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53 部分阅读(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你是我的孩子,你跟擎耀威没有yi点血缘关系,不要什么事总是站在他那边。你不要忘了,你之所以落到今天的下场,还不是拜他所赐的?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语毕,离开房间。

          这边不同意俩个人离婚,而戚家的人也是不同意的,尤其是陆乔曼。

          陆乔曼得知擎安琪回娘家的原因是因为要跟戚邵尘离婚,她愤怒的来到戚邵尘的房间里,严厉的质问道:

          “是不是你逼着安琪,让她同意离婚的?”

          “我没有,这是她自己提出来的。而且还很认真的样子,相信她也是经过了yi翻深思熟虑之后才提出的。”戚邵尘懒散的窝在沙发上,yi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胡说。擎安琪的肚子都那么大了,在说yi开始就是她yi个劲的想要嫁给你的,她若是想离婚早就离了,何必等到自己的肚子都那么大了才说要离婚?等她孩子生下来,谁会接受yi个离异还有了孩子的女人?在说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说也是我们戚家的骨血,你怎么能说给她就给她的呢?”

          “那是她自己的事了,与我有什么关系?”戚邵尘脸上露出不耐之色。完全没有考虑到,擎安琪的立场。他的心里,已经被yi个人的身影完完全全的占据住了,根本无暇顾忌其他人。

          “什么叫跟你没关系?就算孩子给她或者给我们戚家了,这孩子yi出生就要面对父母离异,到底比之同龄孩子要缺陷几分。戚邵尘,你给我听着,我不许你离婚,绝对不允许。”陆乔曼越说越激动,yi张风韵犹存的白皙脸庞浮出红色的晕泽。

          “你说不允许,就不允许了?”戚邵尘顿时失去理智了似的,弹跳起来,

          “我说要离就要离!而且,必须离。第yi次婚姻,是在我的脑子完全不清醒的状态下,被你们骗了去。可是这次不yi样了,我是清醒的,更是认真的。除了安凝然,我谁都不会要。妈,你不要在劝我了,哪怕就是死,我也不会在放弃安凝然的。”说着,抬脚大步离去。

          陆乔曼目瞪口呆的目送着戚邵尘离去的身影,因为惊愕而微张的嘴唇,久久没有合拢。怎么又是安凝然那个丫头?这个妖精,究竟要祸害他们到什么时候?

          陆乔曼的心里本就很讨厌安凝然,现在经过戚邵尘这么yi说,她心里对安凝然的憎恨更是加重了许多。

          她整个人跌坐了下来,喃喃自语道:

          “安凝然,我们戚家前世究竟欠了你多少?怎么就阴魂不散的,总是来祸害我们!”

          安宅。

          金碧辉煌的安家别墅,同相邻的几家宅子比起来,越发的显得尊贵奢华。

          秦茜姿yi身平民装扮站在门口,显得与这里的气派显得异常的格格不入。

          “您好,请问安老爷子在家吗?”她站在门口,问着门口站立守门的佣人。

          佣人斜睨了她yi眼,露出鄙夷的神色,

          “欧巴桑,你找谁?找我们老爷子?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们家老爷子是谁都能见到的吗?”

          “能不能帮我去通报yi声,我是你们家老爷的故友,我是真的有事找他。”秦茜姿早就习惯了有钱人的拿腔作势,又何况狗仗人势的下人呢。

          “去去去,yi边站着去。”佣人显得很烦躁,嘟哝着把秦茜姿yi人晾在门口,转身走进宅子。

          “呃喂。”秦茜姿还想在喊,可是那人早已淡出了她的视线。她蹙着眉头,瞥了yi眼豪华的别墅。

          可能是因为她的情绪太过专注了,以至于她人都转身了,可是视线却没有拉回来。yi声刺耳的刹车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

          转首就看到yi辆大红妖艳的跑车停在身边,车窗摇下,里面探出yi个年轻女孩的面容。她朝着秦茜姿嚷嚷道:

          “走路不知道长眼睛吗?”

          “对不起,对不起。”秦茜姿连声道歉着。

          “还有,你没事站在我们家门口干什么?想做贼吗?给我让开,行不行啊!”安若雅没好气的说道。

          她的话让秦茜姿眼前yi亮,她忙来到车门边,哈着腰说道:

          “你是住这里的人?”

          “你这不是废话吗?你到底是谁啊?在不让开的话,出了什么事我可不负责的。”安若雅说着,就要摇起车窗。

          “等下,小姐,请你等下。”秦茜姿厚着脸皮堆着笑容,

          “我想向您打听yi下,这个别墅里面,还有位小姐,她还在吗?听安老爷子说,已经安排她出国了。您能不能告诉我,她回来了吗?”

          还有位小姐?出国?安若雅厌恶的皱眉,这个老女人在说什么东西啊。

          “喂,你说什么东西啊?给我让开好不好,都不懂你在问什么东西。”

          “是这样的,是这样的。安家不是有俩个小姐吗?听说有个小姐是安老爷子领养的吗,还被送出国去了。您能不能告诉我,她被送到哪个国家念书了?什么时候回国啊?”

          “你这个老家伙,到底在说些什么啊——”安若雅厌恶之际的说道,突然的脑子里灵光yi闪,难道这个老女人说的是安凝然?难道这个丑陋贫穷的老女人,是安凝然的亲妈?

          “您知道吗?小姐?”秦茜姿看着她狐疑深思的样子,心里燃起yi丝的希望,再次催促道。

          这个老女人,衣着简陋,发丝枯暗,yi看就知道是个平民家庭。可是,她的五官看上去和安凝然完全沾不到边啊。

          “是,我是知道她的下落。”安若雅浅笑说道,

          “她确实在国外念书。”

          “啊,这样啊。”秦茜姿失望的呢喃道,又不甘心的问了句:

          “那您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国吗?”

          “这个吗,暂时说不清楚。你是知道的,国外的生活比国内的要好多了,谁知道那丫头会不会贪恋国外的舒适日子,不回来了呢?”安若雅在心里酝酿着,

          “不过你放心,我有办法联系到她。等她回来的时候,我可以安排你们见上yi面。”

          “真的?那太好了,谢谢您。”秦茜姿激动了。

          “把你地址写在这,还有,以后最好不要在突然的造访这里。你知道,我爸爸这个人极好面子的,要是让别人知道他有个像你这样贫穷的我想,这点你是知道的吧?”安若雅说着,从车子里拿出笔纸,调到秦茜姿的手上,示意她写下了自己的住址。

          “好好,我知道了。”秦茜姿将地址写下,双手交道安若雅的手里,还yi并的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给留了下来,

          “小姐,这是我的号码。如果她回来了,请您第yi时间通知我下,好吗?拜托了。”

          “嗯嗯,我知道了,你走吧。”安若雅见目的达到了,收起了纸,驱车驶进大宅。

          秦茜姿再次瞥了yi眼庭院深深的大宅,当年她做出的那个决定,事后她也曾深深的后悔和自责过。可是看到戚微微在戚家生活的那么的好,她那点小小的自责和内疚,也就渐渐的散了去。

          只是不知道,那个孩子在这里,过的怎样?不过听刚才那女孩说的,她过的好像并不起微微差多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好了!

          074谁在执迷不悟。

          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安凝然只觉得现在的生活似乎与之前并没有多大的改变。要说到改变的是,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不过是经历了yi段飘渺的而已。至少,她是这样认为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安凝然走在回家的路上,抬头就看到戚邵尘站在她的面前。

          戚邵尘半眯着眼睛,前段子大量的熏酒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异常的颓废,不过却并不能看出他黑色的瞳孔里,那yi抹兴奋之色。

          “我是来接你的。”他崩开嘴唇,拉成yi个微笑的弧度,满心期待着她的回答。

          安凝然拧眉,问: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