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买来的王子 第4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跟我回去吧?云无心说。

          云衣抱紧了维拉,维拉的体温隔着衬衣传到他手臂上,维拉的头发抵在他胸前,搅得他心乱如麻。云无心说总有一天,他会忘记这里的,真的吗?他会忘了这碧蓝的海吗?他会忘记那哀伤的情歌吗?他会忘记加的斯的酒馆吗?即使这一切都可以忘记,他忘得了怀中这个人吗?

          云衣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好,我跟你回去,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救醒他。我要和他说再见。

          云衣把船驶进风暴的那一刻,维拉失去了知觉,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正置身一片熟悉的海滩,云衣初到韦尔瓦时,他曾带他到这里看海,不远处就是海盗们藏宝的岩洞。维拉用力眨了眨眼睛,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当他抬起头时,一张焦急而关切的面庞映入了眼帘。

          漆黑的凤眼,紧绷的小脸,这是他的云衣。

          维拉不禁露出了笑容,云衣在就好,即使这是个梦,也会是一个美梦。

          维拉支撑着坐起身来,云衣的目光却从他脸上挪开了,投向他背后,似乎朝他身后的什么人点了点头。

          背上的箭伤一阵剧痛,仿佛有人抓着箭尾将箭从肌肉里拽了出来。这疼痛来得急切,去得也快。维拉还来不及反应,疼痛已经消失,伤口奇迹般地愈合了,只留下一种麻痹而清凉的感觉。

          两只打了倒钩的箭簇被抛在沙地上。

          维拉回头望去,不由眯起了眼睛。

          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东方少年,脊背挺得笔直,一袭白衣欺霜胜雪。月光溶溶地洒下来,落到少年的身畔却顿时失去了光彩。

          维拉看着少年,少年却连眼皮都没有朝他抬上一下,只是伸出手,牵住云衣:走。

          云衣望着他,千言万语都在眼中:维拉,我走了。

          维拉挣扎着追上去:云衣!

          云衣的脚步停住了,肩膀细细地打着抖,但却没有回头。倒是那白衣少年霍然转身,凌厉的目光直刺到维拉脸上,那是一双无情的、灿如寒星的眼眸。他抬起手腕,袖底顿时聚起一股罡风,维拉知道,只要他一挥衣袖,那利如刀刃的风团便会扑向自己。

          然而维拉没有后退。

          云衣抓住少年,哀哀地乞求:无心,不要!

          果然是云无心,云衣青梅竹马的恋人。

          云无心看着云衣,终于缓缓地放下了手臂。

          他们在那里!

          突然,海上传来一声大叫。三个人不约而同地举目看去。只见一艘快艇停在岸边,十来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跳下船来,一个蓄着络腮胡的壮汉走在前面,正指着维拉他们。云衣和维拉同时一怔,那个壮汉竟是维拉的大副斯旺。

          士兵们将他们团团围住,箭镞在月光下闪动着寒光。白衣少年端立不动,不着痕迹地将云衣掩到身后。维拉则迎着箭镞一直走到斯旺跟前,抱起双臂,审视着这个昔日的伙伴:你说过,叛徒应该被沉海。

          斯旺避开了维拉的目光,却恶狠狠地说:背叛的人是你!你早就不是以前的维拉了!自从你带回那个婊子,就没好好管过买卖。我可不要跟着你喝西北风,我还有老婆、孩子要养!

          所以你就用大家的性命换法国佬的金币?维拉猛地挥出一拳,斯旺应声倒地。与此同时,士兵们也将弓弦全部张满。但是,没有一支箭有离弦的机会。就在士兵们发开弓弦之前,一团刺目的白光爆射开来,吞噬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维拉再醒来的时候,海水已经从夜里的浓黑变成了一片玫瑰金,晨曦笼罩在横七竖八倒卧沙滩的尸骸上。维拉的目光从死尸脸上一张一张移过去,那些法国兵全在,斯旺也在,他们的胸口似乎都被利器切过,留下了恐怖的血痕。

          他垂下头,发现自己的胸前也留下了同样的伤痕,但并不深,像是一个警告。

          维拉闭上双眼,眼前闪过强光中傲立的身影,罡风猎猎,如霜似雪的衣袂振振而舞。白光弥漫,鲜血飙飞,憧憧人影中,云衣最后看了他一眼,那么悲哀,那么绝决。

          仅仅是回想,维拉的心便剧烈地揪痛起来,连呼吸变得都异常困难。

          云衣!

          他仰面喊出那个名字,只有浪涛回应着他,海滩上一片死寂,看不到云无心,更看不到云衣。

          维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仆人们看到他都惊愕地瞪大了眼睛,逡巡着不敢上前,维拉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难看得像一个死人。在客厅里,他见到了赛林和那些水手们,老头上来拥抱他,为他划十字,告诉他斯旺才是叛徒。赛林说斯旺想把大家引到法国人的伏击圈里,却被大家识破,最后他杀了同船的两个伙伴逃走了。

          维拉呆呆地听着那两个曾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的名字,直到赛林帮他抹拭泪痕,维拉才知道自己是哭了。眼泪不停地涌出,滴落在地板上,长大之后,维拉从未在人前哭过,更没有哭得如此难看过。

          客厅里回荡着嚎啕的声音,伙伴们都鸦雀无声,怔怔地看着他。维拉知道他们都在心里问:这还是维拉吗?

          有一句话,斯旺说对了,他已经不是以前的维拉了,从他带回云衣的那一天起。

          云衣的存在是和风,是细雨,是一缕阳光,是爪垫棉软的小猫,可怜可爱,有时甚至叫人烦心,然而就在一次次的笑声和争执中,无声无息地钻进了他的心,引逗出他掩埋已久的情感──温柔、快乐、甚至是脆弱、是伤心。

          云衣让他从一个无所顾忌的铁汉、浪子,变成了一个普通的男人,会流血、会愤怒,也会哭泣。

          然而,直到此刻,维拉才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在云衣消失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心竟缺了那么大一块。

          日夜厮守、耳鬓厮磨的日子已让维拉忘记了,所有故事都有终结的那一天,更忘了这只是一段买来的爱情。

          维拉缓缓跪在地上,紧紧地抱住了脑袋。

          维拉出海的那一天,很多人到码头上为他送行。

          一想到维拉要独自驾船去遥远的东方,也许几年都不能回来,吉蒂难过得流下了眼泪。维拉把他抱过来,拍打他的肩膀,嘱咐他好好跟着赛林干。赛林照例不苟言笑,只在与维拉拥抱告别的时候,皱着眉说:早点回来,我都老了,别让我这个代理船长干得太久。维拉笑了:你真想休息了,就把船交给波狄、荷赛,再不然还有吉蒂。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