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7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扑上去,叫道:小寒,这么多天不见,我好想你。

          可惜双臂伸开来,还没抱上寒疏的腰,冰凉的铁钩就已经抵住了他的颈子。

          小c小寒?白七梦冷汗直流,结巴道,你还在生我的气?

          寒疏哼哼yi声,慢慢收回铁钩继续擦拭,没有应话。

          白七梦不敢去看他的表情,急道:我解释过很多遍了,我跟那个小花仙什么关系都没有,最多说了几句胡话,逗她笑了yi笑而已。就算就算我真的罪不可赦,你也已经罚过我了,我这几天被小鬼们欺负得好惨。

          顿了顿,见寒疏没什么反应,便又道:我为了过来找你,把它们丢给流光照顾了,你肯定也不舍得吧?还是快点原谅我,好去把它们接回来。

          寒疏听到这里,才皱了皱眉头,慢慢看白七梦yi眼。

          白七梦被他瞧得心惊肉跳,只好放软了声音,继续求饶道:小寒,你就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他啰啰嗦嗦的说了yi大堆,又是赌咒又是发誓的,还拉出了小虎来装可怜,好听的话不知说了多少。

          末了,寒疏总算点yi下头,冷冷的问:以后再也不犯?

          当然!

          我要怎么信你?

          呃,你c你说呢?总不会再让他生yi窝小老虎吧?

          寒疏想了想,伸手指向旁边的那堵墙,问:那是什么?

          刑架。

          旁边呢?

          铁链。

          很好,寒疏仍是把玩着手中的刑具,嘴角往上勾了勾,轻描淡写的说,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闻言,白七梦的笑脸立刻垮了下去,嗫嚅道:小寒,我

          他只是略有迟疑,寒疏就将眉毛yi挑,朗声说:飞羽,送客。

          啊啊啊,等yi下!白七梦连忙出声阻止,同时飞踢yi脚将房门给关上了,道,我听话还不成吗?

          边说边磨磨蹭蹭的朝刑架走去,深刻感觉到自己像是砧板上的肉,而且还是主动跳上去任人宰割的那yi种。

          寒疏果然很满意他这举动,放下了手中东西,饶有兴致的盯住他看。

          白七梦yi边小声抱怨,yi边在刑架旁立定了,把粗重的铁链往自己手腕上绕,同时不忘哀怨万分的眨眼睛。那黑眸里水雾蒙蒙的,眼角微微上挑,可见某人到了这个时候,也还不忘施展风流手段。

          寒疏见他这样,不由得笑了yi下,走过去将他的双手都绑住了,又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下yi根鞭子,拿在手里细细端详。

          白七梦头皮发麻,忙道:小寒,我怕痛。

          既然怕痛寒疏凑过去咬yi下他的耳朵,压低声音说,就乖乖听话。

          说着,yi只手已经滑进白七梦的衣领里,将他的衣衫yi点点挑开了。

          白七梦好几日没有跟寒疏亲近,本就有些想念,这时便轻轻嗯yi声,愈发往他身上靠过去。

          寒疏却反而退开了,慢条斯理的抖动鞭子,让粗糙的鞭身在白七梦胸膛上擦过,惹来yi阵轻微的颤抖。尤其是胸前那两点淡色的突起,在这刻意的按压下,很快就敏感地挺立了起来。

          啊白七梦轻喘yi声,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寒疏yi面抚弄他的胸口,yi面曲起膝盖,毫无预兆的顶上他腿间最脆弱的地方,时轻时重的揉弄着,动作十分暧昧。

          白七梦自制力本就不好,当然马上就动了情,下身硬得发烫,声音却更加柔软,拖长了调子说:寒疏,我好想你。

          这话里的暗示非常明显了,但寒疏原是要罚他的,怎么肯轻易放过?冷哼yi声后,将鞭子倒转过来,把鞭柄送到白七梦嘴边去,哑声道:好好把这个舔湿了,我自然会让你快活。

          白七梦有些失神,但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背脊微微抽搐yi下,分不出是害怕还是兴奋。

          乖。寒疏柔声哄诱着,在白七梦腰上掐了yi把。

          嗯白七梦受不住刺激,低叫yi声,慢慢将鞭柄含进了嘴里。

          寒疏眼见他迷蒙着双眼,有些吃力的吞吐着异物,不时挑起眼来望向自己,便觉身体也慢慢热了起来,眸中渐染。他yi手转动鞭子,另yi手继续在白七梦身上游走,顺着腰线滑下去后,却故意避开了那火热的硬挺,反而探向他身后的密处,手指在入口周围打起转来。

          白七梦双手被缚,嘴又被堵住了出不了声,只能闷闷的呜咽着,愈发卖力地舔弄嘴里的东西,目光灼热的望向寒疏。

          寒疏到了这个地步,也舍不得再折腾他了,yi下将鞭柄抽出来,整个人覆压上去,牢牢吻住了白七梦。

          两唇相触,柔软滑腻的舌头在彼此口中纠缠,急切又火热。

          白七梦正沉浸其间,忽觉得下身yi痛,原来寒疏已经抬起他的yi条腿,将刚才舔得湿透的鞭柄抵进了他体内。他身下那柔软的地方yi片湿热,死死咬住了入侵的异物,带来阵阵眩目的快感。

          啊啊啊白七梦毫不压抑的叫出声来,断断续续的喊出某个名字,寒疏寒疏

          寒疏继续低头吻他,手腕抽送起来,yi下下撞击白七梦的身体。

          白七梦配合着挺动腰身,感觉背后又酥又麻,身体软得不成样子,连刚进入时的刺痛也被忽略,只低叫着追逐更多。

          寒疏的吻yi路往下,同时让自己硬热的顶在白七梦腿边,伴着抽送的速度上下的磨蹭起来,并且yi次比yi次激烈。

          白七梦在这双重夹击之下,很快就坚持不住,啊的大叫yi声,腿间的阳物吐出了白浊。

          寒疏却还不肯放过他,紧紧压住他的身体,手中鞭柄又是yi阵猛烈抽锸,直顶得白七梦连腿都合不拢,才开始放缓速度,慢慢转动起来。

          这又是另yi种甜蜜的折磨。

          白七梦浑身无力,若不是有寒疏抱着,早已站立不住了,叫道:寒疏,不要

          那你要什么?

          白七梦不说话,只是仰起头,拼命吻寒疏的唇。

          寒疏这才把鞭子抽出来扔在地上,褪去自己的衣物,重新压了上去。

          更加粗壮火热的硬物闯进体内。

          白七梦闭了闭眼睛,张嘴,几乎叫不出声音来。双腿却往上抬了抬,努力环住寒疏的身体,方便他进入得更加彻底。

          两人结合的地方湿热柔软,不断传出令人面红心跳的滛靡声响。

          寒疏轻轻啃咬白七梦的嘴唇,yi面在他体内辗转进出,yi面问:白七梦,你以后还敢不敢喜欢别人?

          白七梦神色迷离,下身yi片粘湿,紧紧绞着寒疏不放,颤声道:我只喜欢你yi个人

          寒疏眸色转深,张嘴咬住他的颈子,愈发粗鲁的进入他,声音却变得温柔无比,yi字yi字的说:白七梦,你是我的。

          白七梦根本说不出话来,只是狂乱的点头,火热的甬道咬得更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