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恰逢其会(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崔颂都已经做好喝药的打算,谁想到竟然来这么一茬。

          神符是什么鬼,这医馆还兼职驱邪的?

          再看戏志才手中那不知名的黑汁,崔颂马上有了不好的联想。

          这所谓的神药,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符水吧?

          戏志才似是与他想到一块儿去了,脸色顿时难看了一个色度,重重将碗搁在窗台上。

          那神医倒是老神在在,背着手走到屋外,似模似样地给妇人怀里的孩童切脉。

          触摸到孩童滚烫的手,神医的指尖一抖,顺势抬手抓住自己干燥的胡髯,肃容道:“此乃热邪入体,来势汹汹,夫人需做好准备……”

          什么准备,准备后事吗?

          妇人心里一慌,哭号得更加大声,苦求神医救命。

          神医为难地摇头:“邪鬼凶猛,任某只能尽力一试,剩下的,任凭天命。”

          然后,在崔颂瞠目结舌的注视中,神医取过戏志才搁在窗台上的药,踱步回返,就要将这药递送到孩童的口内。

          中医讲究对症下药。哪怕是同一种病,也要根据症状的轻重增减药剂,哪有这样随便拿一碗就灌的,以为这是普通的凉茶吗?

          崔颂终于确定这所谓的神医就是个骗子,正要阻止,有人比他更快一步,抓住神医的手。

          “人命关天,你却还要在此装神弄鬼?”

          戏志才及时拦下神医,冷声低喝,目光满是凌厉。

          神医抖了抖灰白的长髯,挣开戏志才,退后一步:“装神弄鬼?你若是有本事,何不出手替这小儿医治?”

          那妇人见神医要撂挑子,顿时急了眼,大骂戏志才多事,握拳就往他身上锤,似要与他拼命。

          戏志才并不理这躁狂的妇人,伸手一推,将人推开数步,矮身查探幼童的情况。

          妇人又急又怒,待要冲上前去,被一人挡住了去路。

          “夫人莫急,我这好友略通岐黄之术,或许有办法医治令郎的病。”

          耳旁的声音如山涧溪流,泠泠动听。妇人一时充血的大脑好似被这水流浸过,蓦地冷静下来。

          又听自己的儿子有救,哪怕心里存着几分怀疑,到底不敢耽搁儿子的病情,擦干眼泪站到一边,忐忑地看着二位士子。

          妇人这才注意到,为他儿子查探的年轻人,和刚刚拦住她的年轻人,皆是一副学子的打扮,无论长相还是气度都与这个穷苦的地方格格不入——不由慌了慌,生出了几分后悔。

          崔颂拦下妇人,见她不再莽撞地往前冲,便转而关注戏志才那边的情况。

          俗话说久病成医,尽管戏志才不曾系统地学过医术,可他因为自幼身体不佳,时常询医问药,也琢磨着看过几本医书,对大部分的草药药理都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戏志才检查幼童的病征,有了初步的结论,但又无法断定,于是抬头,招呼崔颂过去。

          崔颂刚走到戏志才的身边站定,就听到一句令他想要拔腿就跑的话:“子琮博览群书,可知这是什么病?”

          崔颂:……

          “博览群书”四个烫金大字砸下,崔颂的脑中顿时跳出否认三连的表情包,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jpg。

          察觉到诡异的沉默,戏志才反应过来,想起某人已经“失忆”,莫名生出一种孤身作战的怅然。然而孩童高烧不退,病情刻不容缓,他沉思片刻,转向妇人道:“如今首要的是让令郎的烧退下来……夫人可知附近何处有药舍?”

          正忐忑又带着一丝希望的妇人顿时面露苦涩。

          原来,董卓不但召走了所有的医匠,还对城内的草药进行大肆搜刮。

          如今城内的草药数量稀少,价格更不是普通劳动人民能承担得起的。

          崔颂朝戏志才耳语了两句。

          他想起因为采药而失踪了一晚的乔姬,心想莫非是自己想岔了,乔姬并没有赶着宵禁出门,而是因为草药难寻,耽搁了时间,又不曾留意,这才被宵禁困了一晚?

          戏志才听闻乔姬那里或许有他需要的药材,眉间略松。他见崔颂取下腰间佩戴的香囊,让妇人去驿舍找乔姬并转达几句话,便抱起孩童,将他安置在背风又能透气的地方。

          情况依然很不乐观。

          哪怕有了药材,还有擅长医术的乔姬在,一来那些药材中未必有对症的几味药,二来不管是赶路还是煎药都要耗费不少时间,而这男童已经烧得神志不清,随时都有性命之危,恐怕撑不了那么久。

          崔颂也明白体温太高的危险。

          因为时代的局限性,有效的退烧手段实在匮乏。比较靠谱的是物理降温,然而所谓的酒精退烧缺乏可行性。且不说以这个时代的酒精浓度能起到多少效果,如今兵荒马乱,粮价飙升,普通人连饭都吃不起,哪有余粮酿酒。官方提供的酒不但价格高昂,更是管制严格,不许流通倒卖。

          如今比较可行的,就是给病患补充水分,并用凉水擦拭身体的办法稍加控制体温,减轻持续高烧给身体带来的负担。

          崔颂和戏志才说了自己的想法。戏志才闻言,将目光转向这里的主人。

          从刚才起就被忽略了个彻底的神医看着两人来回忙碌,颇有鸠占鹊巢之势,此刻见二人提出要求,虽是为了救人,心里到底存着一丝不乐意。

          戏志才看穿他的心思,蓦然冷笑:“本以为你这所谓的神医纵然招摇撞骗,到底有着几分悬壶济世的慈心,

          是我高看了你。”

          神医脸色难看,心中十分不忿。

          “若非有我,这里的人活得毫无盼头。生了病就得硬扛,要么躺着等死。你这不知人间疾苦的读书人,倒在这说风凉话。”

          崔颂接道:“若非有你?有你又能如何,无非是喝下一碗不能治病的符水,换一种方式等死罢了。”

          神医被噎的不轻,恼怒道:“你怎知没用?这病邪皆怕正气,心中有了正气,不惧病邪,自然百病皆消。任某虽然医术不佳,却也担不起这草菅人命的罪名。”

          崔颂有些惊讶,没想到这神医还知道意志力对人体的影响。

          然而所谓的安慰剂效应并不是万能的,意识可以改变物质,却无法决定物质——以为靠着强大的精神就能战胜所有疾病,未免异想天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