的几次反抗中被冷希泽扼杀得干干净净。

          “说,说好了我在上面的,混蛋,你——啊!”方想坐在冷希泽腰上,被冷希泽托住腰部上下颠动,硬挺滚烫的欲望次次深刺到体内,弄得方想又是疼痛又是舒服,被顶弄得几乎语无伦次。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