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监护重启 第17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所以,周老爷子恳求几位知道内情的老祖们,就算到另一界也万万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至于能不能做到,能保密多久,周老爷子心里也没底。

          就现在周老爷子能补救的便是把这黑压压一群来挂单的踹出一个是一个,那些人因这沐羲的话被天劫接纳,便觉得说不定挂在周家名下能取个巧。

          只是,若人数过多,一来其他家族的人怕是会不满,而来,一道另一个世界,怕就会让人怀疑上周家。

          周老爷子想隐瞒一时是一时,所以万万不允许周家太出挑。

          周南桉听着觉得可行,周老爷子也是这个意思,只是沐羲现在较为特殊所以为了显得更尊敬沐羲,周老爷子让周南桉再来问问。

          得出的结论差不多,这最好不过了。

          沐羲的好基友们还在外面浪,撒开退的疯时。苦逼的沐少便看着名单,顺带看着黑压压的一群小屁孩。

          这段时间沐氏的策划报告,几年内的规划等等已经快让他忙疯了。

          现在正儿八经最重要的问题也来了“你们到是能耐,让你们推荐几个推荐你个,愣是给我推荐了近乎一百人?!”沐羲说着大怒,一把把名单人在桌上“怎么不把自己的名字也写上去?!”

          “人数多点,也是想让沐少您看的更透彻点不是?万一那孩子我们看着不好,您觉得好呢?”一人嬉皮笑脸的,给双方一个台阶下。

          沐羲冷哼声“后天把所有人都送到沐府,三天之后我给你们一个答复。”说着便甩袖就走。

          时间一到,一群孩子黑压压的来到沐府。周南桉不讨厌孩子的,也觉得脑仁疼。

          这近乎一百个孩子代表什么?代表里面有一两只害群之马便是祸害一群啊,不少还是被家里娇养的,宠得不得了,一看陌生的地方就嚎啕大哭,或者欺负别的小家伙。

          沐羲压着蹦跶的脑仁对钟叔吩咐“那些哭的,欺负人的都立马给我送回去!咱们沐府要不起这种祖宗!”

          从进门开始,其后吃午饭,下午茶,陆陆续续挑剔了一大半沐羲觉得烦的熊孩子。

          什么把茶杯乱扔,到别人家了还命令钟叔?!他妈的算个屁啊,居然敢命令钟叔?!

          沐羲扔起来根本没手软,还有把食物当玩具的,什么家教不好的。

          晚上不乖乖睡觉的,哭着要妈妈的,都给送回去找他亲妈!

          等第二天一早,不肯起床的,有起床气的,让吃饭哭着不好好吃的一路这么折腾。

          折腾到第三天中午,留下二十来个,沐羲看面相又挑剔了下,余下十来个。

          便祭出大杀器了

          “天道,帮忙来挑个人呗~”就是这么好用。

          天道出现时,固然面无表情,可还是带着几分想走那真·熊孩子的念头。

          沐羲感觉到人出现,头也没回“这十几个里,那个适合?”

          “两个,南伊能保沐氏一世平安。周家的周振却是能给沐氏带来风浪,却也可能给沐氏更为昌盛的将来。”平静无奇的话语。

          却让沐羲陷入深思,简单来说,南伊是守江山的,周振是开拓疆土的“那这两人的继承人又是谁更适合?”

          “南伊有两兄弟和妹妹,周振孤身一人,两人品性相当。”说罢,便准备再次消失“我和天劫已经讨论过,不合格者,我们会直接抹杀。”

          沐羲不介意的微微颔首“我想带几个人”而且要确保万无一失能进入另一界的。

          天道到也不含糊,直接抛出二十片金叶子,便消失在书房内。

          沐羲拿着这一叠拇指指甲大小的金叶子,一看数量当真是惊喜。

          除了他师傅外,许臧这边怕是也能多带几个人了。

          不过沐羲决定这些金叶子除了自己留下些许,全给许臧。

          不说他这个衣服本身,就是他带来的手下怕是杀性颇重。这些人在天道天劫眼里,怕是难以过关的。

          而师傅这边多是正儿八经的道士,让他挂在周家已经够了。

          若他们过不了关,便说明是包藏祸心,被抹杀了反而更好,免得被小人捅一刀。

          师傅说过义父是以杀入道,修的也不可能是正儿八经的正派心法,只能是魔道。

          而且义父看人的眼光也更为出色,沐羲是相信许臧的,也是相信许臧的能耐。

          不过手上有这些金叶子若不和周南桉说怕也是不妥,沐羲到是不想给周家任何一片。不是他自私,而是这个考验已经因他降低,给了周家更大的希望。

          同样!也是在为周家的人淘汰一批品行不端的。

          而沐羲自己这边,不论许臧还是现在四处撒欢的小基友们,都是普通人,并非修道的,这一关便是难过。

          若不是修道者,按理说都不可能有资格被筛选,更别说筛选过后等通知了。

          不过,既然和周南桉是伴侣,就不该互相隐瞒,特别是这种事。

          想着便开窗“南桉哥,别丢人现眼了,现在就给我滚上来!”

          是的,周家公子昨天得罪自己的“小媳妇”,今儿被勒令去后花园除草。

          拿着一把剪刀还在装模作样的周公子忽然得到赦免领,立马撒开退就往楼上跑。

          他没敢直接飞上来,怕被这只兔子在半空中给踹下去。

          上次有过深刻教训的周南桉这回乖乖的就跑楼梯,运动有益身体健康不是?

          小跑上楼,就瞧见他家这几天在造反的兔子把玩着一些金色的叶片,非常精致小巧“挑好人了?”

          “恩,还是周家的,周振。”沐羲用下颚指了指花园里在做游戏的“此外还可以给周振培养几个亲信,南伊和林家里挑一个。”

          “我会安排好的。”既然周振被沐羲挑选上,沐羲也不介意对方学一点道法,周南桉心里是把周振定义为这个世界他和沐羲的孩子。

          自然想要给他尽可能好的以及能力范围内能给的,并护他周全。

          周振不过是□□岁的小家伙,沐羲和他很快会离开,扔在这完全是扔进狼窝,有的是人虎视眈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