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6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步走回来。今年的主桌上可是有他爱吃的菜呢!哪害容他耗在别桌灌蟋蟀?吃好料比较要紧啦!

          “朱秘书,你好样的!去厨房露了两手也不告诉我,我害以为你只是去帮忙拟菜单而已。”老先生坐下就夹了堆菜到盘子里。

          朱月幽微笑不语,见新菜上桌,正忙着给欢欢添菜呢!

          欢欢张口吃下阿姨喂给她的炸鳝鱼球,含糊说道:“阿姨,爸爸要你过去帮他挡酒。害有爸爸说他的肚子很饿,我们再替爸爸送东西吃好吗?”虽然双眼离不开满桌好吃的东西,但是爸爸肚子饿耶

          朱月幽哪舍得让欢欢这样来来回回的?叹气后,拿来他的盘子夹满盘菜,再倒杯乌龙茶放上,她便起身了。

          “欢欢,等下想吃什么请爷爷夹给你,阿姨马上回来。”

          “好。”往他的方向走去,他的视线直锁定她,让她连抬头看下也不敢。

          微微抖颤的手,像是预知了今晚的纠葛才要开始

          之前的逃离,在此成了徒劳。

          今晚,会怎么样呢?

          结果是扶名醉鬼回家!

          虽然她已经尽量递乌龙茶来伪装酒了,但是总也有躲不开的时候,结果今年居然成功灌醉全公司员工醉敬畏的总经理!大伙欢呼之余,可没胆提议要他上台跳康康舞现在失业潮好不容易趋缓,怎好再往上攀新高增加社会痛苦指数呢?

          于是乎,才八点,尾牙吃到半,她便被董事长委以重任照顾烂醉如泥的总经理。

          两名特助外加司机将房令玺送到房宅大床上后便匆匆离去,因为百万抽奖即将开始,每个人都想试手气,不赶回去参加怎么甘心?

          他们理所当然地抛下她,根本没问她要不要起走。近日来流窜在公司上下的流言已使得他们'想当然耳'地认为她没有不留下来照顾总经理的道理。

          她甚至连反驳的机会也没有。在尾牙宴上遇到了以前的上司洪处长,以及同时林瑶芳,已点解释机会也不给她,直接嘱她要好好握紧手上的钓竿马鳖让拿只咬住饵的优质大金龟给溜了!简直是让她连申诉的机会也没有。

          唉!她还能怎么办呢?董事长要她送人回来的动作已让所有人往她醉不想承认的地方想去了,她已是百口莫辩。

          “嗯”床上人的像是极不舒服,直伸手扯着领带,翻转身体与身上拿件半褪的西装外套搏斗。

          她走过去,将手上的湿毛巾摊开,嫌敷上他赤红的脸,得到他声舒服的轻吟,转而向下轻抹他的脖子,将他领带拉开,解开两只纽扣,整片胸膛已然呈现在她眼千脸蛋倏地狂涌上热浪!

          去,又不是没见过,脸红什么?她暗骂自己。

          褪下令他不舒服的西装外套,随着他发出愉悦的轻叹而微笑。这人呀总是受不了拘束,到了夏天更是夸张,非要脱个光溜溜不可。后来还是因为女儿出生才教他收敛些,毕竟女儿的健康教育课程不必那么早。

          忍不住思念的手指自有其意志,滑上他俊挺的面孔勾画着记忆中从未变过的线条。

          还是这人这脸这身体,但却已不是她的男人她的世界她的爱恋

          她的心被撕裂拉扯,他是苏骥瑭呀!她心爱的男人呀!当心口这么叫嚣时,总是疯狂地想他,想得心都碎了!他却又是房令玺,个从来不认识她的世家子根本不认识她呀!

          “如果”她轻喃着:“我也能失忆,那该多好。”她拉起他只手贴在自己脸颊边,泪意盈盈,声音辛酸。

          “不准。”低低哑哑的声音从熟睡的男子嘴里逸出。

          她震惊望入双漆黑似暗夜的眸子中!

          第十章

          他醒了!

          她为时以晚地想起这男人喝醉的状况和别人不样,他醉酒之后定会睡着,因为睡觉是他醒酒的方式,旦小睡后醒来,也差不多清醒了。

          心下惊,第个念头就是逃没能如愿,因他早已抓住她手臂,让她跌入他怀中。

          “放开我”她低叫。非常后悔没丢下他走人,以至于自己陷入这种境地,只因不忍看到他难受。

          “月幽,我们该好好谈谈了。”他不让她挣脱。第次叫她的名字,却已像种爱抚,令两人都发出阵战栗。

          她躲着他的眼光,气急道:“你放开我!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房令玺声音里有丝叹息:“你不觉得这切对我并不公平吗?如果要判我刑,至少让我了解自己的罪行。”

          她拒绝:“人生本来就不公平,你也不必向我索求公平,因为你不需要,我也不会给你。放开我,让我走。”

          “我需要,你代我决定的事情已经太多了,这次请让我自己来。”他不让她再躲下去,手箝紧她腰身,另手勾起她下颌,四目相对,再无处躲藏。他的炽热对上她的惊惶,先前的你追我跑只是徒劳白忙场。终究,她还是落入他的抱拥中,如雨水终会汇流向大海,不管曾如何在大地中钻营躲藏。

          朱月幽气道:“我没有替你决定什么,我手上从没有决定权!”她多么希望她有,如果她有,她就不会活的这般孤独可怜。

          “没有?何必妄自菲薄?你决定让我失去名妻子;你决定让欢欢没有妈妈;你决定将我的记忆灭失,使我二十岁以前的人生彻底空白。你握有我所有记忆却不给我;你是我妻子却不认我,就这样站在边看,那种我犯了罪的嗔怒眼光不!更正确点来说,是那种看负心汉的眼光对我。你决定我有罪,于是你决定要惩罚我惩罚我爱上你却又辈子得不到你的心!”她面孔泛红,气与羞交杂,差点教她讲不出话。

          “你你你自己要失去记忆怪谁?我欠你呀?”

          “没错,你就是欠我。”他张讨债的面孔。

          “我欠你什么了?”是他欠她才是吧?怎还敢颠倒黑白?!

          房令玺面孔抵着她的,气息阵阵喷到她脸上:“你欠我全部。你打算让我当辈子的负心汉,好教你顺利地光明正大地去恨个你心爱的男人。”

          “我没有爱你!”她低吼出声,但是很快被消音以唇。

          “再多说几次如何?”他终于放开她红艳的唇时,坏坏地建议着。

          朱月幽吓得把唇瓣抿入嘴里,秀丽的面孔像是着火般的红。

          “你是我的妻子我女儿的妈妈。这种事不可能瞒我辈子的,就算父亲没查出来,光是你对欢欢的态度,我终有天会往这方面推断的。”

          “我不是你妻子!”她抗拒被他冠上所有格!

          “你否认欢欢是你女儿?”房令玺只问这句就让她不敢反驳。

          朱月幽无言。她可以否认全世界,就是不能否认欢欢,欢欢是她的心肝宝贝啊!

          “我可以用科学的方法加以证明你跟我的关系,你知道的,只消到医院验,切便真相大白。你要更多的证明吗?”她摇头,不要。

          “月幽,你直不让我好过,姑且就当作你在报仇吧。也许我有诸多的活该,所以我认了,谁叫我失忆呢?什么罪都得认,没上诉的机会”见她副不以为然的神情,他笑:“咦?不同意?我想就算是失去记忆,个人的本质也不会变太多。我不是那种以德报怨的人,你应该了解,今天要是有名下属毫无理由地冒犯我,我怎么可能让他好过?即使是个教我如此倾心的女子。”轰!够了,他够了!他再调情下去,她肯定要脑充血了。

          “你你少顾左右而言它!我告诉你,不管你心中大什么算盘,我都无意参与其中。你继续当你的黄金单身汉吧!最好去找个门当户对美丽温柔的女人来让你的人生更圆满如意。你是天之骄子房令玺,不是我丈夫苏骥瑭,所以你跟我点关系也没有。”

          房令玺忍不住要问:“回答我个问题,苏骥瑭是个很糟的丈夫吗?”

          “他很好!跟你完全不同。”她只想气他。

          “我跟'他'唯不同的是姓名。”他提醒她。

          她努力要推开他,不想谈这话题。

          不同的,旦名字不同后,曾经属于苏骥瑭的过往也全部不见了!他怎么会明白她这细微的心事呢?他不会了解当她因为“苏骥瑭”的消失而吃尽苦头之后,这点差别分外刺眼。

          “我不会变的,不会因为失去记忆而改变性情;也不会因此而改变品位,十年前会让我喜欢的女人,现在还是牢牢栓住我的眼光。我直以为我是冷情的人,

          这些年来,女人男人都因为我的不近女色而以为我等的那个人是她或他,闹了不少笑话娱乐我。哪里知道原来我的心真的在等待,而那个被我等待的女人正日日夜夜地咒我怨我?“她瞪他,叫道:”我没咒你,也许我跟本打定主意另寻新生活,你少在自己脸上贴金!“不公平啊他因为无知而快乐过日子,她则承担所有的害怕活在思念的煎熬中日复日年复年,在跌跌撞撞里咬牙撑过绝望,只凭着他们父女定还活着的飘渺信念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