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贵女明珠 第26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人要知足,要对嫁给自己的女人好,对儿女好,才能过得幸福。

          他走得远了些,扭头见靖北侯无力地垂在了地上,抿了抿嘴角,却还是飞快地走了。

          他是唯一一个还来看望了靖北侯的顾家人,待靖北侯凄凉地踏上了往西北的道路,明珠处就已经知道了。

          她听了顾柳儿对靖北侯的种种,半点儿不为靖北侯心酸,只觉得快意地冷笑道,“活该!”

          叫最宠爱的闺女嫌弃拒绝的感觉如何?这才是靖北侯该得的好处呢。她冷笑一声,却不再在意,只想了想靖北侯的伤势,知道他不会立时就死,这才放心地与齐凉说道,“这才是庶女呢,果然没良心!”

          “有良心,当初还能挖荣贵妃的墙角儿?”皇帝对靖北侯的苦难无动于衷,还说风凉话。

          荣贵妃已经叫恪王接出宫去了,明珠懒得理会她,便哼哼了一声。

          “只是这丫头如此凉薄,叫人心生寒意。”皇后很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狠心的姑娘了,轻声说道,。

          “这才是聪明人,正合适宁王。”身边这才叫睡了一条美人蛇呢,没准儿往后这庶女也得在宁王面前来一把恩断义绝什么的,皇帝顿时幸灾乐祸地笑了。

          他笑了一会儿,见明珠嫌弃地看着自己,眨巴了一下自认很有魅力的老眼问道,“与阿凉最近过得如何?”憋坏了罢?

          “还好。”明珠迎着皇后关切的眼神,突然觉得自己的腰疼。

          “虽在守孝,也没有说自己把自己圈了的道理,寻常你也多出来走动走动,不喜欢往外头去,就来宫里陪陪我。”皇后笑着说道,“我这儿也寂寞。”

          “你不是还有朕?”皇帝急忙刷自己的存在感。

          “不仅有陛下,还有恒儿梡儿。”皇后微微一顿,这才笑着说道。

          “朕应该是唯一一个啊。”皇帝垂了自己的大脑袋,有些可怜地说道。

          明珠见他装可怜,深深地鄙夷了一下,迎来了皇帝暗中的怒视。

          她觉得看不下去了,就与齐凉一同告辞离去,一路行走过了后宫,齐凉牵着她的手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轻声说道,“太子……”

          “他要回来了?”皇帝这走了好几个儿子,莫非是想叫太子回来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

          “陛下命他移居江南。”太子在苦寒之地大病了几场,可怜的是大家那时都以为皇帝不待见太子,要废了他,失势的太子不如狗,就算病了也没有人重视,一连病了几场身子骨儿都坏了,方才有人忙往京中报信儿。

          皇帝知道了就恼了,只掩住不叫皇后知道,暗中将唯一能信得过会护着太子些的齐凉叫来,去把太子治好顺便挪出来。不过太子身子病弱,受不得劳累了,皇帝叹息了许久,只叫齐凉把太子送到江南去。

          “便宜了那小崽子了。”齐凉想到齐恒,莫名哼了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

          ☆、第270章

          确实挺便宜齐恒的。

          如今诸皇子叫皇帝收拾得差不多了,正好儿是太子回来捡漏儿的时候,没想到太子的身子骨儿却不好了。

          不康健的人,怎么能成为皇帝呢?

          且叫明珠隐隐地感觉,齐恒小小年纪却开始看折子,这就是皇帝在有意思地培养他。

          太子还在,却在培养皇孙,真是细思恐极。

          明珠脑海中的是太子那张温和英俊的脸,虽然后头的时候有很多的失措,不过太子说实话,为人也还算不错,至少对齐凉与明珠孤僻的性子也很能包容,可怜叫个真爱给毁了一把,进而不能翻身。

          明珠撇了撇嘴忍不住与齐凉问道,“他的那个小妾呢?”这说的就是太子的那个已经翻了脸的真爱了,明珠连那女人的名字都给忘了,含含糊糊地说道,“想来没有什么好下场。”

          “早就病死了。”齐凉漫不经心地说道。

          柔弱的,养尊处优的女子叫人给丢到雪山上去,不必干活儿的,冻都冻死了。

          那女人又不是太子还能叫人有些顾忌,小小一个太子身边的丫头,人家连太子都敢折腾,更不必提一个丫头了。

          不过几天就从雪山上滚下去,尸身都找不着了。

          他并未将一个丫头放在眼里,也知道太子这一回住到江南调养身子,只怕是一辈子都只能住在江南了,便与明珠不悦地说道,“陛下竟叫我去!”

          他还在新婚,又在守孝,才抗议了一下,皇帝更无耻的言论就出来了。

          “既然丁忧在家,左右不会耽误了什么差事,阿凉去正合适。”皇帝笑里藏刀,显然是想当一把王母娘娘拆散一对儿可怜的小夫妻了,齐凉心里恨得牙根儿痒痒,有心说不去,却叫皇帝含泪说起了皇后嘴上不说却担忧太子之事,到底有些迟疑。

          他见明珠听见自己要远走竟然松了一口气,顿时感到深深被伤害了,牵着明珠的手轻声说道,“一来一往,总得有两个月。”

          “不急,可缓缓归。”郡王妃出人意料地善解人意。

          不过这么善解人意,贤良大度,凌阳郡王心里更不幸福了。

          怎么着听说他要走了,也得在地上撒泼打滚儿说什么都不干呀。

          “要不咱们一起去?”明珠嘴上说得无情,可是一只小爪子却紧紧地抓着齐凉的手,咳了一声扭头问道。

          齐凉安静温柔地看着这个似乎恼羞成怒,恨不能要炸毛儿的小姑娘,许久,却只是轻轻摇头。

          他舍不得她跟着奔波。

          “我快去快回,你好好儿在家等我。”他伸手摸了摸明珠的小脸儿,见她想要说话,却只是微微地笑起来。

          明珠看着他难得的笑容,却觉得心里软乎极了,两个人对视了许久,方才依偎在一起走了。过了几日,齐凉果然奉旨往太子处去了,明珠送了他到了府门口,看他上马,看他一路频频回头地走了,这才恹恹地回府,看着满府的空旷,再也没有齐凉在自己身边,这才明白,不知不觉之间,齐凉在自己心里变得那么重要。

          他仿佛一直都在她的身边。

          他不在她身边的时候,心都空了。

          连饭都吃得不香甜了,明珠也没有力气去跟别人玩耍,闭门家中,连皇帝要叫自己入宫也不去了,只想等着齐凉回来。

          凌阳郡王府中安静到了极点,然而宁王府之中,却是□□满园姹紫嫣红无尽的风光。

          宁王妃打从前次叫宁王一个耳光在众人面前抽到了地上去,就伤了心,回了王府就不出门了。

          宁王似乎也觉得自己动手有些过了,却搁不下脸来与宁王妃赔罪,因此也生出了几分恼火,也不去理会宁王妃,只与顾柳儿厮混。他前些时候才听顾柳儿哭诉父亲靖北侯奄奄一息就被送走,说着自己心里的苦水,说着自己为了宁王连生父都不敢多照顾,一心一意的样子,也叫宁王心生怜惜。

          为了宽慰她,因此宁王最近给了她许多的首饰宝贝,顾柳儿的风头一时无两。

          她到底还是正妃,且还有个已经长大了的儿子,在府中还是很有些体面的,虽然顾柳儿比她得宠,却不敢不来给她请安,不得不来了。

          只是她浑身上下浑然一新,都是最精致华丽的衣裳,又身子婀娜柔媚美丽,袅袅而来目光流转如同春水一般潋滟,顾盼之间情意都在眼角眉梢,那举手投足的风情刺痛了宁王妃的眼睛。她年少的时候也曾有这样的风情,可是年纪大了,却开始力不从心起来。

          再没有眼角带了细密皱纹,还能顾盼流转的不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