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爸的脔宠 第4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斐洛摸了摸楼兰的脑袋,积存太多精液一时半会儿射不完,何况是两根肉棒同时射出,这刺激不想而知,穴壁被射地麻木了,楼兰两条腿也软了下来,被斐洛紧紧抓住

          “嗯嗯……太多了……爸爸……”

          斐洛粗噶地低喘,舔吻著楼兰的耳朵

          “乖,快了,再射一会儿……”

          忽然楼兰被强硬地抬高下腹,肉棒深得快要操进子宫,浓浓的精液悉数喷洒出来,穴内的肉棒不再那麽坚挺,斐洛留恋地抽出肉棒,浓白的精液顿时全部流出,堆积了一大滩……

          楼兰无措地捂住穴口,想要堵住浪费的精液,可精液却从手指缝隙钻出,斐洛拿过一杯温牛奶,喝了一口,掰著楼兰的脑袋堵住他的粉唇将牛奶渡了过去。楼兰咽下香甜的牛奶,粉舌舔了舔斐洛唇角的奶白,斐洛温柔地亲吻著他

          “还好吗?”

          楼兰嗯了一声,斐洛抱起他正欲往浴室走,手下却一阵湿热,本能地低头,猛地瞪大眼睛,失控地喊了起来

          “不好了!”

          只见楼兰的花穴里簌簌流出不是浓白的透明汁液,越流越多,楼兰先是惊讶地抬起腰身,忽然下腹一阵绞痛,疼得小脸煞白

          “好痛……爸爸……”

          紧闭的屋子里传来一声声楼兰声嘶力竭的痛呼,斐洛焦急地踱来踱去,再次试图闯进去,冷月伸出手臂拦住他

          “主人,相信医生,会没事的……”

          斐洛深知楼兰不会出什麽岔子,但里面一声声叫喊如同刀子般一下下,毫不留情地凌迟著他此刻紧绷的神经,抖著手指,斐洛胡乱地抹了把脸

          “进去看一眼,只一眼!”

          医生来的时候便嘱咐不愿有人插手影响,斐洛亦是几番保证自己不会打搅,但医生态度强硬,而且楼兰提前生产也是斐洛坏的事,已经给过安胎药了,还弄成这样,医生也是满腹无奈。

          好在产道经过“扩展”要顺利得多,虽然疼痛但不至於太过严重,按住挣扎的楼兰,医生鼓励他坚持住。楼兰此时已是满脸汗水泪水,痛得浑身痉挛,下体撕裂一样,简直要了他的命!

          “不!好痛!我不要生了!呜呜呜……爸爸……救我!”

          听到楼兰的呼唤,斐洛终於隐忍不住了,一脚踹开紧闭的们,不顾医生的阻拦,来的床边紧紧握住楼兰的手,放在唇边亲吻

          “坚持住,宝贝,快要出来了……”

          楼兰眼前一片猩红,斐洛的声音忽近忽远,飘渺不定,伸出手想要触碰,斐洛赶紧拉住楼兰的手放在自己脸上,熟悉的触感一瞬间让楼兰安定了下来,闷哼一声,听从医生的指示拼命挤压下体,都能清清楚楚感受到孩子一寸寸出来

          “疼……好疼……爸爸……呜呜……”

          斐洛看著孩子一点点出来,心脏悬在半空中,啄吻著楼兰的嘴唇,脸颊,鼓励著

          “快好了,快好了,宝贝,就差一点点,最後再用力一次!”

          说罢将手指抵在楼兰牙关之间,哄道

          “乖,疼了咬住……”

          排山倒海的疼痛无处释放,楼兰不顾一切地狠狠咬住嘴边的手指,瞬间几丝血迹出现在斐洛的手指上,屏息深深呼气,楼兰嘶吼一声用尽全力挤压下体

          “哇哇哇……”

          伴随著孩子嘹亮的嚎哭声,一屋子人全都舒了口气,斐洛刚想笑出声来,不料医生的一句话却将他深深打入谷底

          “还有一个!还有一个孩子!”

          斐洛此刻死的心都有了,上一个孩子已经完全耗费了楼兰的力气,无力地斜靠在斐洛胸口,楼兰急促地喘息著,哭泣的力气都使不上了,哽咽著

          “不行了……呜呜……真的好痛……”

          斐洛见状,立刻抓起一边的刀子,狠狠地朝手腕一划,鲜红的血液流出,赶紧将血液递到楼兰唇边

          “来,喝下去,宝贝……”

          楼兰迷迷糊糊地饮下斐洛炽热的鲜血,一股强有力的暖流顿时从体内蒸腾,流遍四肢百骸,连同疼痛也微弱了几分。伤口几秒後自动愈合,斐洛又要用力划上一刀,外面闻到血腥味的冷月已经冲了进来,制止斐洛

          “可以了,主人,你已经伤了元气了!”

          斐洛注视著楼兰逐渐红润的脸颊,这才放下手中的刀子,平息了一下,楼兰抓紧斐洛的手臂,用力挤压下体。有血液的帮助已经没有那麽疼,而且一想到有两个宝宝,楼兰心中抑制不住愉悦,迫切想要看看孩子的模样。

          终於在一阵撕裂感中,有一个孩子平安出世,楼兰虚弱地笑了笑,无力地睡了过去……

          斐洛周围飘散著无尽的怨念……

          他现在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和楼兰约定一周中一三五和宝宝睡,二四六和星期天和自己睡,今天周日,天知道他等楼兰洗澡等了多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