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0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右都督,陈璘和刘綎也升了官。

          当兵的也没白干,为表彰群众,据说万历从国库里拨出了八万两白银,作为对士兵的封赏,当然,具体到每个人的头上,层扒层,外加还有陈璘这样的领导,能分到多少,那就不好说了。但无论如何,也算够意思了。

          虽然在七年之中,曾有过无数的曲折,遇上许多的困难,付出了相当的代价,但这切都是值得的。

          因为打赢了。

          所谓正义邪恶侵略暴行,大多时候都是毫无意义的胡扯,衡量战争的唯且永远的准则,就是胜利,或失败。

          用黑暗的暴力维护了光明的正义,这正是明朝创立的不朽功勋。

          这场战争的最后结局大致如此,十分清楚,但有趣的是,几百年后,历史对于这场战争的评价,却十分之不清楚。

          具体说来是这样的:日本的史料表示,这是场延续了战国光荣以及名将光辉的战争,虽然未必光彩这点,他们是承认的。

          朝鲜韩国的史料则认为,这场战争之所以胜利,主要是因为李舜臣和朝鲜义军无奈,政府军的表现实在太差,至于其他方面的因素,当然是有的,但似乎也是比较次要的。

          而明朝方面,基本没什么动静。

          现象是奇怪的,但原因是简单的,因为在明朝看来,这场战争,压根就不是什么大事。

          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所谓的抗倭援朝战争,在史学界实在不算个啥,也没听说哪位专家靠研究这事出了名,即使在明代,它也只是万历三大征的部分而已,史料也不算多,除了万历三大征考还算是马马虎虎外,许多细节只能从日本和朝鲜史料中找。

          说起来,也只能怪我国地大物博,什么事都有,什么人都出,就规模而言,这场战争确实不值提,打了七年,从头到尾,明军的总人数不过四万左右,直到最后年,才勉强增兵至八万,且打两个月就收了场,架势并不算大。

          而日本为了打这场仗,什么名将精兵之类的老本全都押上去了,十几万人拉到朝鲜,死光了再填,打到后来,国内农民不够,竟然四处抓朝鲜人回去种田,实在是顶不住了。

          朝鲜更不用说,被打得束手无策,奄奄息,差点被人给灭了,国王都准备外出避难,苦难深重,自然印象深刻。

          相比而言,日本是拼了老命,朝鲜是差点没命,而明朝却全然没有玩命的架势,派几万人出国,军费粮食自己掏腰包,就把日本办挺了,事后连战争赔款都没要估计日本也没钱给。

          什么叫强大?这就叫强大。

          在进行这场战争的同时,明朝还调兵十余万,围剿四川方向的杨应龙叛乱,在万历同志看来,这位叫杨应龙的土财主土司,比丰臣秀吉的威胁更大。

          基于以上理由,在宣传方面,明朝也是相当落后。战争结束后,在日本,明明表现不咋样的加藤清正岛津义弘都被捧上了天,所谓“虎加藤”“鬼石曼子”波接波的吹,从没消停过。

          朝鲜方面,货真价实的李舜臣自不必说,死后被封公爵,几百年下来,能加的荣誉都加了,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

          至于明朝,对相关人员的处理,大致是这样的:

          战后,刘綎陈璘任职都督同知从品,算是升了半级。当然,也不是白升的,几个月后,这二位仁兄就被调去四川播州的穷山恶水,因为在那里,还有个杨应龙等着他们去收拾。

          英勇献身的邓子龙也得到了封赏,他被追赐为都督佥事从二品,并得到了个世袭职位,给儿子找了个铁饭碗。

          仅此而已。

          但和李如松比起来,以上的几位就算不错了。这位仁兄智勇双全能征善战,几乎以己之力挽救了朝鲜战局,是朝鲜战争中最为杰出的军事天才。

          可这位盖世英雄,死后不但没人捧,还差点被口水淹死第二遍。

          说到底,都是言官惹的祸。

          明代是个开明的朝代,言官可以任意发言,批评皇帝,弹劾大臣,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民主。

          可是民主过了头,就有问题了,发展到万历年间,言官们已经是无所不骂,坏人要骂,好人也要骂,不干事的要骂,干事的也要骂,且职位越高,权力越大,骂得就越响。

          而李成梁十分符合这个条件,这位兄弟镇守边界数十年,权大势大,是最好的目标,外加他亏空贪污之类的事情也没少干,下台之后自然不招人待见,弹章堆得和山样高,说什么的都有。

          李如松自然也未能幸免,加上他在朝鲜风光时,功勋卓著,就成了连带打击对象。最恶心人的是御史丁应泰,不但攻击他本人,连他的战绩也要骂,说平壤战役是小胜,日军死伤极少,碧蹄馆之战是大败,明军死伤极多。

          这还不算,他居然检举朝鲜与日本串通,说李如松也有通倭嫌疑。

          要按照他的说法和算法,明军的士兵估计都是死后从坟里刨出来的共也就四五万人,日军都是拿白鸽的和平使者死伤不多,就是要逃。李如松应该算是双面间谍,明明和日军勾结,偏偏还把日军赶跑了。

          这人不但无耻,还很无聊,弹劾封接着封,闹到最后,连不爱搭理人的万历也忍不住了,直接给他下了个革职令让他滚蛋。

          然而,从根本上讲,封赏过少,弹劾过多的责任者并不是丁应泰,更不是万历,因为按照明朝的惯例和规定,像抗倭援朝这种规模的战役,带几万人出去打场,封赏就这么少,弹劾就这么多,大家都习惯了。

          所以真正的原因虽然可笑,却很真实:

          对明朝而言,这实在不是个太大的事。

          既然不是什么大事,自然就没人管,自己不管别人当然也不管,加上那些无聊的言官泼脏水,修明史的清代史官照单全收,日本和朝鲜史料又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各说各话,于是,对这场战争的评价,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争议误解谜团。

          然而无论大小,历史上确实存在过这样件事情:

          四百多年前,有群人为了摧垮贪欲和邪恶,远赴他乡,进行过场伟大的战争,在这场惊心动魄的较量里,他们中的许多人,为此献出了自己的切。

          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知道这切,知道有这样场战争,有这样群人,曾为了捍卫自由与正义,英勇奋战,毫无畏惧。

          为了那些无比的智慧,无畏的勇气,以及无私的牺牲。

          万历二十七年1599四月,征倭总兵麻贵率军凯旋归来,明神宗在午门接见了他。

          在搞完大大小小不厌其烦的程序仪式后,明神宗下旨,当众宣读大明诏书,通传天下,宣告抗倭援朝之役就此结束。

          这是封诏书,也是个预言,因为在这份长篇大论之中,有这样句话:

          义武奋扬,跳梁者,虽强必戮!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