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7 部分阅读(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yi杯酒给自己。yi抬头看到何乾走了进来,他俊秀的脸上带着绝望的苦笑,祁夏知道青颜所说的yi切都是真的了。

          这yi刻她突然释然了,因为她终于不用再刻意将那个人清出心房了。她坦然地将那个人揣在心里,所有的误会在这yi瞬间解除了。

          “你都知道了。”他说,“我忘了将东西收好。”

          “不怪你。”祁夏竟然轻轻地笑了,“你也没想到我昨天会来。”

          “不,我等你很久了。”

          祁夏明白这yi切是青颜的刻意安排,只是如今这些都不重要了。

          “你逼我逼得太紧了。”祁夏摇摇头,垂下眼睛,“你不打算解释?”这yi刻她仍然想知道真相。

          “说出来你都不会相信,这yi切就像故事yi样。”

          何乾十六岁离开家乡去美国读书,出国留学从来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美好,当你yi个人在异国他乡孤独度日的时候,所有的美景和情调都是扯淡。yi个十六岁的孩子为什么要离开这么远,因为他身不由己。他是被送出去的。

          送他离开的那个人,是他父亲的顶头上司。

          在yi个金额可观的贪污案中,就是因为这个人的强迫和威胁,让何乾的父亲成了罪行的主要承担者,原本只是yi个不起眼公务员的他被判入狱。

          何乾记得那个人送自己离开时候的样子,冰冷的笑脸,满脸都写着要将这个麻烦尽快地送走。他记得几天之前父亲曾在家中独坐整夜,突然将十六岁的儿子抱在怀里痛哭流涕。

          何乾觉得父亲的泪水像冰块yi样永远留在胸口,yi阵yi阵地痛。十八岁之后他彻底失去经济来源,在那之前他已经可以维持自己的生活,也许yi个心中有恨意的人更容易获得坚强。读大学,全额奖学金,成为著名的收购专家。

          后来他接到国内的委托,立刻回到了告别十几年的家乡。

          “我有很多手段可以达到收购文化公司的目的,可是我又见到了这个人。”何乾从文件袋里抽出yi张照片,就是夜总会门口拍摄的照片,他修长的手指点在那个男人身上。相隔十几年,但何乾没有yi天忘记他的模样,年近五十岁的男人看起来风光无限。

          “所以让陆城帮了个忙。”何乾也给自己倒了yi杯酒,他抬起头定定地看着祁夏,他的脸上有着解脱yi般的坦然。“毁掉杂志社,毁掉你和他之间的关系。”

          “至于原因,很简单,我爱上你了。”何乾看着她,突然站起身,两手扶着祁夏的肩膀吻了下去。

          他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祁夏身上,祁夏动弹不得,她在他深情的吻里泪水涟涟。

          “我已经知道你的答案了,可是,我还想问yi下。”他看着祁夏通红的眼睛和殷红的嘴唇,苦笑着说,“你会不会跟我走?”

          祁夏瞪大眼睛看着他,这些可怖的男人,他身后的秘密比她所想象地还要多,她的生活怎么会像故事yi样被yi个又yi个的圈套包围。这个男人,是怎么样做到让自己yi步yi步地走进他亲手布下的陷阱。

          这yi刻她又想起她和何乾认识的这有限的日子里两个人所有的交流。那次漫长的旅行,他抓着自己手臂时右肩撕心裂肺的痛,他总是及时出现在颇为狼狈的自己面前,他弹钢琴给她听的那yi晚,他所有的甜言蜜语,甚至昨晚那yi场肆意缠绵。

          还有,他始终等她转身的坚定姿态。

          可如今她都明白了,他之所以肯执着地等她,是因为他自以为操控了她的想法,他笃定她会投入他的怀抱。

          “如果我没有发现,你会瞒我多久?”祁夏问,她在心里想,如果自己不知道此时,也许会跟他离开,无论如何,可能就那样共度余生。

          “能瞒多久瞒多久,或许,yi辈子。”他说。

          果然,她没有料错这个男人,她从没有高看了他,他确实有这样的心机和执着,他的坚强是她根本无法抵抗的,他可以承受yi辈子内心的责问也要瞒着自己。只是,可能老天真的看不下去了,所以让她知道真相。

          她打了yi个冷战,像是从某个噩梦中突然醒来,何乾的双臂环着她,却已经没有了力气。祁夏轻轻推开他。

          “我现在明白了,你真应该早把东西收好。”祁夏说,用指尖轻轻抚过自己被他亲吻过的双唇,突然用手背狠狠拭过。

          yi打开门,站在走廊里正准备敲门的服务生被吓了yi跳,还是那晚在值班室借祁夏用电话的那个年轻人,湛蓝的眼波似海洋的潮汐yi样动人。他恭恭敬敬地递上机票,yi共三张。

          祁夏将那张回国的机票从他手中轻轻抽走,把门敞开,然后脚步轻快地离开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陆城还不知道祁夏做了怎么样的决定。

          他只知道,两个小队,共二十四人已经在郊区的旧民居附近悄悄潜伏,带头的中年男人专心致志地听着手机里的动静。

          灯打开的那yi瞬,陆城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枪,微微眯起眼睛,他很快看清了面前的人,两个人yi坐yi站,十分自然,老朋友了。

          cand和李石,陆城的身体自然调整到警戒状态,食指虚虚地搭在手枪扳机上。

          “今天请陆队来是为了谈yi笔交易。”李石开门见山,坐在yi旁高挑的女子,随意地欣赏着自己色彩鲜艳的指甲。

          “说说看?”陆城斜着嘴角轻笑了yi下,眼角的余光慢慢地观察着整个房间里的情况,木质的窗户已经坏了,几乎只剩下空荡荡的窗口,窗外,黑漆漆的夜色让人心悸。

          “这个案子可不可以就此罢手,我们也不想再打扰您的生活了。”

          陆城没想到对方会用这种方式来提到这个话题,有些奇怪,但还是淡淡地搭腔:“这个案子不是我yi个人在查,我控制不了。”

          李石笑笑,他是yi个非常瘦因此显得有些神经质的男子,他的手像白骨yi样嶙峋,他站起来,手里拿着的yi张照片。

          “没想到祁小姐已经去了法国。”他说,不怀好意地笑笑,“没想到在这儿遇到这么多年以前的老朋友,不知道祁小姐身上的枪伤好了没?”

          陆城知道自己没猜错,这件案子果然和几年之前的特大毒品买卖案件有关,对方的威胁让陆城不得不让步。

          电话另yi段的人也被这句话吓了yi跳,他从来没想到这两个案子的联系。但他稳定心神听着陆城和罪犯继续纠缠下去。

          “你可以把你的提议说说了。”陆城做出让步,死死地盯着对方的眼睛,并且随时戒备着旁边的那个女子。

          “这是我们的价码。”李石将身边的皮箱拿起来放在房间里唯yi的yi张旧桌子上,将箱子转过来对着陆城,然后慢慢地打开锁扣。

          这yi刻陆城突然提到轻微的yi声“嘀嘀”,这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出奇地清晰,所有不详的预感都涌上心头。

          “等yi下!”陆城大吼yi声,可是已经晚了,他眼看着那个可怕的皮箱打开了。那yi瞬间他奔向距离自己不到yi米的窗口,那股火辣辣的热风将他抛了出去,他在地上打了yi个滚勉强站起,地上的石头和瓦砾的碎片在他的脸上身上划出细小的伤口。

          脚下站稳的瞬间,陆城立刻举起枪,向着民居旁边迷蒙的夜色中开了yi枪。

          yi阵刺耳地刹车声,yi辆汽车失控般斜着冲了出来,最终撞在郊区土路旁的树上,距离陆城还有两米。

          猛烈的眩晕在这yi刻袭上头顶,全身都被密密麻麻的疼痛包裹起来,陆城眼前yi黑摔倒在地上,手中依然握着那柄枪。

          枪膛温热。

          正文第六十四章

          “爆炸的时候他在现场?”“是。”

          从机场出来的时候,祁夏感觉已经换了天日。似乎往来与现实和梦境之间,是个被金色阳光熏染的上午,祁夏坐机场大巴回市中心。

          途经yi处不久后将被拆除重建的旧民居,大巴上的乘客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原本半睡半醒的祁夏也被吵醒了。

          老式的民房被毁掉大半,灰黑的半段墙壁茕茕孑立,yi辆轿车卡在乡村土路的树上。四周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身穿制服的警察在里面来往忙碌。祁夏听到大巴司机跟乘客们这样解释:“听说昨天晚上这儿发生爆炸了,很远都听得到响声,挺吓人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祁夏站起身来,叫师傅停车。

          “还没到市里呢,你怎么在这儿下啊。”

          “有点事儿,麻烦您了。”没等车挺稳,祁夏就到道谢下了车。祁夏站在公路边,看着不远处的黄|色警戒线,空气中似乎还有淡淡的火药味,祁夏踩着高跟鞋向案发地点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她隐隐觉得这件事和陆城有关,她的实现在人群中搜索,都是穿着制服的警察,她看不到陆城的身影。可她看到了另yi个人,小秦,她没看错,在车上她就认出了他,此时他正和几个警察站在爆炸发生的残破的民居里说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