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个孩子5000(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天香茶楼。

          “岑小姐,坐。”一进门,岑倾就看到苏牧辰那张妖孽的脸张狂地笑着。

          一大早就被电话吵醒,可见苏牧辰这只狐狸这次真的坐不住了。

          她抿了抿唇淡淡地笑着坐到了苏牧辰对面,语气淡然地仿佛是在对一个陌生人说话,“苏先生找我有事?”

          “哈哈。”苏牧辰笑了笑,“找岑小姐喝茶还需要理由么!”

          “苏先生真有雅兴。”岑倾挑了挑眉,门外那些黑衣黑裤的保镖战战兢兢的样子,打死她她也不相信苏牧辰只是想请她喝茶那么简单。

          “岑小姐更有雅兴。”苏牧辰笑得妖娆,“岑小姐有兴致送我五千万,我理应还礼的,不过我还真不知道,该还什么礼好,”苏牧辰淡淡地抿了一口茶,“不如岑小姐告诉我?”

          岑倾别过脸无奈地笑了笑,“苏先生这样说不就见外了不是?怎么说我也是少威的未婚妻,少威的事就是我的事。现在他病了,我自然要替我未婚夫做一些事啊!”

          “然后呢?”苏牧辰敲着茶盏饶有兴趣地看着岑倾,“顾少威想干什么?”

          这只狐狸!

          岑倾心里暗暗叹气,和他周旋了这么久,还是没有得到一点关于苏牧辰和顾少威的关系和谋。

          难道是她太稚嫩了?

          猛地,她眼前浮现出昨夜莫青城的话,忽然眼前一亮。

          “少威说,还有几天的时间而已。”她故作镇静地抿了抿茶,“希望苏先生不要让大家不愉快。”

          对,就是这样,所有合谋做坏事的人之间都存在一个分赃不均的问题,如果顾少威和苏牧辰是同伙,那么他们之间就应该会存在这种问题吧?

          岑倾心里忐忑地望向苏牧辰。

          只见苏牧辰眸『色』一暗,“他那批枪不想还我了?”

          枪?!?

          岑倾震惊了。

          少威一直在算计自己这件事就已经让她难以接受了,现在,竟然还有枪?

          少威到底是什么人?

          心里的霾越扩越大,她越来越不明白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又是处在一个什么位置。

          “不是不想。”岑倾佯装镇定地笑了笑,“只是希望这些日子里苏先生不要焦躁,等事成之后定然少不了您的。”

          这些日子在所谓的商场混迹,她也懂得了官场上的一些所谓的客套话。

          她自认这些话说得没有瑕疵,苏牧辰却是眉间一敛。

          “啪”岑倾忽然觉得自己的太阳被什么抵着,冰冰凉凉的触感让她心里一惊,眸光瞥去,银『色』的金属光泽让她倒抽了一口冷气。

          枪。

          苏牧辰一个属下的枪口正抵着她的太阳处。

          对面的苏牧辰轻蔑地笑了笑,拿起旁边的布绢擦了擦手,“岑小姐,演员当得不错!”

          “你想干什么?”她已经不再是五年前那个在他面前哭着挣扎的女人了。

          现在的她,镇定地让苏牧辰侧目。

          苏牧辰淡淡地笑着,眼里掠过一丝欣赏的神『色』,“岑小姐,像我这么老实的生意人,怎么会和枪这么暴力的东西有关系呢?”

          “呸!”岑倾冷哼一声,“你要告诉我抵在我头上的是打火机么?”

          “哈哈……”苏牧辰笑了起来,那笑容在包厢昏暗的灯光下更显得森可怖,“岑小姐,你可知道敢这样和我说话的女人都是什么下场么?”

          岑倾颤了颤唇,不再说话,五年前的噩梦似乎还在眼前,这个男人,太过危险。

          “怎么不说话?”苏牧辰淡淡地笑着,从身边的黑衣人手里接过一把弹簧刀,轻轻地在她脸上比划,“你说,五年前没有把你毁容,我有没有后悔?”

          岑倾瞪着他,却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

          五年前留下的疤痕,是后来少威带她去韩国才弄掉的。

          现在……

          “苏牧辰。”岑倾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只是在陪你玩啊!”苏牧辰眨眨眼睛,样子无辜极了,如果不是因为现在的处境,岑倾相信自己真的会被他的样子『迷』『惑』。

          不过,这个男人真的是魔鬼。

          带着妖娆笑容的魔鬼。

          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她就知道,每次一遇到苏牧辰的事情,就会变得棘手无比。

          “苏牧辰。”她叹了口气,紧紧闭上眼睛,“要杀要剐来个痛快吧!”

          在一个魔鬼面前,她不应该抱有什么希望。

          “我怎么舍得杀你呢!”苏牧辰“啪——”地把弹簧刀扔到一边,“不如我们玩个刺激的?”

          刺激的?

          岑倾的大脑迟钝了一秒。

          之后,苏牧辰冰冷的唇猛地袭过来,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一道白光闪过,他轻笑着松开了她。

          岑倾只觉得一阵恶心。

          她狠命地拽着纸巾擦着唇瓣,想要擦掉那种让她作呕的味道。

          被一个恶魔吻了。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恐怖的?

          苏牧辰倒也不恼,他轻笑着看着她不断擦着嘴巴的样子,“刚才我已经留下了照片了,你说,顾少航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