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3章:父子冷战期(7)(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说到最后,林静妤完全哽咽了,她现在又无助,又害怕,而且使叶天其一个人愧疚了那么多年。

          那一场火,他本来可以扑灭,冲进去救她的,却被家里人阻拦!

          难道世事就爱弄人吗?

          凌臣矅听着林静妤的哭声,心仿佛碎成了一片,紧紧地握住手机,哽咽道:“小雪,哥已经在为你报仇,你安心的等结果吧!可以为台北吗?”

          “对不起,哥我现在回来不了,铉他受伤了,他忘了我,失去了记忆,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林静妤现在又是害怕,又是无助。

          凌臣矅听着心猛地一抽,叶天其?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跑去了法国?难道他一直和小雪在一起?

          “你和他在一起呢?”

          “嗯!四年前我和陌陌一起离开了台北,去上学,后面叶天其来找我了,我就和他在一起了,陌陌一直住在夜家,和夜季凛上学,一起生活,还有到公司实习,如果我是陌陌,或许心早就给了这个男人,他真的近乎于完美,没有一个男人可以等一个女人这么多年,没有一个男人可以承受这么多,哥,我的话说多了,是酸的,你自己好好的想清楚吧!”说完,呯的一下,挂掉了电话。

          凌臣矅还想再说什么,所有的话都已经哽咽在了喉咙里,想着夜季凛那个强劲的对敌,他突然有一种危机感!

          但是现在必须解决掉手上的事,这样才是自己要做的!

          而且这一个月的赌约,他必须胜利,如此,才有机会让舒小陌再次属于自己!

          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走到家属休息室,阿其立马起身,将窃听器拿给他,他看了看,最终按下了播放键,从头听到尾,眉到最后越蹙越深,双目血红,怒火疯狂的燃烧!

          对话播放完毕,他突然一把按在桌面上,对着阿其冷冷的吩咐:“把jAck给我叫来!”

          “是!殿下!”

          凌臣矅坐在桌前,一直把玩着窃听器,气得膛起伏,压抑住那种愤怒,这件事,他必须合理处理!

          不过三分钟,jack与阿其走了进来,门门轻轻地被带上,jack的身体本能的抖了抖,看着凌臣矅,镇定的笑道:“凌先生,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jack先生请坐!”阿其拖开他身边的椅子,请了他坐下来,可是他却不敢,看了一眼凌臣矅,这才坐下身。

          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代表他十分的紧张,害怕,而且在猜测凌臣矅找他到底有什么事!

          完全没有想到一个人的微表情可以观察到这么多!

          嘴角上扬一个邪魅的弧度,冷笑问:“认识我太太吗?”

          “认识!她是我的病人!”jack的声音在颤抖,而且害怕到已经变声。

          凌臣矅的手有节奏的轻敲桌面,家属休息室静到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jack的心跳得十分的快,那种害怕,心弦紧绷的感觉,他能理解,并没有再保持沉默,开口道:“仅仅只是病人与医生的关系吗?jack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老实交待,或许我会手下留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