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住藤原家(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坐在车里,夏目贵志的心情颇为忐忑,这车看起来就很贵的样子,尤其是他现在身上的衣服有些脏乱,让一向腼腆的他很是不好意思。

          想到那个追着他跑害他弄得这么狼狈的妖怪,夏目贵志突然想到了一个让他心肝儿一颤的问题,“那、那个……请问你是不是看得到妖怪?”

          望着夏目那有些激动又有些不安的眼神,三千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柔和一点,这是个很敏感的少年,她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就将人给伤了,“对,我是看得到妖怪。”

          夏目的心里隐隐地知道了答案,但是当他听到她亲口承认的时候还是有些难言的激动,他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有些失序了,想来他跟她也有着亲戚关系,如果她说的她是他的表妹是事实的话,那么是不是她们夏目家有些人会遗传这个能力?

          偷偷地瞄了她一眼,只见她一手撑着腮,眼睛不顺不顺地望着窗外,有一瞬间,夏目觉得这个少女的表情有些忧伤与寂寞,想到自己曾经因为看得到妖怪而遭受到的那些冷眼和嘲弄,他真心觉得这个少女极有可能也是有跟他类似的遭遇,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表情。

          如果三千知道他这么想自己一定会忍不住黑线,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她只不过是想起了知花御影而已,她曾经告诉过他,说自己不过是去了府邸等恢复人身时再回去,可现在呢,她已经恢复了人身了,这个身体也长到了十五岁,可她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她就有试过会空间去,但是奈何自己怎么做就是没有回去。她有些怀疑是不是在这边她要完成一定的任务次啊能够回去。

          比如在知花御影那个世界的时候,她当时化身为龙后脑袋里出现了一些关于自然之力的信息,是不是表示她从这个世界回去必须也要领悟一种能力?那在这个世界要领悟什么能力呢?妖怪之力?她现在也不清楚了。

          曾经在在知花御影的世界,是由恐怖宠物店和网球王子组成的世界,那么她现在的这个世界会不会也是一部动漫,但是是什么动漫她也不知道,或许也可能这部动漫她没有看过,也有可能这部动漫她看过忘记了。现在的她是毫无头绪、一片迷茫。

          车内一片寂静,似乎是剩下了彼此的呼吸声,夏目贵志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冷场过,只是他的这种格也不会主动地暖场,他,不善言辞。

          好在两人坐着车,很快就到家了,他平时上学的时候都是步行的,可见路程也不远,坐上车后没多久就到了。

          院子中的藤原塔子正在收衣服,却听到了一阵汽车的引擎声,她循声望去,看到一辆红色的跑车停在了自家的门口。

          她放下了手中的衣服,急急地往门口走去。

          司机先下车,然后绕到后车门处打开了车门,带着白手套的手搁在了车门上方,以防出来的人被碰到头。

          随着车门的打开,一双米色的高跟绑带凉鞋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等到藤原塔子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个长相异常美丽的金发少女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一阵轻风吹过,那柔顺的金发在半空中荡起了一个小小的涟漪,在阳光下散发着一种耀目的光辉。

          看着藤原塔子怔怔地看着自己,三千友好地对她微笑,或许正是因为她长得比较漂亮,所以当初女王才会那么喜爱她。

          三千下车后,司机又绕到了另一边给夏目贵志开门,夏目有些不自在地道了声谢谢,才急急忙忙地下了车。

          看到了夏目贵志,藤原塔子的心突然安定了下来。

          “塔子阿姨,我回来了。”夏目贵志的表情有些不大自在。

          “贵志,欢迎回来。”塔子阿姨回了一句,然后目光飘向了站在不远处的三千,问道:“贵志,他们是?”

          夏目看了看三千然后有些不确定地道:“她说她是我的一个远方表妹,是在放学的路上遇到的。”

          表妹?藤原塔子,看了看三千一时想不起来夏目跟外国人怎么回事亲戚,想要问一下三千,却一时组织不好那已经忘得差不多的英语,“那、那个……excuse……excuseme?”

          听着藤原塔子那有些别扭的发音,三千莞尔一笑,用纯正的日语道:“藤原夫人,您好,我是三千-希尔,我的祖母是夏目晓音和夏目玲子是表兄妹。”

          三千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听到三千那一口纯正的日语,藤原塔子总算是松个口气,然后笑着道,“原来是希尔桑,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站这么久,快点进屋休息一下,外面的天有点热。”

          于是在藤原塔子的热情邀请下,三千和司机被迎进了屋。

          换上室内拖鞋后,夏目贵志领着三千去了厅。

          藤原塔子往楼上喊:“阿娜达,家里来人了。”

          不一会儿藤原滋从房中出来了,听藤原塔子简单地说了下情况后便去厅招待去了。

          见到藤原滋过来,三千礼貌地打了声招呼,然后若有似无地观察了起来,感觉上个稳重又有些内敛的男人,不过他的眼神清亮柔和,应该是个还不错的人,看来夏目贵志在这里应该过的还不错。

          藤原塔子端着热茶过来,有些歉意地道:“我们家因为平时没人和咖啡之类的,所以家里也没有买,不知道日本的清茶你喝不喝得惯。”

          结果塔子递过来的清茶,三千笑笑,“没关系,我平时也不怎么喝咖啡,因为关系,我挺喜欢日本的清茶。”

          藤原滋看着三千良久,总觉得面熟,当目光不小心瞄到那在茶几下面的报纸时,突然想了起来,然后有些吃惊地问道:“请问,您是希尔公爵吗?”

          三千有些诧异地望了他一眼,“你知道我?”不应该啊,她从始至终都没有提过自己的身份,难道是他认识,所以才知道她的身份?此时的三千完全忘记了初到日本时日本皇室接机时周围围着的记者。

          夏目贵志和藤原塔子一愣,然后异口同声地惊叫,“公、公爵?!”

          开什么国际玩笑,她、她怎么就成了公爵了呢?!

          尤其是夏目贵志,此时完全能用瞠,目结舌来形容,他的那个什么表妹原来是个公爵吗?而且公爵不都是男的吗?夏目贵志对于英国贵族并不了解,又看到电视电影上的公爵大都是男的,便直觉地认为公爵是男人。

          藤原滋拿出了茶几下面搁板上的报纸翻到了那个头版头条,放在桌子上道:“看,报纸上有登,我就说怎么觉得面熟呢。”

          塔子和夏目贵志围了上去,三千也凑过去看了看,只见上面斗大的字写着——英希尔公爵今来日,内亲王阁下相迎。然后下面是一组机场照片,还有三千的挥手示意照,以及与真子内亲王和悠仁亲王的合影照。

          “难怪我也觉得面熟,今天早上吃早饭时,早间新闻有播。”夏目贵志恍然道。

          面对着藤原氏二人以及夏目贵志那满含惊奇和探究的眼神,三千颇为淡定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其实,我也不是要故意隐瞒的,来这里是因为夏目的关系,是私事,所以才没有提身份。”

          贵志?藤原夫妇听了后,将目光投向了夏目贵志,到现在他们也是没有印象夏目玲子有个表姐妹的事情。

          因为夏目玲子的格比较孤僻,不怎么和人说话,外加上夏目晓音十几岁的时候就去了英国,所以现在很少有知道夏目玲子还有个表姐妹的事情。

          面对着藤原夫妇的疑问眼神,夏目也是不知道,三千此时开口,“还是我来说吧,我的祖母夏目晓音去英国的时候遇到了我的祖父奥斯顿亲王,后来两人结婚了,所以现在我才是公爵的身份。而前段时间,祖母听到了一些关于夏目君的消息,怕他在这边生活的不好,所以让我来看看,如果他同意便将他带回英国去。”

          带回英国?!几人的脸色瞬间都有些难看。

          三千望着他们的表情,便知道了他们并不想让夏目去英国,而夏目似乎也不同意,便开口道:“当然去英国的前提是夏目君目前生活的不安定或者是夏目君自己同意,不过现在看来夏目君有藤原先生和藤原夫人照顾似乎生活也比较安稳,所以如果你们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

          这下,众人的心算是放到了肚子里了。

          如果三千要是执意让夏目去英国的话,他们也是阻止不了的,光是一个公爵的身份就能压死人。

          他们松了口气的样子,让三千莞尔一笑,“因为这段时间我要呆在日本,但是我现在住的地方离学校比较远,所以我能否借住贵府。”都说人不可貌相,虽然藤原夫妇看起来像是敦厚温和人,但是也不可否认有表里不一的可能,祖母曾说过,让她可以在日本多停留些日子,确定夏目真的过的不错后,便可以回去了,只是学业不能落下,才安排去学校上课。

          藤原家还有空余的房间,但是他们担心三千的身份会不会住不惯这些平民的地方,听说公爵什么的都是住在城堡和庄园里的,仆人什么的有很多。

          对于三千这个人,她当然看出了他们的顾虑,笑道:“你们不用担心我适应不良的问题。”

          见她如此说了,众人便也答应了下来。确实,从进门到现在他们也没有看到她的眼中出现过鄙夷和轻视之类的不满情绪。

          其实三千是个很喜欢享受的人,所以在自己的条件允许下,总不会亏待自己,但是让她住这边她也没有反感,完全的随遇而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