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38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点头,轻轻地拍了拍谢朗的肩膀。

          秋风中,谢朗与薛蘅跃身上马,二人回头看了yi眼送行的众人,终于挥下马鞭,领着谢武等人疾驰而去。

          yi碧晴空下,大白与小黑高飞入云,向着北方,比翼翱翔。

          十月,秋风浩荡,衰草连天,燕云关外碧空如洗,yi行秋雁列阵南飞。殷国与库莫奚边境的呼兰山下旌旗猎猎,车辚辚马萧萧,赫赫煌煌的和亲仪辇逶迤而来。

          呼兰山,名为山,其实只是yi片连绵低矮的小山丘。越过这片平缓的小山丘,就进入了库莫奚的国境。

          柔嘉掀起车帘,百感交集。马蹄声声,她yi步yi步离远了父母家邦,等着她的是莽莽苍苍的草原大漠和不可知的未来。

          在国境的另yi边,yi面面五彩斑斓的旗帜迎风飞扬,上面用金线绣着长着翅膀的飞马,那是库莫奚王室的标志。前来迎亲的库莫奚人正在载歌载舞,欢声笑语。随着公主的车队越来越近,他们唱得更加热烈,跳得更加欢腾了。

          仪辇越走越近,再过百来丈,就是她今后生活的地方。远远地,那个骑在枣红马上长身玉立锦帽貂裘的青年,就是自己的夫婿了。柔嘉心中忽然产生yi种不可抑制的悸动,猛地大喊yi声,“停车!”

          辇车停下来,内侍不知何事,忙赶马而至,正想开口询问。柔嘉已yi把掀开车帘,从车上跳下,从随从手里夺过马缰,跳上马背,yi夹马肚,骏马向着山丘疾驰而去。

          亲随们都大惊失色,想不明白公主怎么会突然上马逃离,正待追上去,yi旁的侍女抱琴忙大声道:“不要追!公主不会跑的,大家原地待命。”

          迎亲队伍也面面相觑,欢腾的人群yi时间鸦雀无声。里末儿抬头看了看表哥,见他的笑容凝在了脸上,急道:“表哥,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去把公主追回来?”

          回离苏的笑容慢慢收敛,他想了想,摇摇头说:“不用。”他策马走到和亲的仪辇前面,和殷国的送亲使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拨转马头向着公主离开的方向跑去。

          柔嘉yi口气策马奔上了呼兰山顶,她勒住马,久久地遥望着远处的巍峨边关,那里,就是他驻守的地方。仪辇经过的时候,在燕云关过了yi宿。那夜,她和他新婚的妻子同榻而眠,她依偎在那个沉静的女子的怀里,而她只是整夜地握着她的手,什么话也没有说。

          第二天,他们俩亲自把她护送出了关外,她向他们挥手告别,脸上始终含着微笑。然而此刻,她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她就这么流着泪默默地伫立着,许久,她才又抬起眼睛望向燕云关后那片更苍茫也更广阔的土地,那是她爱着的人和爱她的人用生命和鲜血捍卫的地方,也是她从今而后要守护的地方。

          她含着泪,微笑起来。这yi刻,她真正觉得,自己终于也要成为他们中的yi员了。

          她跳下马,从地上捧起yi把泥土,摸了摸腰间,才发现没有带香囊荷包之类的东西。

          yi只绣着金线的荷包递到她面前。她抬起头,身着貂裘的俊美青年正看着她,微微而笑,温和的眼睛里有着了然和赞赏。

          他没有说话,只在yi旁默默看着她把故国的泥土郑重其事地放入荷包,扎好,才向脸上泪痕犹存的她伸出了右手。

          柔嘉默然半响,终于把手递给他,他把她送上马,与她并肩驰下了山岗。

          远远地看到公主和回离苏并骑而回,焦急等待的人们都长长地舒了yi口气。欢乐的乐曲继续奏响,高亢的歌声继续唱起,库莫奚少女的裙摆旋转得越来越急促。

          抱琴悄悄地问身边的吕青:“吕大哥,你为什么也要随公主来草原?”

          吕青看了看她身上的五品服饰,淡淡地问道:“那你呢?公主明明说了不让你来的,你为什么yi定要跟着来?”

          抱琴微微yi笑,凝望着马上的柔嘉,轻声道:“我舍不得公主。我们俩yi起长大,打小就没离开过她。她就是我唯yi的亲人,她到哪我就到哪。有我在,谁都不能欺负她。”

          吕青把目光移向前方默然不语。过了yi会儿,他才说道:“我想到大漠草原看yi看。我总有yi种感觉,我的家乡在很北很北的地方。说不定,草原里就有我的过去,有我的亲人。”

          抱琴又惊又喜,“啊,你找到你的亲人啦?想起来了?”

          吕青笑了笑,“还没,不过总有yi天会想起来的,总有yi天会找到的。”

          “你c就为了这个来草原的吗?”

          吕青看了她yi眼,转过头去,低声道:“还有yi个原因。”

          “什么?”

          吕青再沉默了yi会,轻声道:“我在仆射堂当暗卫的时候,每次出发去完成任务时,从来没有yi个人,会对我说吕大哥,你千万小心。”

          抱琴的心脏像停跳了yi拍,颊生红晕,不觉低下头,yi股甜蜜的暖意袭上心间。

          吕青心中也自欢喜,看了她yi眼,忽然高声唱起来:“铁骑―――起,妃子―――别,相顾泪如雨,夜夜指故乡―――”

          旁边yi个库莫奚老人忽然惊奇地问道:“咦,你是柔然人吗?怎么会唱柔然人的曲子?”

          吕青和抱琴对望yi眼,同时惊喜地叫道:“您说什么?!”

          theend

          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yi

          本文由第二书包网shubayi2cyi下载,久久出品,必属精品。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