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连身边以前很喜欢对我笑的后来人也离得我很远了,尽管他们就站在离我几步远的地方,可心的距离却远的让我触之不及。

          他们见到我不再笑着打招呼,而是低着头恭敬的称我为灵王陛下,他们也不会在我故意闹别扭时很慈祥的拍着我的头说,为什么不高兴?总生气会对身体不好噢,他们只会齐齐跪在地上用我很讨厌很讨厌的声音对我说,请灵王陛下保重身体。

          第次被这样对待时,我愤怒了,我不要他们这样对我!抬脚踢翻了桌子,挥手让屋子里所有的东西全都在瞬间变成了粉沫,可我没有动他们,他们曾经那样在意我,他们曾经很真很纯的对着我微笑,如果我闹别扭发脾气找不回已经离开的人,那我不闹别扭了不发脾气了,只要能换回之前那样对待我的他们就好,真的,我的要求不多的,只要他们还像以前样对着我笑,我愿意用所有去换。

          可是他们没有对我笑,他们颤抖的更厉害了,头重重的叩在地上发出嘣嘣的声音,那声音让我心口好痛,我并没有伤害他们,他们为什么还是会怕我?我还是以前那个我啊!

          日子这样又过了很长段时间,我变得越来越奇怪,有时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又会发脾气,我控制不住自己,不想让他们看到这样的我,我让他们都守在殿门外,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可以靠近我。

          渐渐的,他们会自觉的守在门外,还组织了什么灵王护卫队,我冷笑,自己需要人护卫吗?自己需要的,其实只是个浅浅的笑,可他们宁肯双手奉上他们的生命也不会愿意对着我笑的。

          我厌倦了,不再记得他们的样子,不再在意他们的心情,于是再没有发脾气了,因为没有人可以让我发,更不会闹别扭,我想什么就会有什么,别扭也是神的旨意,又哪里来的别扭和闹?

          就这样生活了很长很长段时间,守在殿外的人换了又换,我现在知道了,那些离开的人是死去了,我根本不可能找得回他们,看,我并不是神,因为我不是万能的,所以我才会寂寞,个人的寂寞,有人陪却心口空空的寂寞,无人能说。

          突然有天,我发现自己竟然忘记了那些曾经在意的人的样子,我慌了,那是我在寂寞的时候唯能够觉得安心觉得温暖的东西,可是任我使尽去想,就是想不起来他们的样子,那天我哭了,在决定不再在意所有人之后,第次哭泣,也是在那晚,我又认识了个人。

          他那时还是个孩子,无意中闯进了内殿里,大大的眼睛直直看着我,满眼的疑惑,我也愣住了,有好久好久好久都没有人直视过我的眼睛了,突然间很开心,反手抹去眼角的泪将他招上床,激动的拥着他小小的身子,那夜我睡的好香甜,很久没有的香甜。

          但好梦终有碎的刻,才不过晚,我就又退回到了个人的世界里,第二天他的父亲在我的床上找到了他,想把他带走,我抓着他的胳膊不肯松开,他是我的,是来陪我的!

          他父亲吓坏了,扑嗵声就跪在了我面前,而他却吓哭了,连滚带爬的跑下了我的床,然后他们起离开了,离开时,甚至没有看过我眼。

          心好空,比昨晚还空,原来在意的只有自己个人,他们从不在意我是否孤独,他们在意的只是我会不会像天神样守在这里,让他们永远繁荣昌盛!那刻,我无比讨厌起了自己的身份,也是第次想到离开,永远的离开这里!

          但我是由这个空间的灵子生成的灵体,我根本离不开这里,除非我能改变本质,但那可能吗?我做不到,也没人能够做得到,看,事实又次证明了,我不是神,我只是个小小的被别人当成神来对待的傻子囚犯,没有自由,像只笼中的鸟,明明有翅膀却被剥夺了飞的权力。

          直到那个人的出现,我才看到了丝曙光。

          第次感觉到他强大的灵压时他并不在尸魂界,因为不是自己的地盘灵压出现的又短,所以那次让他逃了,第二次,他的灵压又次出现之时我马上准确的找出了他,原来他叫宫崎耀司,派人去现世查了他的身世,很奇怪的人,我却很喜欢。

          利用自己的能力从空气中的灵子里找到了被人遗忘的记忆,原来他最爱的人叫雪寒,个精魂,我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那个叫雪寒的和自己样,都是吸天地精华而生成的人,我好羡慕他,因为他得到了此生相守的爱人,如今,既然他死了,那宫崎耀司以后的人生就由我来守护好了。

          知道宫崎耀司又来了尸魂界,迫不及待的派遣手下人去请他,我知道他那些爱人们不会轻易让他被自己带走,所以这请的方式,也只能强硬些了。

          事情如自己的预料,我带回了他,虽然利用雪寒的样子手段卑劣了些,可我不想伤他,我想让他心甘情愿跟着我走,反正自己长什么样自己早忘了,那就直保持雪寒的样子好了。

          将他放在床上,拥着他美美的睡了个好觉,醒来时与他相视笑,这种感觉真好。

          他爱我,很爱很爱,我不在乎那爱是属于雪寒还是我,只要他真心爱我真心对我好,我就会将所有都奉献给他。

          和他双手合实替换灵力,将自己半的灵力渡给他,也将他体内的半灵力吸过来,只需几天,就几天的时间自己就可以和他天长地久永永远远在起了,到那时,我会带着他游遍天下,自由自在过我们美好的人生。

          可是好讨厌,总是有人来打扰我们,那个三队长进来被赶走不久,大长老又凑过来讨人嫌了,哼,要不是看在他小时候给过自己丝丝温暖,我定指头将他轰成粉沫!

          挥手,将他甩了出去,受点小伤应该死不了,咣的声重重关上门,我在用行动告诉他们,再进来打扰我,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但事情为什么还会变成这样?不可置信的看着胸口上的刀,那把用我的灵力具集成的刀是这世上唯能够杀死我的武器,我才刚刚把灵力渡给耀司,耀司为什么就会马上用它来杀我?难道他也和那些人样,不想陪我只想着离开吗?

          意识在点点消失,我知道我就要死去了,突然间想笑,死,是不是也是种离开?永远的离开呢好吸引人。

          脑子里曾经忘记的脸孔不可思义般清晰起来,他们就站在我面前,伸出手笑着朝向我,然后对我说,你去哪儿了?我们找了你好久,记得跟上来啊,再走丢了就不要你了。

          急急爬起来,把抓住他们的手,不要离开,我不会再走丢了,真的,我保证!

          回身,在离开这个生活了许多年的地方时,我看到我的身体又动了起来,‘我’对着耀司微笑,‘我’和耀司激烈的拥吻在起,真心的笑起来,那是雪寒吧?这个世上也只有他能够使用我的身体,那,劫了你的爱人还你个身体,我们,不相欠了。

          祝你们幸福,我也会幸福的!

          正文番外终章

          手捧着精心包好的礼物来到现世,今天是人类的大年夜,蓝染大人和市丸银大人早早的就来现世和宫崎大人团聚了,想到那个总是喜欢捉弄自己的宫崎大人下意识抽了抽嘴角,还是不要再想他的好!

          “喂,麻烦你放手好不好?我有脚,自己会走!”

          身后咬牙切齿的声音朗朗响起,甚至于都能听到重重的磨牙声,可是乌尔奇奥拉连眉头都没有动下,因为早习惯了,要是哪天这个家伙不这么说话他才会奇怪呢。

          “蓝染大人吩咐过,我走到哪你就要跟到哪。”淡淡斜视着身后某黑发男子,乌尔奇奥拉的声音不带丝情绪起伏。

          “跟着就跟着,你为什么要直拉着我的手!”怒吼,好歹自己也曾是顶顶有名的吸血鬼大人,如今到好,连个‘小鬼’都可以欺付他了。

          “上次用铁链锁,你跑了。”仍是不盐不淡的口吻,可眉宇间却染上了些许埋怨。

          他能不埋怨吗?虽然在虚圈这家伙就算跑了也能够很快被抓回来,可他跑了就是自己失职,会让蓝染大人和银大人失望不说,更会让宫崎大人抓到机会笑话自己,脑海当中不期然间浮现出了那天那人似笑非笑的脸咬牙,他为什么就那么喜欢看自己的笑话?自己哪点招人笑了!!

          “哎呀呀你就不能轻点吗?我这是手不是木头。”甩着因为突然被握的死紧而疼痛起来的手腕,玖兰李士好阵欲哭无泪。

          自己是如何落到今天这步的?想曾经虽说过的不尽如人意,却也算潇潇洒洒自在非常,切,都是在见到那个男人之后,才改变的

          还记得那是自己还年轻的时候,出门玩却在大雪天里迷了路,好不容易找到户人家,欣喜若狂的跑上去叫门却不想会引来场祸事。

          他为什么会见面就想杀了自己?自己和他又不认识甚至于连声音都没有交集过,可自己就是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恨,那恨意,好明显

          再次见到他之时,已经是在许多年以后了,原来他叫宫崎耀司,个受过情伤坚韧的让人心折的男人苦笑,好似上天注定了他们会成为敌人般,自己讨厌的事更甚者恨着的人,恰恰都是他最在意的

          手,轻轻捂上胸口,好妒忌呢,被那样在意和宠溺的人从来都不是自己,不管是哥哥,还是树里,又或者是他,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相托负的对象,就是自己没有,个都没有!

          不想伤他的,因为自己对他的感觉很奇怪,酸酸麻麻苦苦甜甜说也说不清楚,所以明明研制出了最能克制那个雪妖的刀,却次也没有用在他身上过,也许是那天他们分离时真执的感情感染了自己吧?让自己这个冷血冷情的吸血鬼也有些下不去手伤害那人了。

          可怎么也没有想到,被藏得好好的刀却被玖兰优姬偷了去,再次苦笑,就算自己说不是自己给她的,大概也没有人会信吧?是啊,为什么要信?自己从来都是盼着玖兰枢死去的,所以伤了也就伤了吧,反正自己也管不了别人怎么想,但

          这回又错了哪,管不了别人怎么想连自己怎么想也管不了了啊,听到他受伤了,会心慌,知道他又失踪了,会彷徨,可为什么会心慌?又为什么会彷徨?不知道,只是心底隐隐的发空,空的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