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张老死了(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脸上有东西吗?

          叶鹏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他不知道为什么四人都看着自己,有一些奇怪,因为对方眼神中带着一抹异样之色,是愤怒

          四人中有三人不语,但有一人却忍不住开口道:叶师弟还真当有脸来啊!

          这话一说,叶鹏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思索一番,自己好像并没有得罪几人吧?

          这位师兄,可否敞开一点说,遮遮捂捂,有什么意思?我叶鹏,似乎并没有得罪你们吧。

          叶鹏脾气虽然好,但不至于是人是鬼都可以压在头上来吧?

          这话一说,顿时对方就压抑不住愤怒,一拍桌子,狠狠地怒视着叶鹏道:那张老呢?张老可曾有得罪过你?若不是你,他怎能死?

          他大怒道,目光仿佛要喷出火焰一般。

          什么?

          叶鹏惊愕了,张老是那老仆的称号,老仆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只说了一个姓,所以若是尊重他的话,喊一声张老。

          张老死了?他怎么会死?虽然张老比较年迈,可叶鹏看得出来,至少还能活个二三十年吧?

          闭嘴!突兀间一个年长一点的师兄开口,制止了对方的言语,随后看着叶鹏深吸了一口气道:叶师弟,如今你已经被革除见习弟子的身份,以后也不需要来了,希望叶师弟日后飞黄腾达,师兄在这里祝福!

          他开口很冷漠,这样说道。

          等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四位师兄可否不要遮遮掩掩,这样没有意思吧?

          他这样说道。

          张老怎么死了?而且看这群人的样子,好像是自己害死了张老一般?叶鹏不想承受这种冤屈。

          四人不说话,似乎不想要搭理叶鹏,冷落着他。

          砰!

          叶鹏一抬手,当下法力喷涌而出,直接将一张桌子给拍碎,而后面无表情道:四位师兄,请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我,师弟不想要承受这种冤屈!

          张老为人不错,虽然不是太浩仙宗的弟子,而是一个仆人,但刚来几天,都是张老亲自教导自己,一直以来,叶鹏都将长老当做长者去看待。

          算作是太浩仙宗,为数不多的一位朋友吧。

          只是这个朋友岁数有一些大罢了。

          如今张老死了,叶鹏怎能不在乎?

          四人惊愕了,没有想到叶鹏竟然如此强,这可是法器啊,别看是一张普普通通的桌子,可承受万斤压力,可叶鹏却一巴掌,直接拍碎了,这如何不让他们震撼?

          说!

          叶鹏大吼道。

          嘶!方才与叶鹏争斗的师兄,倒抽了一口冷气,面对着暴怒的叶鹏,最终缓缓开口道:那留下检测好的飞剑离开之后,就有人来检测,得知你一个人检测完六百口飞剑,顿时勃然大怒,往上面告状,徐子仁师兄极其生气,一怒之下,打了张老一巴掌,张老本身身体就不怎么行,承受这一巴掌之后,长老觉得十分难受,想要去医阁,可徐子仁师兄不让,非要等你来了,当面对质,而且还怀疑张老是否收了你的贿赂,就是如此因为拖延时间,张老死了!

          他一点一点陈述,将来龙去脉说的清清楚楚。

          这话一说,叶鹏整个人都惊愕了,他不曾想到,仅仅只是自己觉得浪费时间,竟惹下这种祸事。

          张老死了,为何不通知我?最起码我应该在啊,而且发生了这件事情,徐子仁怎么处置?

          叶鹏问道。

          徐师兄到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扣了三个月的俸禄,因为徐师兄过错不大,因为张老被执法堂弟子,定罪为收取贿赂,违背门规,本应该处死,徐师兄只是一怒之下,过失而已,扣三个月俸禄!

          那人这样回答。

          定罪为收取贿赂?这简直是乱来!颠倒是非,胡乱扣帽子!你们为什么不解释一句?

          叶鹏捏紧拳头,忍不住这样说道。

          可这话一说,那人不由笑了,看着叶鹏,也带着一些愤怒道:我们如何解释?我先问问你,你是不是留下六百口飞剑?普通弟子,一天检测二十口不出问题就算是好事,你呢?为了偷工减料,就足足检测六百口飞剑,这件事情,明眼人都知道,张老要么收了你的好处,要么就是故意想要放过你,不管是那一条,已经违背了门规!

          门规!

          门规!

          又是该死的门规!

          叶鹏拳头死死捏着,而后开口道:我去找徐子仁!

          说完这话,叶鹏转身离去,留下沉默不语的四人。

          ——————

          御剑堂中,徐子仁颇为悠闲,与几个师弟正在闲谈一些事情。

          徐师兄还真是倒霉,无非就是错手打死一个奴仆,竟然扣了三个月的俸禄,真为徐师兄感到不公。

          就是,就是,也都怪那个奴仆,年纪太老。

          若是年纪不老的话,怎么会想着去那种事情,轻蔑门规,徐师兄杀的好啊。

          几人在议论着,徐子仁面色微笑,不过内心却有一些烦躁。

          上次他错手杀了张老,为了解决这个麻烦,不惜动用一切关系,才将这件事情定罪为违背门规之事。

          否则的话,仅是以他随意杀人,他就要完蛋,轻则逐出太浩仙宗,重则不堪设想。

          不过现在好了,一切尘埃已定!

          只是就在这时候,远处走来了一个人,这个人长相很熟悉,徐子仁微笑的面容,瞬间变得阴沉下来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