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娶个贱男回家 第5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妈,哥,你们这是到哪里去呀?”

          竹川看着这个许久不见得儿子冒了一身冷汗,也就没有注意到公子机尴尬的脸色和沈难的那声“哥”。

          “你哪凉快哪待着去,我们没空理你。”

          竹川只想快点摆脱这个牛皮糖,瞧都没瞧他一眼,甩甩手直往诚竟公司冲。

          沈难看自己不被待见可不乐意了,右手一伸扯住了竹川的衣领;“我说丁妈,我家教授爸爸呢?是不是又被您老气跑了?”

          “你!”

          “小难,别闹!”公子机在两人发生大战前出来打圆场,“教授失踪了,可能跟诚竟有关,竹川正急着呢”

          “原来找诚竟啊,你们别忙活了,他不在公司,这两天一直在我那里快活呢,老子这腰都快被折腾闪架了。”沈难一边说着一边去敲他的腰,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冲着竹川很猥琐的笑;“教授这把老骨头还蛮吃香的嘛,宋洪锡这岔还没过呢,又来了个诚老总,我老爸看上你这货色,真是你走了狗屎运。”罢了扶着腰自顾自得上了车。转过身时扫了一眼公子机,隐隐的闪过一抹仇恨,但转瞬即逝,在公子机也对上他的眼时立马笑成了一弯月牙;“看来诚竟有了新宠他就不养我了,哥,你让陆林开个好价啊,老顾客我会便宜他的。”然后不等公子机说话就开走了车。

          第六十二章更大的阴谋

          沈难的车驶出五百米后在一条小巷内一拐,便停在了那条小巷,自己从车座下的塑料袋里掏出一盒酸奶打开,翘着腿好整以暇地吃着,一边还摇头晃脑哼着小曲,悠闲得很。

          “沈难,陈晓刚在哪里你知道是不是?”

          丁竹川如他所料在他喝完一罐酸奶后很快就跟了过来,一上来就拽上了沈难的领口质问。这丁医生平常看着憨头憨脑,啥事都让陈晓刚担着的模样,其实这厮鬼精灵着呢,他的憨也就是教授面前做做样子罢了,刚才自己故意在诚竟公司楼下打招呼当然不只是顺带路过而已,丁竹川挺聪明,立马追了上来,不过也不知他是怎么甩掉公子机和陆林的一干保镖的。

          沈难歪着个头上下打量一下满脸通红的竹川,笑:“丁医生,不错不错,你越来越有我爸的风范了,有前途。”

          “我靠你小子的别给我转移话题。”竹川一掌拍上沈难的头顶。

          “你打吧,打笨了,想不起来了,我爸和那宋院长双宿双飞了,您老就孤老终生哭去吧。”

          沈难瞧着丁竹川挥着个手打也不是缩也不是的憋屈模样心中大乐,极大地满足了其深度变态的恶趣味。在丁家寄宿那会儿自己碍着教授的淫威老被这丫压制着,这次终于翻回了本,爽呀爽。

          沈难心情大好后摆摆手也不再为难丁竹川,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张名片递给竹川。

          “认识这人不?”

          “张琪均?”

          竹川接过名片看着这个破熟悉的名字,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诚竟的第一秘书。”

          沈难好心提醒,竹川一下子就记起此人来。是了,这人常在报纸上出来,几乎次次不离诚竟的身,是诚氏集团的顶梁柱,被媒体称为诚氏集团第一秘书来着的。可是,这人的名片和陈晓刚的失踪又有什么关系呢?竹川疑惑地看着沈难。

          沈难不语,从塑料袋里又拿了瓶酸奶,打开,一勺勺地慢慢喝完,在竹川怒火爆发前很适时地将空盒子甩在路边垃圾桶内,抹抹嘴,这才慢条斯理地解释道:“我呢,是诚竟的鸭子,说好听点就是情人。情人嘛,只能管人下半身的事,脑子里的玩意儿我可不敢碰,要是被逮着了,别说我这几个月的工资泡汤了,保不定我这条小命都要搭掉。虽说我这贱命推动不了祖国和谐社会的建设,不过本人还是蛮珍惜的,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是吧?……”

          “要什么条件?直说!别啰哩叭嗦的。先申明,我房子卖掉也就二十万块钱,开多了没有。”

          “您那房子还是留着您养老吧,老子这辆车都能买你一套别墅呢。我要你让陆林帮我找人跟着这人,我需要他最近的资料。”

          “傍了老板还想钓秘书,你也不怕撑破了你的胃。”

          “听完一句话没?有容乃大。”沈难挑眉。

          竹川叹了口气,将名片丢还给沈难:“陆林不会淌这浑水的,你这条件无效,换个。”

          “那要是和他利益有关了呢?”沈难笑得一脸奸诈,歪着脸冲竹川眨眼睛。

          “什么意思?”

          “你以为诚竟干嘛要帮宋洪锡偷运教授,诚竟不是没脑子的人,他会做这种蚀本的买卖?诚竟暗中贩毒的事众人皆知,只可惜抓不到把柄。陆林一早就想对付他了,表面上两人交易匪浅,其实暗地不知斗过多少次。我可以给你们透露一个消息,这个消息绝对值得交换我提出的这个条件。诚竟明天晚上有条船去迪拜,运的是木材,当然,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夹带一些毒品呀,人质呀,之类的玩意儿,这个呢,就要看陆林怎么看了。”沈难老成地拍拍竹川的肩,“教授呢,对诚竟来说只是个人质,是用来防着陆林的,陆林再禽兽,他看你的面子,再加上陈晓刚怎么着也是公子机的恩师,总不会拿教授的命来开玩笑的。”

          “我……”

          “把卧底的说辞先收了。”

          “好吧。”沈难学着洋鬼子摊摊手,“这主意是我教诚竟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