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伏羲琴(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路纤纤走进了吸引她注意力的那家店铺随意逛着,罗景云在一边为她介绍,“古玩城的老板叫盛林,是帝都乃至全国都很有名的收藏家,他的藏品很多,而且一向奉行以藏养藏,路子广人缘好,群内人士都很给面子。这家古玩城是他自己开发的,共计八层,不过1-4层他都租出去,上面四层才是他自己的店铺,据说他手中有不少好东西。”

          “没有想到罗少,嗯景云你对古玩也有研究啊?”

          罗景云十分高兴,“向来玉石古玩不分家也就了解了一些,而且盛老板是家父的老朋友,平时接触也比较多。”

          路纤纤一边听他说一边眼睛随意掠过,这家铺子不大,只有两个店员看起来像是夫妻档,一个站在门口,一个站在柜台里,此刻店里没有其他人,就眼巴巴地盯着他们俩。

          “麻烦把这个拿给我看一下。”路纤纤指着柜台里悬挂的一幅画说道。

          “小姐好眼光,这是秋山晚翠图,为清代画家戴忂亨所画,虽然不是关仝原作,但收藏价值极高。”应该是老板娘的女店员热情的介绍着。

          路纤纤笑笑没有接她的话漫不经心地看着,她想要的其实不是这个,只是那东西如果突然说要买,会让人觉得很诧异,古玩界最忌让人捡漏,所以越不值钱的东西有人看上越有猫腻,很可能会被店主认为是好东西从而拒绝买卖,待价而沽。

          “这个多少钱?”

          “15万。”

          路纤纤摇摇头表示太高,眼神瞄向其他的,“旁边那一幅取来我看下。”

          女店员依言取了下来平放在柜台上,“这是丧乱帖?”

          “是的,不过这是民国的作品,价值远远赶不上秋山晚翠图。小姐如果感兴趣,买那一幅,这一幅可以送给您。”

          路纤纤微一沉吟,“一共10万。”

          “这,”女店员面露为难之色看向门口,那里的男店员早就注意到他们了,此时才笑眯眯的走过来,“小姐好眼光,这秋山晚翠图可是我的镇店之宝,这幅丧乱帖虽然时代不久,但笔法妙,动感强烈,结体多欹侧取姿,有奇宕潇洒之致,颇有王羲之神韵,也是不可多得的品。”

          路纤纤一笑,“老板对王羲之很是了解啊。”

          “那是,我可对王羲之崇拜得很,下了大功夫研究的。”

          “甚好,我家里有长辈过寿,最爱王羲之的字,可惜现世存量极小,无缘寻之不得,难得见到这么一幅写得不错的,买来哄哄老人家也好,老板不如割爱了。”

          “好,看小姐如此孝心,我就当成全你了,十万就十万,给这位小姐包起来。”老板笑得很开心,其实这两样加在一起收来不到二万块钱,这可是大赚了。

          路纤纤也很高兴,如果这老板要是知道自己把什么卖掉了,可能会哭死。不想打击他,付了款把两副画取过来让陈楚抱着。

          “走吧,快开始了,我们上顶楼吧。”罗景云见她买好东西才开口提醒道。

          “好,今天有什么好活动吗?”

          “盛老板为了今天可是下了大血本,拿出了很多压箱底的宝贝现场拍卖,今天不仅仅是眼力也是财力的比拼。”

          路纤纤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甚至在心中隐隐期待楚老爷子收到丧乱帖的表情,心情大好,“好,上去吧。”

          顶楼是一个打通的公众大厅,此时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三三两两坐在一起聊天。罗景云拉着路纤纤找了一个靠角落的位置坐好,他不喜欢出风头,看路纤纤的样子也该不喜欢。

          他们刚坐定,就看到何杰带着姚氏姐妹也进来了,姚欣雅四周找了一圈就发现了他们,刚想过来就被何杰拉住了,只能远远瞪了他们一眼,气乎乎的走到另外一边坐定。

          不一会儿拍卖开始了,路纤纤也见到了这位盛老板,五十多岁的,身材高大微微有些发福,人很神一副笑眯眯地样子,想必年轻时也是帅哥一枚。

          他在中间的拍卖台上站了两分钟,等所有人都发现他不再说话时才开口,“各位,首先感谢大家今天能来捧场,盛某不才这份心意都记下了,以后有需要的地方言语一声即可,大忙帮不上,小忙还能打点一二的。”

          盛林此人果真是个直子的人,是个可以结交的人物。

          “今天来的都是朋友,盛某也不小气,拿出来一些私藏的宝贝现场拍卖,价高者得,算是讨个好彩头!”此言一出,掌声雷动,好些人的确是冲着盛林的宝贝来的,帝都第一收藏家的称号可不是假的。

          拍卖开始后,路纤纤远远看了几样拍卖品,的确是好宝贝,可惜价格太高不值得收藏。后来好不容易看中了一块血石镇纸,只是她一出价姚欣雅立刻跟着出价,倒忘了这位极品小姐的存在,只是这是拍卖她这样做并不算违规,只得摇摇头不和她一般见识,放弃了那块血石镇纸。

          只是放弃前,还是忍不住恶劣的了她一把,那东西最多值80万,她直接加到了100万,果然不出所料,所有人还没有反应之前,姚欣雅已经张口喊道120万。

          看着姚欣雅一脸得意地瞪过来,路纤纤没忍住笑了,竟然做人可以没脑子到这种地步还洋洋自得。

          “怎么了,笑这么开心?”

          “没什么,看到一个非常具备娱乐色彩的人。”

          小声地把姚欣雅花高价买低价商品的事告诉了他,心里乐不可支。罗景云看到她笑得如孩子一般的欢乐,心不由地又软了起来,就想和眼前的女人长相厮守。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远处有一道恶毒而怨恨的眼光。

          下一件拍卖品也被人抬了上来,路纤纤第一眼看到整个人就傻了,伏羲琴,竟然是伏羲琴。脸上的表情严肃起来,心中已经下了不顾一切一定要拿下来的想法。

          “这是一具古琴,我偶然得来,但一直无从知晓来历,放在我手里也算是暴殄天物,今天趁这个机会为它寻找一个合适的新主人,低价500万。”

          这个价格买一具无从考证的古琴并不低但也不算高,很快就有几个人相继报价,但并不热烈,等价格上了800万,只剩下一位头发全白的老者,路纤纤终于开口了,“一千万。”

          全场的眼光瞬间都在了她的身上,姚欣雅眼中闪过满满的恨意,显然她已经知晓刚刚被路纤纤摆了一道,但还是不长记,“一千一百万。”

          刚刚她们在争那块血石镇纸的时候,所有人已经看出来他们有过结了,眼神好的人也认出了路纤纤,明白她们为了什么,只是刚刚那不过上百万的东西现在可是上千万,拿来怄气真是大手笔,有年轻人看向何杰的眼光隐隐有羡慕。

          何杰都快烦死了,姚欣雅比起姚欣妍来真是差得太多了,随时随地乱发小姐脾气,他已经疲于应付了,要不是看姚欣妍的面子上,早把这刁蛮小姐赶回家了。

          姚欣妍也很恼,“欣雅你不要任,一千多万的东西不是开玩笑!”

          姚欣雅没有理他们,嘴角高高扬起盯着路纤纤。

          “一千二百万。”

          “一千三百万。”

          “一千五百万。”路纤纤懒得和她闹家家,还有一个竞争对手在一旁虎视耽耽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