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9破釜沉舟(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胤禛蹙眉紧紧盯着胤禩,忽然抓起他的手,说:“我们去那边说话。”

          胤禩早就料到他会有话要说,在心里大笑三声,老四你也有今天啊,自己就钻进了我设下的圈套里了。胤禩便领着着胤禛去了一处安静的耳房内,屏退左右,两人说话。

          现在屋里只有胤禛胤禩两个人了,胤禛面色凝重地说:“小八,你不能走,你得留下来帮我。”

          胤禩面带三分疑惑、三分讥笑,再三分不屑地挑眉:“帮你?”

          胤禛管不了那么多了,上前了几步,紧紧地拉住他的双手,做出一副极其热切的模样,说:“是啊,小八你不知道我一直在琢磨这个事情,就是没遇着好的时机。就昨天,我终于逮到机会和小皇帝举荐了你,小皇帝已经答应了。所以我才忙忙地赶了过来和你说这好消息,不料你竟然醉成那样。”

          胤禛遽然听到胤禩要走,一时间心里转过千百个念头,归结到一点,决不能放走了他。可是,用什么理由来留住他倒是破费思量。

          挽之以情?胤禛很清楚地知道那绝对是没有用的;晓之以理?胤禩转世为人,只怕家庭伦理观念不会太强,现在他心心念念的人唯有一个巧姐儿而已罢了;那就只有诱之以利了,尽管胤禛心里很不情愿,也只能退出这一步,“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胤禛将诱饵抛出来,一边忐忑着胤禩会像狡猾的鱼儿一般不上钩,一边又觉得疼:小八一贯挺能招惹人的,那个什么滕永怡对他念念不忘的,现在偶然在朝上遇上了还是一副夺妻之仇不共戴天的死样子,要是放胤禩出来为官,成天在男人中间打转,自己又拿捏不住他,胤禛想着就觉得这一颗心啊,都揪了起来。

          胤禩故作意志消沉地摆摆手,说:“算了,如今我是看破世事,再不愿搅进那些人事倾轧中去了。四哥,你力旺盛体力好,咱们府里往后就都靠你了。”

          胤禛便义愤填膺地抓紧他的手使劲摇动,说:“你怎么能是现在这付样子?你不能这样消沉下去!你要振作起来,咱们府里也不能缺了你!”

          凭什么担子都压我一人肩膀上?就你会看破红尘啊,信不信我也撂挑子不干了?胤禛越想越是愤愤不平。

          胤禩瞄了他一眼,一副压儿就不为所动的模样,说:“我能帮你什么?再说,我为什么要帮你?要说起来,你在这里倒是有两个亲弟弟呢,你倒不去叫他们?”

          胤禛嗤笑着说:“那两个?倒是等着有烧红的炉膛由他们去钻好了。他们能成得了什么事?”胤禛的眸光变得火热起来,“我能依靠的只有你了,小八。”

          胤禩仔细研究他的脸,仿佛在检验他的话里面有几分诚意似的,半响,却突然笑了起来,说:“四哥,你这一回不怕我给你下套子害你了?你不是一向防我跟防贼似的?”

          胤禛厚着脸皮说:“咱俩都这关系了,我还能防着你?小八你就是爱多心。说真的,咱哥俩要是摈弃前嫌,一起做点什么,多好!为了个女人至于到逃避世事的地步吗?别叫我瞧不起你。”

          胤禩摊手说:“我就这样了。爱瞧不瞧得起,都是你的事,于我无涉。”

          胤禛拿他这一付“打不死、拧不干”、万事无所谓的态度无可奈何,索丢了面子,剑眉一拧,“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小八,你知不知道,咱们府里如今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了!”

          要是手边有块惊堂木,拍一下再说效果会更加明显,起到振小八之聋、发小八之聩的作用。

          胤禩:“呃?不至于吧?你不是官儿越当越大吗?”

          胤禛:“小八,‘爬得高跌得重’的道理你该知道。现在四哥我已经是那两个混蛋的名单上挂了号的人物了,上次他们刺杀我不成,正在磨拳霍霍地网罗着罪名,好在我现在还顶得住,才没出什么幺蛾子。可是,小八你也知道,这个贾府里的毛病太多了,别的不说,就是你那死了的女人,身上就不少罪名呢,好在现在死了,不至于拖累你。若是那两个混蛋按捺不住了,拿这府里其他人犯下的祸事来寻咱们的晦气,我一个人,两条胳膊一张嘴,可是防不胜防的。”

          胤禩:“呃?你……”

          胤禛一不做二不休,索无赖地说:“你要不出手帮我,我干脆也溜之大吉算了,反正我一个光棍,无牵无挂。”

          胤禩磨道牙:“你这算什么?还讹上我了?你自己把人家王爷给惹火了,就丢下烂摊子一走了之?”

          胤禛保持面瘫表情,说:“小八你自己扪心自问,我为谁得罪的那两人?”

          胤禩望天,老四现在越来越没下限了,张嘴说瞎话,还每每能把歪理掰成正理了。咳咳,好吧,他说的话里面十成中有一成是实话,其他的都是夸大其词。

          胤禛热切地拉起胤禩的手,说:“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咱们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好吧好吧,这可是老四你求着我出山的,我真的是再三推辞也难辞你的盛情啊,于是,恭敬不如从命了哦,嚯嚯嚯,这破釜沉舟的计策还真不错,胤禩施施然承了胤禛的热情邀约,终于在前有滕永怡炸桥、后有老四断路的困境中突围而出,晋身仕途。

          ———————幺蛾子又出来的分界线————————

          胤禩对官场的那一套自是驾轻就熟,是以这五品官儿当得十分省力。

          这一日,正巧几个孙儿都来探望贾母病情,贾母今儿觉得好些了,便留下他们几个,一起用晚饭。

          贾母听到说胤禩如今也当了官,春风得意,喜悦之下,病也好了不少,只是挂念着巧姐儿没了娘,爹又成天在外面忙活,一个婆婆吧,又是个倒三不着两的,靠不住,就不住口地念叨着要给胤禩再相看一门媳妇儿,好生把日子过起来。

          胤禩自是推脱新近丧妻,正无情绪,以后再说吧。

          贾母便念叨着说:“唉,你一个爷们,自己还照看不了自己呢,怎么照看得好巧姐儿,这又当爹又当娘的,还要天天去衙门里办差,万一累出病来可怎么好?”

          胤禛将饭碗举得略高,挡住了他因为不悦而微微撇出两道明显的弧度的嘴。

          贾宝玉见状便笑道:“老祖宗原来是为这个担心,我倒是听说老爷有个门生叫傅试的,是个五品通判,他有个妹子叫傅秋芳的,今年二十二岁了,还尚未许人。听闻其才貌俱全,是个‘琼闺秀玉’,倒是与琏二哥哥般配。”

          胤禩一听这话又扯上自己了,再一看胤禛那里,不得了,正在运气呢,眼看着就要爆发。唉,都是宝玉没眼色乱说话,一会儿某人的怒火不要蔓延到我身上来,便连忙撇清说:“宝玉你小孩子家别胡说,人家小姐待字闺中呢,什么‘琼闺秀玉’的艳名倒是都传到你耳朵里了,可见不是什么正经人。”

          宝玉原是个直肠子,听胤禩反驳自己,越发不肯服输,便又说:“哪里是这样?我听人说,那傅试原是暴发的,因傅秋芳有几分姿色,聪明过人,便安心要仗着妹妹要与豪门贵族结姻,不肯轻意许人争奈那些豪门贵族又嫌他穷酸,基浅薄,不肯求配,才耽误到如今的。现今琏二哥哥丧妻,岂不正好门第相对,年纪上也合适?”

          胤禛将手里的饭碗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喝骂宝玉起来:“‘食不言,寝不语’的道理不知道了吗?还有,兄长们的婚姻大事岂容你一个无知小儿指点江山?我看你是许多日子不曾挨打,皮子又痒了吧?前儿才挨了老爷的窝心脚,没舒坦是不是,还想再来一下?”

          宝玉脖子一缩,不敢则声了。

          贾母出来打圆场说:“宝玉这孩子,原是见识差些,如今两位哥哥可都是见多识广,识人无数的,你该多学着点,少强嘴才是。再说,你说的那傅秋芳,就是老婆子我听着也不合适,就算有三分容貌吧,娶妻娶德,何况她一嫁过来就要给巧姐儿当娘的,格端庄贤淑才最是要紧。依我看,还是在亲戚家里知知底地挑个好的才是靠谱。”

          一顿饭吃得憋闷,胤禛等人辞别了贾母,出了正房,胤禛便吩咐宝玉自己先回去,宝玉本来还想问他缘故,一见他眼里跟刀子一样冷锋利的光芒,就吓得身子打颤,急忙答应着一溜烟儿跑了。

          胤禛咬牙切齿地说:“这小子,成不了什么事儿,成日家讨嫌。咱们府里好像许久不曾出过为国捐躯的武将战士了,赶明儿就送他保家卫国,戍守边防去!”

          胤禩轻笑着说:“至于吗?他可是你如今嫡亲的弟弟,为了小孩子的一句无心之语,就要断送一条小命在你亲哥哥的手里?你也真下得狠手!”

          趁着四下无人,胤禛一把将他推入一间空置的耳房内,一把搂紧了就往人家身上直蹭蹭。

          胤禩急得推他:“干什么?在这种地方!叫人看见还要脸面不要?”

          胤禛像一条求疼爱的大狗一般搂紧了就是不撒手,同时,声音闷闷地说:“什么‘又当爹又当娘’的辛苦!我以后给巧姐儿当爹,你就专心当娘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四爷越来越会撒娇了,矮油,叫八爷皮疙瘩落一地啊。

          这文更得有些慢,不过,某捕保证,此文一定不会坑滴,大家放心跳坑等更吧,么么哒。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