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错路+番外+续篇 第7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至少在这刻,他不会得到这人排拒的反应。於是陆洐之安下了心,彷佛自语一般,不断不断地说:我爱你……我爱你……

          嗯……啊!陆洐之顶到了他最酸麻的地方,乔可南双腿不住夹紧,颤抖著俯首含住男人一直吐出蜜语甜言的嘴,实在没办法同时承受这麽多刺激。你……

          陆洐之:嗯?

          我……啊……我也……是。

          陆洐之瞠大了眼。

          乔可南哭笑不得。如、如果不是,你这根……嗯,现在就不会在我身体里。说罢,他便堵住男人的唇,不让他追问。

          自己从不是个能纯谈肉体的人,以前不是,如今依然不是。

          他已走出自暴自弃的一夜情时期,现在,没有爱,休想碰他一根汗毛。

          既然决定搁下了,乔可南就不想男人再用这般近似讨好单恋的姿态,他们应当是平等的,陆洐之对他好,除了爱情以外的理由,他不需要,也不接受。

          他没那麽可怜。

          事实上,他不是原谅了陆洐之,他们之间也无所谓原不原谅,纯粹就是在那片原有基础上,他重新种上了别的东西。

          他还不清楚会长得如何,或许历经摧残的土地已没了养分,开不出花;或许土地产生了质变,帮助它成长得更好,一切都很难说。

          不过看现状,陆洐之很辛勤在施加肥料,他应该能期待,总有一天,那块贫瘠的土壤,会长成一片美好森林。

          剩下的,则是时间问题了。

          陆洐之恍了一会,才领悟乔可南刚才的回答。他心腔一阵猛烈震动,很想说些什麽,嘴唇却被堵住。他所有的惊喜惊诧完全展现在下身的反应上,直截了当,勃发的性器整个胀大一圈,在青年甬道内猛力戳刺,激烈地来回贯穿。

          体内的敏感点遭人不间歇地冲撞,乔可南凌乱地喘息,再遏止不住自己高昂的尖叫声。

          是不是,更舒服了?陆洐之明白他内壁颤动得有多厉害。他用了不曾让身下人体验过的力度,一下一下地碾磨蹭动,双眼紧盯他脸上每一分反应。

          乔可南双颊都是红的,包含脖颈、锁骨、胸膛、乳头,都泛著十足诱人的晕红,那对迷离的双目里蓄满了水气,模糊地倒映著自己的身影。

          陆洐之快慰地想:这个人终於是他的了。

          他搂紧乔可南的腰,狠力挺动,嘴唇亲吻他的发:这是他的。

          咬著他泛红的耳朵:这是他的。

          纤白的脖颈:这是他的。

          锁骨、胸口、乳首……包含藏在这具躯壳下的血脉、骨骼、经络、脏器……每一处每一分,还有那颗心,都是他的。

          那一切的一切,塑成了乔可南这个存在,成为他今生的依恋及追求。

          陆洐之略缓下了动作,抚著乔可南的脸,与他对望。

          那一眼里,实在包含了太多东西,两人眼中互相是彼此的倒影。陆洐之抬手摁在乔可南心口处,他曾以为自己要花一辈子,才能重新走回这里,如今却在这人的慈悲底下,那不再是一条陌路、末路。

          他们定定地互望著,也不知是谁先开始了动作,原先暂歇的欲火被重新点燃,燃烧得更加炽烈。

          男人悍然有力地重重捣入,青年配合他的频率,恰到好处地迎合,各种淫靡之音在两人之间传荡,包含了乔可南那声自然而然不造作的呻吟:哥……

          他喊。

          浓浓腻腻,充满感情。

          陆洐之给他的回应,则是益发有力的冲撞。

          哥……呀……乔可南声音拔高,猛烈的快感一下子从脚根底涌上,阴茎抖动了两下,汩汩射出液体。

          他全身浸淫在高潮带来的酥麻快慰中,不停痉挛,就连脚趾头都用力屈起,却还是没抵挡住那股失禁般的快意,精液连同前列腺液从酸麻的铃口溢出,在两人的肚腹间淌了一片。

          哈啊哈啊……乔可南仰头喘息,穴口阵阵挛动,黏膜贪婪地吸附著男人的粗根。

          陆洐之迅疾抽插,乔可南感觉下肢像著了火,不一会儿甬道内便感受到一阵鼓胀,男人紧抱著他酥软的腰肢,眉宇一拧,在乔可南身体里泄出了精。

          这次射得浅些了,两人胸膛贴胸膛,各自都在享受高潮的馀韵,心跳声如鼓鸣噪,乔可南揉著男人的发,亲了亲他俊美的眼角、高挺的鼻,最後吻在了男人的唇瓣上。

          两人又柔又腻地相拥著亲吻,陆洐之的性器还插在他身体里,男人射过两次,这次花了一点儿时间恢复热度,他转而将乔可南的身体压在沙发上,就著刚泄出的液体,又徐徐地抽动起来。

          青年舒服地叹息,揉著陆洐之的胸膛,两人好一段时间都没说话,只是专心做爱。是的,做爱,不仅是单纯性与欲的发泄,而是用身体的温度、心跳的频率,表达著那份不想要别离的感情。

          这次的爱,做得很绵很长。

          抵死缠绵,不过如此。

          恍惚间,想到陆洐之曾有的封号,乔可南不禁一笑,心想:或许花开的日子,真的不远了。

          问:魔术师最擅长什麽?

          答曰──让花开出来罗!

          作家的话:

          下回完结。

          09结局end

          乔可南无动於衷地挑眉。怎,羡慕嫉妒恨?

          安掬乐快翻桌。去你妈的羡慕嫉妒恨!你自己照照镜子!看看脖子!你那坑属狗的啊?!

          咖啡店里,geewinston的钢琴音声悠扬,搭配著窗外即将入夏的天候,老板挑选播放的是〈summer〉专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