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0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迷跹稳莸男那樵谛牡茁印飧錾褡宓呐1?该隐走的很急,我不知道他到底想要怎么样,不过,应该不会有好事说不定会去找阿德沃夫,看来这个血族不仅仅是我和阿德沃夫征讨的地盘了我沉默了下,蹲了下来,什么事情都不急在时,看了看石碑上高易和姜蓝蓝无忧的笑容,我再也不想让任何人卷进这场恩怨了,我和阿德沃夫都是在各种巧合之下走到这种地步的,没有人可以预料的到高易和姜蓝蓝的死,让我这个名副其实的魔头突然有了放下屠刀的觉悟,而该隐的出现,又让我不得不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或许,我切都可以放弃的,没有再坚持的理由,这个血族本来就不是我的,我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去为它做什么,而神族已经放弃了她们的意愿,我没有理由再在这条路上坚持,刚刚对该隐所说的话,完全事出于对他强大的力量的对抗,这种对抗凭的是呛热血,没有理由的或许,我不应该坚持?我放弃,没有人会说我什么我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天下很大,他们自己去争吧,我已经没有心情在去争夺什么了真的不知道该隐是怎么保持对于权利的热钟的,我现在,只是感到厌烦对切的厌烦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切的切,都与我无关。不我突然想到,姜蓝蓝的女儿,那个叫高风吟的女孩,我是不是应该对她负点责任呢?或许,这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现在,最后见阿德沃夫面,或许,我还可以找的到点当年面对的感觉我不知道阿德沃夫在哪里,不过,我想有个人应该知道——杨天华。对于我的这个‘父亲’,最终也是应该有些交代的我笔直的走进杨天华的宅院,佣人们都像看怪物样看着我,我当然知道这些家伙在想什么,我声不吭的走了,现在又声不吭的回来了,没有原由的离开,又没有原由的出现,这种家伙不是般的怪物杨天华当然在第时间知道了我的事情,冲出来的时候正好和我遇上。两个人站在那里动不动,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佣人都开始向外逃开,胆大点的,在到处寻找藏身的地方,当然是想看看接下来的暴风骤雨。那天杨雷少爷离开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可是这些在场的家伙们的炫耀资本。我先开口说话:“我是王枫”杨天华还是有些接受不了,你是说:“杨雷已经不在了?真的不在了?”我默默点头,知道真相有时候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我要见阿德沃夫”毫不迟疑的,我提出自己的条件。“你要见我?”阿德沃夫从杨天华的屋子中走了出来,看着我说到:“哦,是魔王殿下啊,你,有什么室情吗?”他手中还握着杯血红色的酒。我淡淡的说到:“我见到该隐了”阿德沃夫没有我想象中的惊慌失措,只不过酒杯摇晃了下,说到:“是吗?他是不是劝你不要和我争斗呢?”我有些奇怪:“你怎么知道呢?”阿德沃夫笑了笑:“这种手段不止次的用在我的身上了,他应该是你手下中的得力人物吧?”看来该隐存在的事情是高层血族人人皆知的事情,我注意到杨天华都没有惊讶的神色,只不过在用心听而已。我问到:“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阿德沃夫作了个手势,说到:“我们进屋谈。”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走进了屋子。我没有说多余的话,跟着他走了进去,杨天华是最后个进屋的。他挥了挥手,把手下和佣人都打发了,在站在阿德沃夫的后面。我看着阿德沃夫不停的晃动手中的杯子,好象很烦心的样子,没有打断他的思路,任由他想好了再说。阿德沃夫散焦的眼神终于凝聚起来了,先叹了口气,才说到:“你要知道,第二代的血族全部是由我们亲手干掉的,我们无法忍受他们的奴役,只好反抗,只不过,对于该隐,我们都有种么名的的恐惧,没有人向他下手。”我奇怪的问到:“你们有足够的能力打败该隐?”阿德沃夫摇头:“没有,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如此热钟于提升自己的力量,我们的心中有个始终挥之不去的阴影——该隐。”我更奇怪:“他没有把你们这些叛徒除去?”阿德沃夫笑:“他正在用另种方法惩罚我这个头子,我最大的苦恼就是没有了生存的目标,只好将征服他人作为自己的最终存在目的,因为我知道敌人是永远不会少的。但是,他正是在消灭我的对手个个的他要让我没有生存下去的欲望”他停了停,说:“也许你会奇怪,为什么该隐不把我次干掉好了其实”阿德沃夫握着酒杯的手有些颤抖,“对于我们这些真正的老不死的家伙,死亡反而是上天的恩赐了,我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死掉的原因,就是因为旦我死了,别的血族就会面临和我样的局面生死不能我是为了血族而活着啊”阿德沃夫没有等我说话,问到:“你来这里不是该隐要求的吧?”我点头到:“是,我已经决定放弃了我不想再在这场敌我不分的战斗中继续下去了”阿德沃夫低头说道:“着可能是你最好的结局了我可以肯定,该隐的下步就是杀掉你,既然你不同意和我和解,他也只好干掉你了”他抬头问到:“有该去的地方吗?”我点头,想起了高风吟和月霞。阿德沃夫说:“我已经准备吸取‘恶魔之心’的力量,既然你不再是我的威胁,我们的最后战也就要来临了或许,你会等到个好结果的”我无语,站起身问到:“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阿德沃夫摇头,这个时候从里面走了出来,好象看不到我样,说:“准备好了,,是不是开始?”我知道他最终选择了帮助阿德沃夫。我走出去前轻轻的说:“希望你们成功”“或许吧”阿德沃夫的声音有着无限的沧桑。这场战争定会很辛苦,但是,我已经退出

          尾声

          大雪初停的清晨,个脸色苍白的男人带着个东方女子在冰岛的大街上散步。男人显然正在给女子讲什么故事,女子脸色通红的问到:“后来怎么样?”“后来?没有后来”我也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月霞不知道对高风吟作了什么,她不记得关于我的切,后来,我找到她的时候,她还在读书,我带着她来到这个北方的国度,想要她远离城的血雨腥风。我没有找到月霞她不知道去了哪里,那个东郊民巷的地址,是所空房子,我再也没有见到她,切都好象结束了,又都好象没有结束

          全书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