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57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怪的词儿?只见白衣少年单手yi翻,从袖中露出yi管通体莹白的玉箫来。他十指置于孔边,箫口掠过面纱而入,掀起的瞬间,柔嫩的唇yi闪而过,又被神秘地掩了下去。

          大睁着眼的众人禁不住yi阵失望。下yi刻,悠悠的箫声从那个安静的人儿口下逸出,单薄的c轻缓的,如极细极细的蚕丝,yi层层地缠绕上来。点滴c些微,慢慢汇集而来的旋律,终于汇成了yi股澄澈的温润,如溪涧在心头流动开来,缓缓的c缓缓的。

          仿佛灵魂在旷野中游荡,如此澄澈空灵!乐声所及之处,人们凝了神色,而后慢慢闭上眼,感受自己的内心如皈依般平静祥和,身上所有的烦扰俗事,也跟着被涤清了。

          净涤,是真真正正的净涤心灵!那种如初生婴孩般的纯净,又似是看穿尘世的透彻,让少年身上的谜团越来越大——

          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苍蓝却在这般恬然中,微微扬起了嘴角。

          风净,锦枫小草,你果然做到了,你给我的惊喜比我预想得还要大。看着你的众多拥簇,如今的你,拥有了宽广的世界,才能吹奏出如此宏怀的旋律。

          小草,你是否已经有了新的天空,可以尽情地yi展羽翼?

          苍蓝怔怔地望着那抹澄净而熟悉的身影,眼里渐渐蒙上yi层雾色。yi曲奏毕,大家还犹自在梦中没回过神,他却是微微yi颤,向着苍蓝所在的方向抬起头来!

          跨越千山万水,穿过万千人海,他毫不犹疑地感应到了她的存在。怦然心动的感觉,心间温润甘甜。是她,yi定是她来了!

          他略带焦急地搜寻着她的身影,心口的跃动仿佛随时会飞出身去。

          倘若他真的天赋异能,那么他愿这异能只为yi人存在!

          白衣少年yi步yi步走下主台。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向人群深处而去。

          他的步履沉静而柔缓,没人敢亵渎,没人轻举妄动,只默默分开了两侧,为他留出yi条路来。

          素知小草不同于常人的苍蓝也免不得有些吃惊。混迹于这么多的人之中,他居然能感应到她来了?带着些莫名的兴奋,她站在原地,看着他yi步yi步向自己走来,衣袂翩然欲飞。

          面前晃动的人影皆已慢慢散开,小草蒙着面纱的容颜渐渐清晰起来。已经能看到他朝思暮想的人儿,他的黑眸依然沉静,只有看不见的暗流在汹涌着,叫嚣着,被他勉力压了下去。

          “蓝。”他轻轻唤道。托她的福,在这里不能叫她皇上,他反而可以正大光明地喊出他在心里念叨已久的名字。

          苍蓝什么也没说,只对他微微yi笑。这yi笑有惊艳c有赞许c有动容,还有莫小草不能尽然读懂的情愫。

          yi瞬间天地之间仿佛安静下来,只余他们彼此。三年未见,眼前的人儿和记忆中多少有了分别,可两种形象又那般亲切地重合在yi起。她,就是她,那熟悉的眼神c美好的气息,即便时隔再久,也不会被其他东西所代替。

          场面美好得让人动容,可也有人接受不了,免不得传出酸溜溜的不服之音:

          “风净公子,她是谁?”

          “是啊是啊,她是什么人,竟然敢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公子瞧!”

          她们似乎忘了自己的眼神有多么赤|裸|裸,只是白衣少年的双眸yi直不曾离开女子的脸庞,让她们嫉妒得发狂。

          那女子有什么好!年纪看起来比公子大了不少,脸庞虽看着精致,却有点像男子!再看她衣着普通,难免穷酸潦倒,公子究竟看上了她什么?

          白衣男子淡淡地环视四周,朱唇亲启:“她是”

          她是他的什么人?恩人?心上人?还是预定的妻主?

          所有人屏息以待,他却停了下来,期盼地望着苍蓝。她读出了他的热切,早已悸动的心中怦然:

          “我只想问yi句,你的决定,还和三年前yi样么?”

          那yi刻,莫小草释然地笑了。那沉静中带着妩媚的笑容,在面纱下若隐若现。虽不是倾城绝色,却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我心,从未改变。”素淡,他用寥寥几字将自己交托给她。

          四季之花,尽然在心头绽开,那般甜美芬芳,无法形容的美好。记挂了三年c惦念了三年,yi些东西在苍蓝心中终于尘埃落定。

          执起他的手,她向全世界宣布:“他,是我未过门的夫君。”

          众人哗然。惊讶的伤心的悲愤欲绝的有之,不服者更甚:“凭什么是你!风净公子才貌双绝,更吹得yi手好箫,你会什么?”

          轻拍莫小草的手,压下他眉头微蹙间的不满。苍蓝低声道:“枫儿,可愿为我再吹yi曲?”

          yi声“枫儿”如蜜般在小草心头蔓延开来。他眉目柔和,玉箫在手,苍蓝揽起他纤瘦的腰身,yi跃飞到台上。

          短暂的瞬间,他想起几年前,她也这般带着他,飞过宫里的树梢。

          那时候只能肖想的侧影,如今真实的体温阵阵传来,融入他的身子里。

          万千情愫融入yi曲箫音。与刚才的空灵清澈不同,这yi曲,婉转优美,带着淡淡的喜悦,如若曲子有生命,那么它俨然已经流露出感情!

          大家对这个改变听得分明。苍蓝酝酿了yi下,宝剑从腰间抽出,银光yi闪,速度快得几乎没人看清!潇洒张扬的身形,刚柔并济的剑舞,翩然身姿看呆了场下所有的男子。

          谁说她衣着朴素是平凡,谁说她容貌秀丽似男儿?!

          箫音漫天花飞扬,银剑舞风人欲飞。

          执手相待凝望间,满怀深情复何似!

          世间再无闲杂声音,苍蓝与小草的手两两紧握,温热传递在彼此之间,微微相视yi笑。

          纵然不羁,纵使出格,但只要心里依然怦然跃动,再重温yi次年少轻狂,又何妨!

          全文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