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飞去。

          忽然四人与两兽间的海面忽然冲起股海浪,尤嘎居然随浪而出,大笑说:“我就知道这两只动物会找回来,可不是让我寻到了?”

          四人见大骇,想不到连天的朋友都没得做,程似成马上传话回卓卡:“唐上将,我们阻它阻,你们有多远就逃多远。”右手扬,五指雷射并发,往尤嘎射去。

          铁新的雷射已经早步发出,练兆诚与林田昊不再多言,四掌推,四股劲流合而为,向对方轰然卷去。

          尤嘎狂笑声,右手轻轻挥激起股劲流,将林田昊与练兆诚的掌力往回震,左手盔甲变化出怪刀,将十道雷射同时挡住,面说:“就凭你们四个,也想阻我阻?”

          右手掌力忽然再度催发,劲力穿过众人之间,往数百公尺外的卓卡射去,声巨响,卓卡中间被穿了个大洞,刚好由大厅穿过,还波及了上下两层,还好现在全员战备,没人留在大厅中,倒是伤亡不多,但是卓卡要加速逃跑恐怕是来不及了。

          练兆诚眼见如此,不顾刚刚被反震的内脏受创,拿出最后的绝招,双手甩,掌劲不再外散,忽然如剑般的突出两股凝练如实的气劲,往尤嘎直冲而去,这是无祖的弟子所创的种功夫,练兆诚刚修练不久,才勉能突出剑形,不过以练兆诚的内息修为来论,恐怕是支持不了多久,内息就会耗尽。

          尤嘎见之下,有点意外的说:“你还有这招?”

          右手剑也成形,往练兆诚的气剑挥去,二剑相交犹如实物相触般,传出碰的声,练兆诚人往后翻,震出数十公尺远,心中不由大骇,自己的气剑试过许多金属,无不应声而断,对方手里的是什么东西,居然怡然无损?

          林田昊见练兆诚被震开,也跟着拿出绝活,两手全力催,阴阳二气急旋而出,往尤嘎攻去,尤嘎见,笑着说:“你也会这招?”

          原来之前尤嘎见识过陈信施用这种招数,正要刀将林田昊气劲劈散,哪知林田昊的气劲忽然劲分两道,绕过尤嘎的身躯,尤嘎劈了个空,才怔住,阴阳二气互相激荡,裹着尤嘎轰然的爆裂起来。

          原来林田昊学会这种功夫足有二十年,比陈信还早,威力虽不比陈信大,但是施用技巧早已出神入化,这种爆裂掌劲正以中心的威力最强,如此出击,无须等到将对方卷入,即可立即引爆,尤嘎个不防,被击个正着,练兆诚见大喜,大声说:“林兄,真有你的。”

          眼看劲流散,尤嘎双手护住头脸,正缓缓的放下,又是毫发无伤,众人来不及吃惊,程似成与铁新互视眼,俩人的右手居然同时脱体飞出,俩人面后退面对练林两人大声说:“快退!”

          练兆诚与林田昊虽不知两个合成|人打算做什么,不过还是应声后退,只见两只手臂缓缓的往尤嘎冲去,尤嘎哈哈笑说:“这也想伤我?”双刀挥,往两只机械手臂挥去,没想到接触之前,机械手臂忽然爆裂开来,道炫目的黄橘白光忽然闪出,轰然声巨响,个晕状云缓缓向上升起,热风迅速的往四人刮来。

          练兆诚与林田昊见大惊失色,合成|人的右手中居然藏着千年前机械文明的终极武器“核弹”,虽然似乎是小型的,但是俩人还是连忙将护体劲力运满全身,面向后飞面抵御着辐射线的侵袭。

          蝠虎本来见到尤嘎,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但这时见到远方的变化,也知道这种东西不易惹,连忙也跟着向后退去,不敢接近。

          不久后云雾终于缓缓的散开,众人远远望去,尤嘎变成个球状物,蓝红盔甲密布于外,被激飞了数公里远,众人正惊疑不定,对方不知是死是活,尤嘎忽然全身展,恢复人形,面飞回面大笑说:“真是痛快,真是有趣,你们四个我有点舍不得杀了”

          四人面面相觑,连核弹都伤不了对方?尤嘎摇摇头接着说:“可是我答应白尤嘎了,所有的人类全得死。”

          尤嘎双掌凝,劲力迅速凝结,眼看就要向四人击来,四人已经绝望,所有绝活施出,对方就是不为所动,林田昊长叹声,干脆闭上眼睛等死,练兆诚却是双目欲裂,全身气劲催至双手,两道剑芒重新闪出,正要向前冲出,却听到合成|人程似成忽然说:“等下。”

          林田昊睁目望去,才发现尤嘎掌力竟凝而未发,正有点疑惑的往后方望去,忽然间尤嘎居然不理会四人,转过身向斜下方的海面两掌劈去,两道掌力迅速的将海面击出个大洞,巨大的波浪狂涛般的向四面涌去。

          四人本以为尤嘎要对付蝠虎,但是看却又不像,正惊疑不定的时候,道白芒忽然由海中划破劲力,直往尤嘎冲去,众人眼睛花,两方轰然声,尤嘎迅速的向后震退,这时白芒凝定下来,众人看不由得起揉了揉眼睛,练兆诚首先叫了出来:“好小子,你没死?”

          铁新也兴奋的说:“是陈宗主”

          果然是陈信,那道白芒正是极乐的光芒,而这时的陈信全身反常态的全无光芒,向众人点了点头。

          林田昊与程似成已经说不出话来,小刚小柔定是同声欢啸,往陈信飘了过来,尤嘎正惊疑不定,刚刚陈信的击,居然较自己尤有过之,两把怪刀居然有了两个缺口,陈信怎么会没死,而且功夫还更高了?

          原来陈信适才体内内息造反,能量不断的涌入,每个气海分向四处奔腾,正要将陈信被改造过的身躯撕裂开来,但尤嘎当时正好击出掌,将陈信击入火山,这掌威力强劲,迫使陈信体内气劲全部受震,自然而然的同时抵御起外力的侵入。

          进入火山口,滚热的熔岩浸,能量忽然加强,这时尤嘎掌力已经不足以为害,但数千度的熔岩仍然裹住陈信全身,陈信体内气劲经此冲引,顾不得造反只好仍然致对外,向外泛出数公分,将岩浆排拒在体外。

          陈信身体虽不受自己控制,但是心里明白,各气海的能量正往体外泛出,而宇宙间的能量又狂涌进来,虽然时无虑,但是仍然动弹不得,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经过了许久,陈信体内各内息猛然个巨震,忽然各自爆散开来,在陈信体内融成气,全身不再分六个气海,整个躯中能量回旋,充满凝结的能量,不再有空隙,陈信马上发现又能控制自己的身躯了,随即往上腾,由海中往尤嘎的方向追来。

          其实陈信与圣殿的三位长老都不知道,当初以特殊的方式将陈信通顶,虽似乎解决了陈信身体受损功力消退的问题,不过陈信次制造六个光球的问题毕竟没有完全解决,终于在不断的耗用内劲之下,所有内息起造反。

          没想到这时恰有个功力比陈信还高的怪物,掌逼得陈信所有内息不得不团结起来,加上岩浆接手继续这个工作,终于使陈信挨过这次难关,六个能量团混而为,陈信功力大进,除了发劲外袭,现在光焰已经能随心所欲的控制,不再随便的外溢了。

          陈信身体恢复控制,马上感应到数千公里外尤嘎的气息,立即冲出岩浆,往尤嘎冲去,刚好在最后刻赶到,尤嘎感应到陈信的能量,大惊之余连忙先发制人,没想到陈信不但冲破掌劲,余力与自己碰,还能将自己震退,尤嘎楞在当场,作声不得。

          两只蝠虎终于珊珊的飞来,陈信迎住两只蝠虎,摸了摸它们疼惜的说:“小刚小柔先退开,看我为你们报仇。”

          小刚小柔点点头,缓缓的往后飞去。

          尤嘎听心中火大,陈信把自己当作待宰的羔羊?六百多年来,从未受过这种侮辱,猛然怪嘶声,两掌推出,身体也随掌劲冲,两手再度凝成怪刀,往陈信扑来。

          陈信这时功力大进,充满信心,似慢实快的回身挥极乐,不只劈开对方的掌劲,还在尤嘎的刀上又留下了两个口子。

          尤嘎被震得又是向后翻,陈信得理不饶人,左手掌催出,股劈天盖地的光潮无声无息的泛出,尤嘎哪里快得过光?马上全身肌肤寸裂,连忙又缩成肉球,迅速的逃逸。

          陈信没想到对方居然击便逃,当下再催发掌,尤嘎的肉球似乎也有受损,不过被劲力堆,逃得更快了,陈信连忙追去,但是起步太慢,眼看不易追上,尤嘎也知道这个情形,面向外空逃,面忽然发声说:“陈信,我们地球见。”

          陈信吃了惊,要是给这个怪物逃到地球还了得?但是又不易追上,用掌力又打不死对方,心中急怒,劲力不由得催至极乐刀锋。

          这时陈信忽然察觉,似乎自己全力催劲时,极乐无法容纳,正有满溢的感觉,这与当初凝结劲力催到手上的感觉有点相似,陈信心念动,劲力催动,极乐望空挥,只见道刀形般的光劲脱离极乐,迅速无比的往前方的尤嘎斩去。

          陈信的离体劲力这时全然光质化,转眼就追上尤嘎,而这下又由极乐的锐利刀锋冲出,与掌力自然完全不同,尤嘎念头都来不及转,当场被斩为两半,尤嘎身形巨震,速度为之缓。

          陈信不敢掉以轻心,继续加速接近,果然两个分裂的半球又化为两个较小的圆球,向两方逃逸,但是这时陈信已然赶到,极乐瞬间收回身上,左右两掌由外而内发出了两股阳刚劲力,将两个肉球压回中间,两劲收,在中间猛烈的下巨爆,肉球挤成团,随即化为碎末。

          陈信仍然担心不足,谁知道这种怪物怎样才算死透了?刚劲收,阴劲再吐,无声无息的将粉碎的肉末组织击散化为尘埃。

          陈信不做二不休,左手瞬间又转换为阳劲,与右手的阴劲回旋起来,猛烈的再爆,将尤嘎残留的粉末,散至四面八方无尽的星空之中。

          终于解决了这个怪物,陈信望望四周点点的星辰,股豪气充塞于胸,忽有种想往前方无尽的星空飞去的欲望,陈信再回头望望下方水蓝色的行星,这时似有几个小点正飞出星球往自己迎来,陈信摇摇头不再迟疑,向下飞去。

          后记

          陈信等人终于回到地球,在地球的疯狂欢迎之下,热热闹闹的过了三天,陈信终于找到机会与王仕学薛乾尚那雷可夫等人相见,与众人欢聚片刻。

          陈信见到赵可馨与许丽芙两女直站在旁沉默不语,心中也不禁为难,王仕学等人见状,与陈信相约后会之后,识趣的逐渐散去,许丽芙终于慢慢的走过来,对陈信轻声的说:“大哥,恭喜你得胜回来”

          陈信黯然的说:“丽芙”

          许丽芙摇摇头说:“别说了我还算是你的妹子吗?”

          陈信点点头说:“当然。”

          许丽芙抬起头来,星眸迷蒙的说:“那我以后还能常常见到大哥吗?”

          陈信心里松,微笑说:“丽芙,大哥随时欢迎你来找我。”

          许丽芙点点头转身,又回头望了两眼,终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这时赵可馨面露微笑的往陈信走来,陈信心中大是忐忑不安,试探的唤了声:“可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