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0 部分阅读(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就想打人,你还真当自己是个破局长了不起了?”

          苏易文也不管脸上和手上的淤青,他盯着陶乐,脑海里全是她担心韩旭的表情,仿佛他这个老公就是个不相干的人,可笑的是现在这种局面明知是自己造成的,可他说出来的话又是另yi种情绪。

          “我打他你心疼了是吧?”苏易文冷冷地问道。

          “对!”陶乐想也不想便肯定回答,反正现在她对什么都无所谓。

          空旷的街道只回响着陶乐的这yi声‘对’,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对视。

          也不知过了多久,陶乐撇过头不想再被苏易文的情绪影响,她对着韩旭说道,“那我先走了。”

          不等韩旭答应,陶乐便快步往前走,她不敢回头,自己在苏易文面前装强势装不在乎,可yi转身为什么眼泪掉的这么凶,原来骗人的不是苏易文,而是她自己yi直在自欺欺人!

          韩旭心里虽然是很不爽,可实在不想给陶乐添乱了,他又看了yi眼苏易文,不想做任何言论,便跟上陶乐的步子,他实在没办法让她独自回家,不过他脑海里过滤着刚才他们的对话,总觉得其中是有些误会。

          “乐乐!”

          苏易文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也唤住了陶乐的脚步。

          “你真的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吗?”苏易文只问了这yi句,没有yi丝怒气,甚至没有yi点情绪。

          陶乐抬手擦着眼泪,缓缓转身,“你什么都不用解释了,即使你说了也是骗人的。这世上也只有我这傻子会相信你!”

          “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事情是怎么样,我已经没有兴趣知道了。”陶乐顿了yi下,压抑着心底的情绪,“我在想咱俩结婚是不是yi开始就错了。”

          “乐乐”

          陶乐定定地看着苏易文,“你如果真的是yi个好爸爸好老公,为什么我们的婚姻会弄成这样?我不知道我们到底哪儿出错了,我现在也看到你心里就很难受。所以大家都冷静yi下吧,我暂时不回去了。”

          那yi刻,苏易文竟然没有理由去挽留她,就像她说的,如果他真的是yi个好父亲好老公,为什么在结了婚之后她的快乐越来越少,以至于现在会闹成这样。

          他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那种感觉或许就是失去。

          陶乐不知自己是怎么上的车,整个人浑浑噩噩,脑海里全是刚才和苏易文的话,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刚才做的决定,只觉得好累,想yi个人待着。

          “陶乐。”

          韩旭yi边开车,唤了她yi声也不见动静,他转过脸刚要开口,视线所触的是她眼角的泪,竟然什么也说不出。

          陶乐感觉到韩旭的目光,她慌乱地擦着脸,“干嘛?”

          “你没事吧?”韩旭担心地看着她。

          “我没事,反而是你,要不要去药店啊?”陶乐指着他脸上的伤问。

          韩旭扳过后视镜照了照,“还行,没破相。”

          陶乐低着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嗫嚅了yi下,“韩旭,对不起”

          韩旭yi愣,“干嘛说对不起,又不是你打的我。”

          “可也是因为我”陶乐实话实说,要不是她遇见韩旭,紧接着苏易文出现也不会闹成这样。

          韩旭有些不好意思,“那个,我也动手了,你该骂我才对。”

          “我骂你做什么,本来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车厢里yi阵沉默,韩旭本不想再开口提这件事,可见着她yi脸委屈还是忍不住劝道,“你跟他我是说你跟苏易文有必要闹到这份儿上吗,有什么话不能说清楚的。”

          陶乐攥着衣摆,声音小小的,“韩旭,有些事我不知道怎么说,我跟他之间的问题连我自己也不明白。”

          “那你刚才怎么不问清楚?”韩旭想了想说道,“其实抛开我个人对苏易文的成见,说句实话,他对你算不错的。”

          陶乐冷笑,“什么不错?他的不错只是把我撇在家里,自个儿风流快活,回头还跟我撒谎而已。”

          韩旭yi听这话,确实意外yi下,“你不是开玩笑吧?”

          “我亲眼看见的还有假,要不然你以为我挺着个肚子晚上去花中花干什么!”陶乐yi想起在包厢看到的那幕,火气就上来。

          韩旭越想越不对劲,按陶乐的说法今晚去花中花完全是跟踪了苏易文,至于看到的什么会不会跟那件事有关?

          “陶乐,你亲眼看到苏易文在花中花?”韩旭不确信地问道。

          “不仅仅是亲眼,我还闹了yi下呢,那该死的洋妞我就应该再上去扇yi巴掌才对!”说到最后陶乐又自言自语起来,大多是骂人的话。

          韩旭赶忙yi踩刹车,吓得陶乐叫出了声。

          “好好的你停车干什么?”

          韩旭转过身,神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他看着陶乐,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说yi些情况。

          陶乐见他欲言又止,“你怎么了,是不是有话要说?”

          “其实”韩旭努力的在做思想斗争。

          “其实?”

          “今天晚上我也去了花中花”

          “我知道,咱们不是碰上了吗,这有什么问题?”

          “不仅仅是我,刑警大队,检察院自侦组的,纪检监察的都去了,当然还有反贪局的。”韩旭说完看了yi眼陶乐,实在分不清她脸上是什么表情,他顿了yi下,接着说道,“我们这次是联合行动,省里也高度重视才出动这么多部门。这些事原本不能跟外人说,只不过现在牵扯到你跟苏易文,我觉得还是要跟你说清楚。”

          陶乐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急着问了yi句,“苏易文怎么了,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事儿?”说到底苏易文的yi切始终是她最关心的事。

          “不不,你别多想。”韩旭赶忙否定,解释道,“其实花中花不是普通的夜总会,里头有好些违法勾当,就像你应该也看到了有好些外国小姐在吧。我们查了很久,发现它背后不仅仅有黑势力在撑腰,居然还有政府里的人。就这么顺藤摸瓜才发现这案子已经不是yi个单纯的组织卖|滛或者走私能了的”

          “你的意思是还有高官参与?”陶乐小心地问道。

          韩旭点头,“就是这样,只是那时候我们没有证据,那几个政府里的人也从不去花中花,只是幕后操纵。”

          “那苏易文去那儿干什么的,他——”陶乐自己都问不下去了,她想到他是反贪局局长的身份,难道是在查案?

          果然韩旭接下去就说明了yi切。

          “虽然苏易文是局长,身份也不需要隐藏。当然你说他是卧底也成,他如果不装的像个分子yi样,那花中花的大老板甚至我们那么多部门想查的那几个高官也不会这么放下戒心,他们甚至想拉拢苏易文,因为有反贪局做后盾,将来他们做什么事儿都没人管。我们这些个部门也部署好了,就等他们放松下来,人到齐了,然后yi网打尽!”

          这下陶乐算是明白了,她想起今晚出会所的时候看到那么多公家车,当时没有在意,现在想来肯定是为了这个案子。而她闯进的那个包厢里头正干着不法勾当,苏易文或许正被那些坏人盯着,或者还有生命危险,而她乱闹yi气,不知有什么后果。

          “可为什么偏偏是苏易文!”陶乐不知该气自己还是气某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