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艳访提希丰 完结+番外 第5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谈安郁疼的发出低泣。

          付舒瑄终于开口:“求你……”他说:“别再折磨他们了。”

          黎礁手上动作就停了下来,他放开谈安郁,一只手托着下巴,苦恼的蹙眉道:“好奇怪,听你求我的感觉真是说不上来。”他弯腰俯视着付舒瑄:“当年我们可是求了你很久,你都不让我们看她最后一眼,只给了一盒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骨灰。”

          黎礁笑出了声:“你也有求人的时候?”

          付舒瑄眼神明灭不定,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狠劲。

          黎礁完全不介意,他坐到那人身边,叫着对方的名字。“付舒瑄,”他声音突然就带了点委屈:“你知不知道,我的眼睛很快就要瞎了。”

          付舒瑄和谈安郁瞬时都愣住了。

          “拜你所赐。我虽然没死,但我的眼睛快要瞎了。而且我整了那么久的容,你能想象我那时候的脸有多吓人吗?你要赔我一张脸,还要赔我眼睛。至于我的腿,你刚才已经还了一次。”

          黎礁平心静气道:“我对你是不是很公平?”

          付舒瑄听得冷汗淋漓。

          “不过我的脸,我不用你还,有人会帮你还。”黎礁看向谈安郁,笑的相当开心。

          谈安郁颤抖的厉害,疯了般的叫道:“不!不要!求你……不要不要……”

          “谈安郁,”黎礁说:“你不是很爱付舒瑄吗?你们不是真爱吗?我们全家可是都为你们感天动地的真爱让了路呢。现在是表现你伟大爱情的时候了。你不能哭啊,你应该欣然接受,让我看起来像一个坏人。你这样是什么意思?不愿意吗?”

          谈安郁哪里还有心情想这些话,只能不停不停的求他:“放过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

          黎礁说:“你让付舒瑄把我的家人还给我,我就放过你。”

          谈安郁没有办法,任何人都没有这个办法。

          黎礁压住他,拿刀对着他的脸,温声道:“你这张脸啊真好看,鼻子最好看。嗯……嘴唇也好看。”

          付舒瑄还想阻止黎礁,可是他腿断了,唯有很艰难的挪动:“你有什么要做的事对我做就行了,你放开他!”

          黎礁朝付舒瑄露齿一笑,然后一刀就下去了。

          谈安郁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黎礁在他脸上一下又一下的划着,没有章法和技巧,只是随意乱划。他把那张清丽好看万人追捧的脸划的面目全非,鲜血淋漓。“每次划你照片,我都在想,真正划这张脸的时候,是种什么感觉。”

          期间他嫌付舒瑄太烦,直接用布条把人的嘴巴堵上了,又把他的腿绑在了铁皮管道边。接着继续折磨谈安郁,直到那张脸没有可以下手的地方,才满意的放开了那个已经昏厥的人。

          黎礁坐着休息的时候,对着付舒瑄不停的笑。他看着付舒瑄死死的盯着谈安郁的脸,于是感觉更愉快了。

          “知道你这辈子算计的最失败的一件事是什么吗?”黎礁对付舒瑄说:“就是没让我死在那场车祸中。”

          “你过了十来年的好日子,付舒瑄,该还债了。”

          “猜猜我要怎么做?我要把那段录音公布出去,我要让付舒玦看看你的惨样。还有唐婉,我不会让她死,我想到了一种比起让她去死更能让她痛苦的方法。我要她活着,记住自己儿子被我折磨的有多惨,天天做这样的噩梦。”黎礁说道:“她那么疼你们,看到你们这样,一定会疯掉的吧?”

          他在付舒瑄耳边说:“我好开心。”

          “还有一件事。”黎礁问付舒瑄:“你知道付舒玦喜欢我对不对?”他笑的很恶意:“可是,我一点,一点都不喜欢他,从头到尾就是耍他。你这么聪明,怎么没把他教的聪明点?”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黎礁拼命克制着自己的表情,他不想让自己看过去那么仇恨和扭曲,但事实是,他近乎咬牙切齿:“我告诉你,他发现我在骗他后,那个样子……有多难过。你从来都不舍得让他难过吧?所以,你真该看看。非常精彩。”

          付舒瑄无法说话也无法动弹,但他的眼睛中全是怒火。

          “用你这双眼睛最后再看看我,记住我的样子。因为以后啊,”黎礁笑着一字一顿道:“你就要瞎了。”

          ☆、30

          很久后,久到地下室都变得平静。

          黎礁的手机响了,何颂说:“付舒玦醒了。”

          黎礁没说话。

          听他迟迟不出声,何颂不确定的问:“怎么了,黎礁?”她声音变得着急起来:“在听吗?黎……”

          “我在听。”黎礁打断她:“正好,我给他的礼物也准备好了。”

          按下结束键,他笑了笑,笑容不复之前的冷漠,而是多了些惨淡。

          黎礁没让张净杉还有何颂进来,他站在门口,只对付舒玦说道:“你过来。”

          他拉着对方被绑住的手,将人扯到自己身边,看向那两个表情担忧的人:“我现在很好。你们,”黎礁说:“先离开这里吧。”

          接着,不等他们开口,便把铁门再次锁好。

          何颂就制止了他的动作,蹙眉不语。

          ******

          站在灯光相对较暗的门边,付舒玦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