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6 部分阅读(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c婧儿”旭烈汗只得试试运气了,他yi边大喊,再趁忽可兰分神之际,以内力将体内的软骨散聚集。尝试将它们至逼向手掌。

          她得意yi笑,“叫她也没用,她还算识相,下午我跟她说要将自己当成礼物送给你后,她应允我会离开朝阳殿,这时yi定早就走了。”

          旭烈汗脸色惊地yi变,“什么?她早知情了?”

          忽可兰微微yi笑,“她是个单纯而倔强的女人,要对付她实在很容易。”

          该死的木头美人!他跟她相处了那么多个时辰,她居然连个字儿也没向他吐露,这不成了帮凶?

          “婧儿!婧儿!”他愈想愈火,喊得愈大声。

          “甭费力气了,等我们相好了”她脸色yi黯,“你要找她c再去找她吧。”她深吸yi口气,脱掉了身上的肚兜,整个人贴向旭烈汗的胸膛,而他仍拼命的喊叫婧儿,并持续发功

          蓦地,他终于看到季云婧的身影出现在半敞的门口,他咬牙指;“该死的,你给我进来!”

          进去?季云婧透过珠帘瞄到他们的情形,两人正在翻云覆雨呢,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在这种情形下还拼命叫她的名字,有没有搞错啊?

          “季云婧!”见她仍杵着不动,他火冒三丈的发出怒吼。

          早已意乱情迷的忽可兰突让这yi声狂吼给唤醒过来,她将迷蒙的眼眸移到门口,这才看到李云婧果真出现在那里,她眸光yi冷,神情丕变,随即身形yi旋,将她拉到床前点了|岤道,让她动弹不得。

          “看来你很好奇,既然如此,你就慢慢的看吧!”

          “我c我才没兴趣,是他yi直叫我来的。”季云婧火大的瞪了躺在床上的旭烈汗yi眼。

          没想到他居然回瞪她,“该死的,我全身无力”

          她yi脸不屑,“你当然全身无力,yi个裸女正蹲坐在你身上呢!”

          “我被下了药,全身瘫软无力。”

          她挑起yi道柳眉,“蝽药?”

          “别逗了,是软骨药!”他简直快被她气死!

          她倒抽了口凉气,看着他气得铁青的俊颜,再看看全身的忽可兰,“你”

          “我知道你出现后,我永远也得不到他了,所以在拥有他之后,我将走得远远的”她冷笑yi声,“你在这儿也好,永远记住我跟他相好的yi幕,在你们的洞房花烛夜里,你应该也会想起吧,哈”

          季云婧语塞,她是听过“最毒妇人心”这句话没错,可是她从不赞同,如今也许该改变yi下观点了。

          蓦地,她错愕的睁大了眼,盯着从床上坐起身的旭烈汗,忽可兰注意到她神情的转变,直觉的回头c迎接她的竟是旭烈汗欺身飞来的身影,她匆忙间出掌反击,但仍晚了yi步,身上已被点了九大|岤道,全身不能动弹也无法说话。

          “我对你很失望,不知道你竟是这般寡廉鲜耻的人,你好自为之吧,我懒得跟你这种人计较,你最好离我远远的,免得让我更讨厌你!”已将软骨散逼散而出的他冷冷的撂下话,再解了季云婧身上的|岤道后,拉着她就往她的卧室走去。

          “等yi等她你就这样把她放在那里?她没穿衣裳”季云婧边走边问。

          “|岤道半个时辰就会自动解开了,外头正热闹着,暂时下会有仆役回来,倒是你”进到卧室后,他恶狠狠的将她甩到床上。

          她吓了yi跳,吞咽了yi口口水,“你干吗那么凶又那么大力?”

          他咬咬牙,“你知道的,你早就知道她的计谋,可是你yi句话也没告诉我!”

          “我c我怎么说?我才不做通风报信的事,再说,骰子跟女人,哪个男人会选骰子当札物嘛!”

          “我!”他咆哮yi声,转身就甩门离去。

          yi脸惊愕的她无言以对

          第十章

          这日,朗朗晴空下,喀达亚尔汗国的丰收庆典开始了,身着鲜艳华服的男男女女在yi望无际的草原上围起了大圈圈,随音乐声唱和起舞。

          特别为这庆典两架设的大型看台亦装点得金碧辉煌,摩克都c德非c札窝台c旭烈汗c季云婧c颜真依及yi些重要官员等人全坐在台上,四周则围观了许多观礼的百姓。

          而在舞蹈完毕后,随即上场的是武装的弓箭手和挥舞长矛c大刀的骑兵,他们yi身绎红色劲装c狼皮帽子和长统靴,军容整齐c浩浩荡荡的通过看台。

          虽然时值太平盛世,但天有不测风云,因此,这些军队平时都在西部山区的兵营里演练,数十年如yi日。

          摩克都满意的跟他们点点头,在他们退到yi边时,即宣布狩猎竞赛开始c皇宫开放,今天的活动正式展开,yi时之间,欢呼喧闹声响彻云霄。

          库克都跟德非边跟官员们饮酒闲聊,yi边打量始终凝着yi张脸的旭烈汗跟季云婧,这两人虽然坐在yi起,但眼神却不看对方,也不交谈,昨天的情形可不是如此埃

          季云婧当然知道旭烈汗还在生昨晚的气,而已征得父亲同意离开汗国的忽可兰,yi早还来跟她道别,请她好好的爱旭烈汗呢,同时还表示她并不后悔昨晚的事,接着在定定的看了她好yi会儿后,便跟提着包袱的铃儿离开了。

          看来,她是真的要离旭烈汗远远的了

          几个时辰过去,阳光更为炽烈了,森林里陆陆续续出来yi些扛着狼c鹿c山猪等战利品的竞赛骑士,而大部分的人将猎物扔到自己的家人面前,随即调转马头又策马人林了。

          但不久,也有不小心被其他骑士误射中箭的伤患被抬了出来,有的还有救,有的则yi箭穿心,众人只能摇头,但这也是这场竟赛的面貌之yi,虽然带有血腥,可对大多数人来说,却是勇于挑战的yi种大无畏表现。

          季云婧看了心中觉得不忍,莫名的,也担忧起汗王跟旭烈汗的yi对yi竞赛,这弓箭是不长眼的。若yi个不小心她不敢想象。

          随着时间流逝,竞赛宣告结束,喇叭声响起,大部分的骑士纷纷出了森林,筋疲力竭的坐在自己的猎物旁,每个人收获都不少,在逐yi清点下,东何王官家的察兹基赢得此次竞赛,四周响起yi阵欢呼声。

          而即将上场的就是摩克都跟旭烈汗的竞赛,由于没有时间限制,谁能最快猎杀yi只老虎并将其扛出森林,便是赢家。汗王已连输给旭烈汗好几年,因此进人森林前,还央求众官员百姓给他加油呢。

          旭烈汗yi身轻便的真皮甲胄,左手臂挂着盾牌,右手执着带钩长矛,后背背着弓箭,意气风发的骑上黑色骏马,而摩克都已在人民的欢呼声中先行人林了。

          看着坐在看台上眉心纠紧的季云婧,旭烈汗突地飞身向她,yi把将她从座位上拉起,转身,身形yi凌回到马背上,众人莫下愕然的看着他拥着季云婧策马入林。

          季云婧瞪着眼前这片苍翠茂盛的森林,咽了口口水,转口头看着策马奔驰的旭烈汗,“你c你怎么带我进来了?”

          “跟我在yi起,总比在外头揪着yi颗心,担心我会发生什么事还好吧。”

          她脸儿yi红,怪了,他还真了解她,“你c你不是在生我的气?”

          “能气到什么时候?”旭烈汗口气颇为无奈,再低头看她yi眼,“下回别那么傻,知不知道?”

          明白他指的是忽可兰的事,她点点头。

          森林里经过先前那场狩猎竞赛后,四周变得死寂了些。不少地方还有残箭c血渎,看来好不吓人。

          旭烈汗相信父皇跟他是走反方向,因此骑了这么久,两人才都没碰头,只是以他高深的内力,怎么会连个马蹄声也没听到?正当他感到不大对劲竖耳倾听时,就隐约听到了yi个模糊的申吟声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