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过程大概如此,请队长指示”

          “混帐”熊伟却是大喝了声,吓的旁站着的三人全都把腰杆下挺的笔直而张富有则是下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在队友还没有真正查清是叛徒之外,我希望你还是叫他的名字,队友甚至于战友,这个人,哼,下次我不希望在听到类似这样的称呼出现,王大有,你听明白了没有”

          “是”王大有双腿并拢大声应道。

          “都出去吧”

          “是”三人同时回礼转身就准备离开。

          “把地上的张富有也带走”

          王大有有些疑惑的转过头来,却是没有任何废话的执行了命令将地上的张富有也给带了出去。

          还有天就要过年了,接近过年的天气却是没有往年的寒冷反而出奇的出了次太阳,让许久没有晒过太阳的众军刀成员纷纷到外面争抢着晒太阳的好位置,生活中的他们就是这样随便,军刀内部自有自己的歪理认为这样就能越发增加战友之间的感情,就好比某位队友的家里寄来了大袋家乡的特产之后总会被拥而上的战友抢个精光这并不是在说他们好吃,而是这样才能体现出有福同享,好兄弟,好战友之间自然不会计较这个的,更何况这种特产才是几十元袋,对于所有的军刀成员来说,这点钱几乎不值提,他们只不过是为了享受其中争抢过程的乐趣而已。

          军刀内部没有后勤保障,没有炊事班,没有任何附属军事机构,他们是支独立的,可以执行任何特殊任务的团体,所以他们每个人都是轮流来做这些事情的。

          时间站岗的地方也成了众多军刀成员之间争抢的‘黄金位置’。正在大家为晒太阳的位置而争的面红耳赤的时候,声奇怪而急促的哨音立马让这些嘻哈大声正对骂着的众人下安静下来恢复到了只有作战时才有的状态。

          所有人都以最快的速度列好了位置,虽然明天就过年了,不过每个人脸上都没有丝不快,又有任务了,所有人内心全都不由闪过这个字眼。

          熊伟大踏步的从帐篷内走了出来,望了眼已经站的整整齐齐的所有人眼。没有丝毫废话的就直接开口道。

          “同志们,我想我们有史以来最艰苦的次战役就要打响了,这次破例在此宣布任务就是为了给大家个选择的机会”说到这熊伟停顿了下,眼睛开始缓缓扫过每个人的脸。

          每个人脸上都闪过了丝疑惑的神色。

          “我想大家都肯定有些疑惑,但是在这我却是不能宣布任务的内容,我只能告诉大家的是这次的任务非常非常的艰巨可以说是超过了你们的想象,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九死生的任务,作为你们的队长我有责任将危险性告诉你们,希望你们能慎重对待,你们大家也不要在疑惑了,不要想那些无用的竟然参了军就要把生命奉献给国家这类的话,作为名军人奉献热血是绝对应该的,但是你们的生命却是你们自己的,我们任何人都无权决定,以前那些任务可以说是没有太大的危险性”说到这熊伟忍不住苦笑了下,以前哪个任务不是九死生的,为此还牺牲了几名战友,如今上级竟然要给他们个选择的机会还说这次是个九死生的任务,这未免有些是在开玩笑般。又有些矛盾,作为名军人,名部队的长官,自己还是有必要将上级的指示传达下去的,任何时候部队就像是个快速转动的机器,命令到哪,机器就转到哪。

          顿了下,见所有人还是有些疑惑,熊伟望了眼手上的手表又接着说道。

          “现在有谁想退出这次的任务请出列,我可以以军人的名义向你们保证绝对没有任何人会因此耻笑你们,看不起你们”

          说完熊伟就自动的向后退了步,默默的望着眼前的队友们,所有人却是连转头看眼都没有,全部以眼神给了他最好的回答。

          “很好,不愧军刀这个称号,不愧于快如闪电,猛如虎这个称谓,我为你们感到骄傲感到自豪,竟然大家都选择了这次任务,那么我也不想在多废话耽误大家的时间。下面我以军刀队长的名义开始宣布这次任务”

          所有人立马整齐的将脚收了回来,发出跨的声。

          “这次的任务地点突尼斯,任务目标龙天文,任务时间三天后,这次任务因为其艰险性,所以代号为”直捣黄龙“,我要你们所有人都能慎重对待这次任务,解散”

          “军刀”所有人发出整齐的吼声。

          望着整齐的转身回到各自帐篷的军刀战友们,此时熊伟的内心竟然第次泛起了丝无力的感,这还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以往在任何时候熊伟都是没有丝犹豫的就将任务完成,越南,美国,新加坡,澳大利亚,日本,韩国,朝鲜,俄罗斯,老挝,蒙古,法国,德国,英国,几乎全球都有过自己的身影,哪次的任务都可以说是凶险异常,几乎都是整条命去到最后只剩半条命回来的,可是这次的任务性质却是明显不样,再次将目光转望向手上拿的那张刚刚以特殊方式传送过来的绝密文件。

          任务目标,龙天文,开国将军,建国时被授予上将,是个极少数人知道的影子将军,专门负责暗地里的工作,例如间谍,特务,反渗透,特种兵训练执行任务等,就如同个影子般,曾经掌握了整个中国的地下,是个不择不扣的地下皇帝,老许就是他训练出来的,他熟悉各种专业知识,其理论知识的丰富与实战运用结合在起更是达到了个完美的境界,曾经负责过“二八战役”“秘史之战”“跨越”等,包括现在的半脱离状态的“死神军刀”也是他手培养出来的,另外他培养出来的特战部队还有“狼牙”“利刃”乃至包括我们现在的这个团体终极军刀也是他手造就制造出来的。这样个超级人物竟然脱离了国家与国家为敌,还是现今国际上最大的恐怖组织“灰”的终极b

          这种棘手人物就是我们这次的目标,看到这,熊伟又忍不住苦笑了下,第次内心产生了种无力而又苦涩的感觉。

          或许这次真的是在对我们是否是中国最精锐部队的次最重要的考验吧,熊伟不由抬头望了眼天空,重重的叹了口气。

          大结局

          晃三天就过去了,这期间所有人的训练依旧,并没有因为任务的临近而显得有些紧张感,所有人都可以说是个老手了,对此方面都知道轻松是最好的方法,紧张不但无济于事反而会增加心理的负担,给执行任务带来不利的影响。

          除了我照常加大的训练量之外,所有人都把所有的热情投入到了枪支中去,这期间虽然张富有直蹦着个脸,却是并没有拖集体的后腿。

          而我也没去管他,反正其他事在这次任务结束后在说。

          望着站在眼前笔挺的如同根根标枪般的众人,熊伟的内心却没有像往常样激|情洋溢的动员番说上简短的几句,而是换上了句更加简短的两个字。

          “出发”

          所有成员整齐的转身,跨着整齐的踏踏声向着远处的山林跑去,这次是强行军三十公里,必须在天黑之前到达当地的名山葛仙山,那里离熊伟的老家也是最近的个地方。

          所有人顶着头顶的月光,在过了个简短的年之后的大年初二就开始出发了,此时不远处还有早起的人在放着烟花,过年的时候本是最喜庆与家人团聚的时刻,而此时的我们却是在执行任务的路途上,执行着最危险的任务,对此所有人都没有句怨言。

          路上经过的丛林都有不时被惊飞的鸟和不知名的小动物,偶尔的几条‘小虫’也是被迅速的解决掉。离天黑还有三个多小时,大家就到达了离葛仙山里远的地方驻扎了下来,这也是这次暂时的目的地,休整半晚之后就会有几架直升机过来接我们直出国境飞往突尼斯。

          淡淡的站在个土堆前,毫无例外的这次的宿营地也是片小山林,望着远处的点点星火,及不远处的路上行驶过的辆辆车,此时的心中突然想起家来,两次回家都没有过上个家人团圆的日子,每次都是没能见上面就匆忙离开了,自从家里人被组织上迅速解救出来,那个事件也有个圆满的结束后,自己也就在没踏入过家门步,因为自己答应过老许,只有在这次任务成功之后在能在与家人见面。

          而自己只有将那股浓厚的思家之情给深深埋在心底,只因为自己是个军人。所许下的诺言就不允许有任何的失诺发生,也许这次执行任务也就在没有回来的机会了。这次的目标是个比军中之神龙傲骨还要更难对付的人。当然这个比喻有些不恰当。

          哎,想到这,熊伟忍不住又深深的叹了口气,此时肩膀上突然搭上来只手,熊伟转头望去,发现是许久都没有在来找过自己的王富贵,后者冲自己笑了下,随后也站在了小土堆上,跟着我样望着远处的天空还有地上马路的车辆怔怔出神。而我也只是望了王富贵眼,便转头继续望向远方。

          沉默了会,王富贵突然开口了,声音竟然有些沙哑。

          “队长,你何不回家去趟呢,或许这次之后我们在也回不来了,只能永远留在异国他乡了”话语虽然是淡淡的,却是有种说不出的悲壮凄凉之感。

          熊伟有些疑惑的转头望向他“你也知道了”

          王富贵转头笑了下。“别忘了我也是个队长,虽然只是个副的”说完,王富贵就跟着神经质的大笑起来。

          “幸好你小子说了句,呵呵”话语前后有些不搭调,而王富贵却像是明白似的点了点头,随后两人不在开口在次沉默了下来。

          “夕阳在好,终有时也会消逝,明天虽然又有个夕阳,但终究少了今天的本质,完全不同咯”

          边说着熊伟边走下了小山堆,旁的王富贵在次将头低了下来,突然间又把头抬了起来,眼中闪烁过丝莫名的光亮,追着熊伟的步伐就跑去。

          凌晨点十分,前来接我们的并不是直升机,而是大型的运输机5军用运输机,次可以装载五百人,装我们这些个大队是足够还有余了。

          所有人依照次序的登上了机扣上了安全带。

          这次的机长,个中校只是冲我们点了点头,随后便开口道。

          “这次的任务因为时间的原因,所以我们只能把你们载到目的地的边境地带,随后切就要靠你们自己了”

          所有人都跟着点了点头,并没有因为他的军衔比自己低就轻视他。随后这个中校转过头来对着我点了下头后就转身进入前面的驾驶室了。

          飞机在轻轻震动之后就开始飞了起来,这大型军用运输机就是够牛b,装载了这么多人就像玩似的,连点阻碍都没有就飞了起来。

          飞机起飞,所有人就同时闭上了眼睛,开始抓紧时间休息,谁知到了目的地还能不能有时间休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