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4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在这里。”云清看到忍足他们高兴的喊道。

          “云清,迹部,你们怎么了,怎么这个样子啊,侑士怎么办啊,他们受伤了。”向日看到迹部身上的血迹和他们的样子害怕的向忍足求救。

          “别怕,我们赶快回去,给他们好好检查下,放心不会有事的。”忍足很快带着迹部和云清回来了旅馆。

          云清他们的样子吓坏了在旅馆等待的柳生和落雪,落雪更是个劲的自责怪着自己不该贪玩让云清他们遇到了危险。

          好在忍足家的医生检查后告诉他们两人都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并没有什么大碍,好好休息几天就好了,大家这才放下心来,但是也因为他们的受伤,让这次的旅行不得不终止了,第二天大家就收拾行礼离开了这里,迹部和云清被家人接了回去,各自回家养伤,冰帝的其他人则个干个的事情,柳生也在那几天被幸村叫去特训。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随着迹部养伤结束,全国大赛的总决赛也已经开始了,对于全国的高手来说大家都是认真的准备着,丝毫没有懈怠,也不敢轻视他们,所以打入总决赛的几场比赛都很顺利,这期间,青学在附加赛时打败了不动峰也挤进了全国大赛的争夺中,而立海大有了幸村的回归更是如虎添翼,几场比赛下来均是完胜而归。

          “没想到青学可以打到这种地步啊。”这场比赛之后的赢家便是他们下场的对手,迹部看着幸村和越前龙马的比赛,惊讶于越前的飞速成长也有种看到好对手的兴奋。

          “是啊,没想到国光他们还隐藏了这么厉害的人呢。”云清虽然不懂网球但是她知道就连玄郎都不可能打败幸村,但是如今越前竟然将他逼得这么紧。

          “呵呵,这样才有意义。”迹部看着越前最后球落地,心中渴望战的兴奋更是无法抑制,只希望和他们的对决快点到来。

          立海大又次输了,幸村的不败神话也终结在了青学小支柱的手里,青学也正式确定成为冰帝最后的对手,他们将为了全国冠军做最后次努力。

          医院

          东京综合医院这几天可谓是病人爆满啊!而且各个都是身价不菲,长相俊俏气质流的运动型美少年,这让医院里的护士们天天都在冒着粉红色的泡泡。

          “603的那两个帅哥长的好有型啊,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啊?我好喜欢那类的。”

          “梅子啊,你难道还想来场姐弟恋吗?要我说啊,还是501的那两个长的最有气质,个冷峻,个虽然看起来严肃了点但是很有安全感的样子。”

          “不对不对,要我说啊,还是801的那个长的最好,那么的华丽有气质,听说还是财团的少爷,不过似乎已经有女朋友了,太可惜了。”

          自从东京综合医院住进了这几个长相俊美的病人,护士们每天都喜欢凑在起谈论他们,还经常因此忘记了自己手上的事情,让其他的病人不满。

          “你们几个又围在起叽叽咕咕的说些什么啊,还不去工作,303的病人已经喊了很多次了,怎么个人都不,要死了啊!”护士长气势汹汹的跑来,看着护士们悠闲地围在边聊天,开口骂到。

          “是,我们马上就去。”护士们哄而散。

          “这些护士天到晚就知道看帅哥,其他不是帅哥的病人就不是病人了,真是点职业道德都没有,不过那群孩子长的真是太可爱了,如果我在年轻个二三十岁的我也会追他们的。”说着护士长脸刷的就红了。

          “景吾,今天手好点没有?”

          全国大赛的总决赛在上个星期已经全部结束了,冰帝夺得了冠军,青学亚军,而立海大是季军,在颁奖的时候三校的队员都哭了,冰帝的大家是高兴的激动的哭了,而青学的人是遗憾的哭了,立海大的人则是不甘的哭了,那场面显得很是伤感,最重要的是在颁奖台的旁边停靠着东京医院好几辆救护车,就为了等比赛结束好赶快拉着这群受伤的队员去医院救治,那几天的比赛,要多惨烈有多惨烈,云清至今都无法忘记,恐怕这生都会铭记于心的。

          那天的东京综合医院大概是最忙乱的天了,把所有的受伤队员拉回来之后包扎好,就像是制作了个又个的木乃伊样,谁也慢不清楚眼前的人是谁,哪个学校的。

          “好多了,不是说不要管他们几个了吗?”看着云清推着医院的营养车,上面放着很多的食物就知道她今天早上就是很早起来帮大家做早点,迹部心痛的看着云清,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别这样很不华丽啊,你要是真的觉得心痛了,就赶快和大家起好起来吧,等你们出院了,我自然是不会在做早点了。”云清把杯热牛奶放到迹部的餐桌上。

          “我会让他们早点出院的!”那群家伙,根本就是为了每天吃到云清送得食物,才赖在医院不走的,他们身上的伤根本就不需要住院。

          “好了,你先吃吧,我去给他们送完就回来。”说着云清就推着营养车离开了迹部的病房。

          “云清来送饭的几率是百分之白,送的是饭团的几率是百分之八十,其他的几率是百分之二十,预测完毕。”

          502的房间里住着被包成像木乃伊样的柳莲二和乾贞治,他们虽然全身都被纱布包裹着,但是他们身上的伤并不重,手脚也都可以自由活动,只是全身的皮肤都被网球擦伤了而已。

          “谢谢你了云清,是专门送给我们吃的几率是百分之十,是给迹部送饭顺便帮我们送的几率是百分之八十,其他原因是百分之十。”

          “好了,你们两个数据狂人,赶快吃饭吧!”云清微笑着推着营养车离开了。

          “国光玄郎你们两个快给我躺下!”云清走进501的房间,就看见真田和手冢两个人挣扎着想要下地,天知道他们伤的可是最重的,两个人的膝盖都是关节损伤,如果不好好治疗,卧床休息,这以后的日常生活都会有影响。

          “云清!”

          “姐姐!”

          看到云清进来,真田和手冢就像是小孩子偷吃零食被大人抓包样,不好意思的看着她。

          “你们两个人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心急了,医生不是都说了吗,你们这个时候最好是卧床休息,不要移动自己的膝盖,不要想着下地走路,如果你们打算这辈子都不要走路,不打网球的话那你们干什么我都不管了!”手冢和真田看着云清激动的样子,知道她是为他们着急,愧疚的低着头不敢说话,云清看着他们这样放轻了自己的语气说:“你们就好好的忍耐个月好不好,反正全国大赛都已经结束了,你们也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等你们养好了身体就把冠军从景吾手里抢回来就是了嘛。”看着云清为他们加油鼓劲的样子,真田的心里暖暖的。

          “姐,迹部知道你怎么说绝对会哭的!”

          “啊,不要大意!”

          “你们两个不要给我用这种语气说这句话啊!”云清满脸黑线的看着他们。

          所有的饭都送完之后,云清回到迹部身边,摸着迹部被绷带缠着的手腕,轻轻地叹了口气,这年的网球大赛打的可真是惊心动魄,让她整天处在种紧张和惶恐不安中,不是这个受伤就是那个流血的,让她的心脏都快要无法负荷这种刺激了。

          “别这样,只是小伤而已。”看着云清为他担心,迹部的心里其实是很高兴的,但是更多的是不忍,不忍心让她为自己担忧。

          “我从来不知道打网球会这么危险,这哪里是在比赛嘛,个个的跟个疯子似的拼命,宁愿身上千疮百孔的也不放弃个球,你们真是疯子。”说着云清也不忘了使劲的瞪着迹部,害她担心了这么久,还不该让他受点惩罚了。

          “云清,明年开始我会正式的接手财团了,所以这年是我最后次参加社团活动,也是最后次和大家起打进全国大赛,我希望在我最后的社团时光中为它画下个最华丽的句号,所以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必须胜利,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吗?”迹部拉着云清的手很认真的看着她,希望她了解。

          “我明白,但我也只是担心你而已。”云清当然知道迹部旦接手财团,他将不会再有时间去打网球,甚至连和朋友聚会的时间也会大大的减少,但是看到他受伤她的心也会跟着痛的。

          “我答应你,这是我最后次任性好不好,我不会再让自己受伤的,为了我也为了你。”迹部握着云清的手郑重起誓。

          “要说话算数,最后次,如果在受伤的话,我会狠狠的惩罚你的。”云清靠在迹部的肩膀握着他的手,就是这个人了,这辈子就认定了他,选择了他。

          柳生篇

          柳生这几天很急躁,就在他和落雪订婚的前天,他即将订婚的未婚妻竟然莫名其妙的落跑了,他找遍了所有熟悉的朋友家里可是都没有找到。

          就在神奈川人仰马翻的找人之际,落雪正在云清和迹部爱的小窝里舒服的看着电视,怀里还抱着袋子薯片和云清靠在软软的靠垫上说笑着。

          “高桥落雪,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去啊?”任谁在如此美好的夜晚被人霸占了女朋友都不会有好脸色的吧,同样,迹部也是样,看着腻在云清身上的落雪,即使是自家的表妹也同样不可忍耐。

          “小景表哥,对不起了,今晚就委屈您独守空房了,我想和我的未来表嫂好好的联络联络感情,如果您不同意,我会打电话告诉舅舅的,我想他定会帮我的,你说是吧。”落雪毫不客气的拿出迹部爸爸这张牌。

          “哼!真是不华丽的家伙,明天就和柳生订婚了,今晚来这凑什么热闹啊,信不信我马上打电话给神奈川说有人在这里赖着不走,我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把你带走的。”迹部也毫不示弱的说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