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5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让皇帝顾不得自己出气的初衷,于是他‘哦’了yi声,微微坐直了些。

          胤禩笑得让人不忍目睹:“若臣弟今儿真如了皇上的意,那臣弟自己把自己视作什么了?又把这些年的情分视作什么了?!”

          说到这里,胤禩的目光陡然凌厉起来,冷笑道:“雍正,你大可以治臣死罪,要夺爵要抄家都任由发落,只此yi事,你却休想再提!”

          不知是不是错觉,胤禛在这个人眼里居然读出yi股绵长的恨意来。

          就像是荒坟堆上长出的野草,那样绵绵不绝,刺进他心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