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初体验(现代)(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要生了!要生了!马上就要生了!

          “别紧张,放轻松!抓住这床栏杆,跟着我深呼吸!来,呼——吸——呼——吸!你别发抖啊,坚持住,站住了!”

          “胎位不行,医生建议立即转楼上剖腹!”

          “什么?剖腹?动刀子吗?!”

          “对。切开拿孩子再缝上!”

          “……”

          “哎,深呼吸啊——继续不要停,呼——吸……这位先生,放开你妻子!”

          “啊——”

          “啊!”

          病房里同时响起两声尖叫,一直躺在产床上表情坚定,死死咬着牙关紧抿着嘴唇的左妙,却被自己的相公一手抓在了头发上,一路都坚毅地忍着没有叫出一声来,结果还是被旁边比她这个产妇还要紧张上一百倍的男人给抓得痛叫出来。

          “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又要动刀子了!妙妙不行,我紧张,我腿抖!”

          左妙被曾齐越抓得半边头发都发麻,拼命忍着那一波波传来的阵痛,一边用力抓住他:“喂,你坚强点好不好?要生的是我,要切的人也是我!你为什么比我叫得还凄惨!”

          “因为我担心你啊!”曾齐越死死地抓住妙妙的手,“如果有可能,我替你生了,我替你切了才好!”

          一刹时间,这惨叫凄凄的产房里,竟忽然冒出那么多温暖的爱情泡泡。

          穿越时空,领回来的这个老公,也许是千回百转,百般折磨,但总觉得幸运的,因为有他,人生而特别的不同。

          妙儿抬头看着曾齐越,心头一阵微暖:“齐越……啊啊啊……”

          又一波强力的阵痛从肚皮深处绽出来,疼得她再也忍不住地一口气大叫。

          齐越感受到她的抽痛,慌得立刻紧握住她的手,“怎么了怎么了?很疼吗?哎哟我的小祖宗,怎么我就不能替你,还有你肚子里的小祖宗,怎么就不能安安分分地生出来,妙妙你放心,咱就干这一票,以后说什么也不生了。看你疼成这个样子……”

          妙妙这个产妇,实在疼得晕天彻地的,还是忍不住被二少爷这一句话就给逗得“扑哧”笑场了。这二少爷都是哪门哪年的胡思乱想,居然还说什么“只干这一票”,他当这是劫道呢,还是偷东西呢?更让妙儿想起来就笑个不停的,是这位二少爷在当爹爹之前的那道必经路——

          二少爷二少初h!

          话说在二少妙妙把齐越都给带回现代之后,两个人在经历了长长的一段身体复元阶段,加之二少爷背上的伤又在跌下悬崖时再度崩开,幸好是回到现代,又缝又补的再度恢复;又经过了长长的一段妙妙对二少爷的现代“再教育”,二少爷终于接受了眼前这个满眼是妖怪,处处是暗器的奇怪世界。

          总之齐越少爷一句话:“你在哪里,我就留在哪里。哪怕这个世界太奇怪。”

          妙儿为了这句话,感动得几乎要立刻献身当场;好在本来也就是自己老公,于是直接扑过去就是一阵狂吻。齐越二少爷本来在古代就狂说已婚的女人真的很猛,现如今更是要再多加一句:已婚的现代妇女真的很猛!

          于是二少爷被压在身下,极尽亲吻、窒息、揉搓等等种种激情四溢的“折磨”之后,两个已经把洞房拖了八百年的人终于想起来可以光明正大的那啥啥了。

          于是黑暗中,二少爷终于近得佳人的身,肌肤相触,动情至深。

          正至激昂处,妙少忽然从床头柜里出个东西,塞进他的手里。

          二少爷满身是汗,全身颤栗,不知少递过来的东西是啥,直接就用力一撕,拉扯之间抬头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又是你们现代的高科技吗?”

          妙少正在高兴,男人到了现代进步不小啊,居然连“高科技”这种词儿都会用了。

          谁知杯具就在此刻!

          只听得黑暗中一声弹响!

          咻——啪!

          二少爷突然惨叫一声,抱住自己的肚子就用力往床内一滚!

          “啊啊啊!我就说这分明是个四处暗器的地方,你递给我何物,生生就弹到我——好痛!”二少爷惨叫。

          妙少被惊得大骇,连忙开灯急问:“你怎么了?难道……难道你不知那是什么?难道你拿那东西……”

          “我怎知那是什么!黑漆漆的,软软的,弹弹的,我还以为你递我什么系衣服的皮筋……”二少爷惨叫地伸手抓被子捂住自己,“好痛好痛好痛!”

          妙妙笑得快要翻过去了,连忙去拉他的被角,“哎,你可真是,我明明有叫你去看过的,怎么到现在还是不明白!弹在哪里了?快让我看看!”

          “不、要!”二少爷气得紧紧捂住自己的被子,“我就讨厌你们这个世界,处处是暗器,叫人防不胜防!你明明是故意的吧?故意不想那啥啥……不想你就直说,说了我也不会强迫。反正几百年都忍了,还在乎忍这一时半刻!”

          噗——妙妙差点笑得一口血喷出来。

          几、百、年都忍了?这位二少爷亏他说的出口!

          不过,二少爷“重”伤,这初h即夜泡汤,还害得二少爷好长一段时间,致全无,整天对二少不理不会的。

          妙二少看着二少爷真的“受伤”了,又是一副想要冷战到底的模样,连忙挑了一个好日子,还买了二少爷到了现代最爱吃的油蛋糕,又点了蜡烛,准备和二少爷重修旧好。

          那一夜二少爷总算吃得心满意足,抹抹嘴边的油星子,再看看红烛下的二少一如在古代般致动人。那心底里的小火苗,又呼啦啦地生出来。

          两个人总算抛弃旧“伤”,再一次滚上了床单。

          激情迸发时,二少爷搂住二少,两个人亲热滚动,屋内的气氛已经升至最高!

          “啊……啊……”

          妙妙忽然在床上喘息。

          “怎么怎么了……”二少爷按捺着自己的激情,硬要摆出个疼爱妻子的态度。

          “那里……不对……”二少娇羞无比。

          “哪里哪里?是这里对不对?”二少爷搂住自己娇滴滴的娘子。

          “唔……嗯……”

          房里响起动人的呻吟。

          二少爷终于要得偿所愿,抱住二少,几乎全身用力——

          “啊啊啊啊!”突然传来一声惨叫,二少几乎本能地一抬脚,咣地一声就把光洁溜溜的二少爷给整个踹下了床!

          二少爷一头跌在地上,摔得那叫一个杯具。他抬起头来泪眼汪汪地望着二少:“妙妙,你这是干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