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8章:东厂地狱(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竟然有人胆敢行刺当今皇帝!当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从焦府之中泄露出去以后,迅速传遍了整个京城的每一个角落,上至王公大臣,下至平民百姓,全部都在议论纷纷,猜测着这群胆大包天的逆贼的真实身份,以及他们后面的幕后指使之人。人们都隐隐觉得,帝国之中仿佛又要发生什么大事了。

          在皇之中的议事大厅里,此时也是一片寂静,大臣们都屏息肃立,望向高高在上的帝国皇帝,注视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情况十分不妙!帝国皇帝的面色越来越是冰冷,站在他身旁的东厂都督焦芳的脸上却充满了诡异的笑!皇上命令东厂去调查行刺皇帝的事情,难道,已经有了结果了吗?

          宣帝看完了焦芳递过来的奏折,用力地往案台上面一掷,突如其来的响声将大臣们惊了一惊。宣帝面色铁青,突然大声喊道:“度支司副使高熲,你可知罪?”

          站在大臣队伍之中的高熲身体猛地颤抖了起来,心里暗想不妙。虽然他已经知道了派出去暗杀焦芳的刺客们全军覆没的消息,可是,除了一个带队的刺客之外,其余的刺客都已经死了,焦芳是如何知道他是幕后指使者的呢?难道是这唯一的活口招供了吗?不,绝对不会的!高熲立即摇头否定。对于这个人,他是十分了解的,他绝对不会把自己给供了出去!

          那么,皇上和焦芳是如何知道的呢?高熲感到十分困惑。他派刺客们是去刺杀焦芳老贼的,谁能想到,皇上那日会正巧在老贼的府邸之中?这样一来,倒好像他真的是派他们去刺杀皇帝的了!惊动了皇帝,本来就已经是杀头的大罪了,而且还背负上了弑君之罪,那可是要株连九族的啊!

          想到这里,高熲感到浑身颤抖,有些惊恐起来。他不怕死,也不会为刺杀焦芳被抓而后悔,只是,如果背负上了弑君的莫须有的罪名,而且还会连累整个家族,那他可就太过不值了!不,绝对不能承认!要和焦芳老贼抗争到底!

          高熲硬着头皮从队列中走了出来,说道:“启禀皇上,微臣对于皇上一向是忠心耿耿的,实在不知道所犯何事,还请皇上明示。”

          “大胆!”不等宣帝说话,站在一旁的焦芳就喝斥了起来:“大胆逆贼,不但犯下行刺皇上的滔天罪行,还敢在大殿之上出言不逊!来人,将度支司副使高熲的顶戴花翎摘了下去,用铁链将他捆绑起来。”

          高熲愣住了,他没有想到焦芳老贼竟然当着皇上的面就敢指挥御前侍卫!他抬头望向皇上,却发现皇上面色依然铁青,毫无表情,显然是默认了焦芳的行为!

          再看看几个殿前侍卫,已经拿着铁链朝他走了过来,高熲知道事情不妙,长叹了一口气,主动跪在了地上,说道:“皇上,微臣实在没有作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不知道皇上是如何认定的。如果微臣真的做过此事,微臣甘愿受罚,可是如果只是莫须有的罪名,那微臣实在不服!”

          御前侍卫已经来到了高熲的身前,一面摘去了高熲的顶戴花翎,一面将厚重的铁链扣在了高熲的手上。高熲此时反倒镇定起来,毫不反抗,只是抬头望着宣帝,仿佛在等待这宣帝的定夺。

          宣帝“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此时从文官大臣的队伍之中,走出来了一人,正是御史中丞贾羿,他说道:

          “皇上,微臣十分了解高大人的为人,他对皇上可是忠心耿耿的,绝对不会干出……”

          “贾大人!”焦芳打断了贾羿的话。“逆贼高熲派人行刺皇上,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你就不要再为他求情了!如果激怒了皇上,你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焦芳一边说着,眼神不住地朝殿上的大臣们扫去,仿佛这句话是在向所有大臣说的一样。

          “可是,皇上,微臣也认为高大人不会干这大逆不道的事情,恐怕这其中另有隐情!……”翰林院掌院学士张恢也站出来为高熲求情。

          宣帝再次“哼”了一声,表示出极度的不满,脑袋也侧过了一边不理会张恢。

          “焦大人,你口口声声污蔑高某为逆贼,那么,你能拿出真凭实据出来证实高某是逆贼吗?”高熲朝着焦芳大声质问。

          焦芳冷冷一笑,阳怪气地说到:“哼,自己做过的事情竟然不承认,还要装扮成受冤枉,好吧,今天老夫就当着皇上和所有大臣的面子,戳穿你罪恶的嘴脸吧!老实告诉你,你派来行刺皇上的刺客,已经完全招供了,我们是绝对没有冤枉你的!”

          高熲心头再次一震,难道真的是他信任的人出卖了他吗?不会的!高熲再次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也许,这些都是焦芳老贼的谋吧?高熲说道:“刺客在说谎!焦大人,请你将刺客带上大殿,让他当面和我对质,就知道我绝对是被冤枉的了!”

          “哈哈哈哈……”焦芳哈哈大笑,说道:“高大人真是太过放肆了!你想让行刺皇上的罪犯上殿,这种想法实在太荒唐了!不要说他已经不在了,即便在,又怎么能让他到这个神圣的地方来呢?”

          “不在了?什么意思?”高熲急忙追问。

          “哼哼,不在了,就是他已经畏罪自杀了!”焦芳冷冷地说。

          高熲眼睛黯淡了一下,转瞬又明亮了起来,他大声说道:“既然刺客已经死亡,那又怎么能够证明是我指使他们的呢?”

          焦芳冷笑道:“刺客死前就已经招供出了你,高大人,你就不要再抵赖了!

          后来在我们的教育之下,刺客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是多么可恶的事情,所以就自杀了。哼,老夫倒是觉得,这名刺客还是良心未泯,不像高大人你,简直就是最大恶极!所以,老夫请示了皇上之后,皇上也是宅心仁厚之人,便免去了他家其他人的连带责任……哼哼,高大人,老夫希望你也能主动招供算了,皇上说不定也能免了你的死罪了!”

          高熲气得浑身颤抖,高声说道:“焦芳老贼,你将这莫须有的罪行强加给我,你不得好死!”

          工部尚书萧仕廉也出列说道:“皇上明鉴,既然刺客已死,高大人是否真的是幕后主使就无法确定了!也许是那刺客故意陷害高大人也说不定的,所以臣请求皇上能够宽限一些时日,继续调查,既不要放跑真凶,也不要冤枉一个忠心耿耿的大臣。”

          焦芳冷笑道:“萧大人仿佛话中有话啊!老夫已经从刺客的口中得到了证言,他也已经签字画押了,他死不死已经无所谓了嘛!听萧大人的意思,仿佛是老夫故意要陷害高大人吗?”

          萧仕廉说道:“焦大人做过的事情自己知道,我也不会妄加评论,只是希望不要冤枉了一心为国为民的高大人而已。”焦芳奸笑道:“既然如此,咱们做臣子的可以请皇上亲自裁决,看看皇上是相信老夫的话,还是相信高大人的话!”

          宣帝看了看殿上的大臣们,冷冷说道:“焦大人的调查奏折朕已经看过了,刺客的供词有条有理,可信度极高,焦大人的证据与分析确凿,事实真相大白,因此朕认可焦大人的奏折,认定谋杀朕的幕后指使人正是高熲!”

          听完了皇帝的话,高熲突然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一种受了到冤枉与被抛弃的感觉!自己对皇上忠心耿耿了这么多年,到头来却成为了一个意图行刺皇上的贰臣!高熲感到神一下子崩溃了,他长叹了口气,决定放弃争辩了。只是,在他的心中仍然有一个疑问,难道,真的是他信任的人把他给出卖了吗?

          看到高熲萎靡不振的样子,焦芳得意地奸笑道:“怎么样,高大人,皇上已经作出了结论,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来人,将这个犯上作奸的人拉了出去!”

          “慢!”萧仕廉大声喊道。看到自己的好朋友背负如此大的责任,萧仕廉怎么样也无法置之度外。首辅大臣方孝儒外出尚未归来,现在只有他亲自出面,才有可能拯救高大人的命了。

          萧仕廉说道:“皇上明鉴,臣对于东厂的结论仍然抱有疑问,高大人对皇上的忠心耿耿,微臣是了解得一清二楚的,像他那样忠君爱国之人,又有什么理由干这种愚蠢的事情呢?”

          宣帝还没有开口,焦芳就立即说道:“萧大人,我看你也是被逆贼蒙在了鼓里吧?老实告诉你吧,高熲的弟弟就是他犯上的理由!为了为自己的亲弟弟报仇,这个逆贼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

          “可是……”萧仕廉还想说下去,焦芳却打断了他的话,继续说道:“萧大人,行刺皇上可是滔天大罪!任何想为他开脱的人也是会掉脑袋的!”

          萧仕廉还想据理力争,掌銮仪卫事大臣阳汀天连忙拉了拉他的胳膊,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宣帝的脸色越来越差了。他轻声对萧仕廉说道:“萧大人,暂且先忍一忍吧,皇上正在暴怒之中,现在抗争恐怕只会火上浇油的。咱们尽快通知方大人,请他早些回来,等到方大人回来了,咱们再做打算吧。”

          萧仕廉强忍心中的怒火,退回了大臣的队伍之中,焦芳已经开始宣读起了皇帝的诏书:“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度支司副使高熲,深受皇恩,却不思君恩,密谋弑君……实在罪大恶极……现宣判如下:逆贼高熲,斩首示众,七日后执行;高府抄家,由东厂负责,即日进行;高府眷属,七日之后发配边关,永为奴隶,不得进京。钦此!”

          ※※※六日之后。

          东厂地下室。

          东厂的地下室很大,分隔成了许许多多大小不一的房间,代表着东厂不同的职责:关押、审讯、行刑……在这个暗潮湿的地方,每天都会上演一幕幕惨绝人寰的悲惨镜头,关押在这里,简直就像是住在地狱里面一般,用焦芳的话来说,就是要让那些不听他的话的人“生不如死!”。

          此时,在其中最大的一间房间之中,回荡着一阵又一阵肆无忌惮的笑声,其中还不时夹杂着年轻女人充满羞辱的呻吟声,以及男人极度虚弱但是仍然不愿服输的抗争。然而,这无力的抗争的结果,却是引来了更加兴奋的狂笑声和年轻女人更加屈辱的叫喊声。

          房间的正中间站立着十数名赤裸着上身,下身仅仅穿着一条短裤的壮男子,男子们的下体无一例外都支起了一座高高的“帐篷”,“帐篷”的顶端,可以清晰地看出男兴奋时那物的丑陋轮廓,个别男子的短裤甚至已经浸湿了一大片……男子们自然地围成了一个圆圈,眼睛死死地盯着圆圈之中的三个女孩子。

          女孩子们长得都挺美的,身材也比较高挑,清纯的面孔显示,她们都是大家闺秀,而不是青楼之中的荡女子。可是,她们修长的胴体却几乎全部裸露,只有女人那最隐秘的器上面,才象征地遮蔽着几缕衣物,有的也已经被撕扯成了一条一条的,那白皙的房、娇红的头,以及浓密的毛,不时暴露出来,反而更加容易引起男人们的情欲来。

          这三个半裸的女孩子正随着男人们的猥的笑声跳着舞蹈,乌黑的长发不时在空中飘荡,丰满的房不时突破衣物的遮蔽,在男人们的光之下若隐若现。

          她们,并不像是专业的舞女,更不像是甘心情愿地为男人们跳着这些挑逗甚至秽的舞蹈,因为,在女孩子的眼中,无一例外地饱含着泪水,那是屈辱的眼泪,那是无助的眼泪!她们娇美的脸庞上面,更是布满了泪水,显得楚楚可怜。

          “不准停,继续跳!”起哄的笑声不断地响了起来,像一钢针刺在了女孩子们的心中。“,跳得有气没力的,我们兄弟又不是没有喂饱你们!

          ……”、“快,蹲下去,把屁股高高翘起来,让老子看看你们的小骚流水了没有……”、“不蹲也行,那就把一条腿抬高点……我看几个小娃一定是想男人了,你们看,她们大腿内侧都已经是湿淋淋的,好像在迎接兄弟们的大宝贝呢!

          哈哈哈……”

          猥的话语伴随着荡的笑声在地下室中回荡着,三个女孩子的抽泣声更加响了,她们腿上的动作也更加慢了下来,仿佛害怕真的会有羞人的“体”顺腿流下。其中的一个女孩子的大腿夹得紧紧的,仿佛不再愿意让那些臭男人们看到她的隐秘的私处。

          看到了这幅情景,一个男人慢慢地走到了这个女孩子的身前,只听“啪……”

          的一声清脆的响声,女孩子的脸上立即出现了五个暗红色的手掌印子,“,长本事了是吗?敢不听话了?”

          短暂的沉静之后,是响亮的掌声和笑声。“汪爷打得真好!小妮子敢不听我们的话,找死啊!”、“汪爷打得真好,这样的妇就是要多教训教训才行!”、“跳啊,继续跳啊,你在不跳,老子们可就要往你身上跳了啊!……哈哈哈……”

          突然,在这些声秽语之中,传出来了一个虚弱但是充满了愤怒的声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