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一(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五六十春秋,漫漫华年,当回过头来回顾我这一生,唏嘘感慨。非常文学

          如今我的儿子已经继承大统,当上了皇帝,我这个老病垂矣的太上皇终于歇下了肩头的担子,可以好好歇一歇,歇一歇了。

          走上城墙,那至高之处可以眺望到整个上京。如今的上京依旧一片繁华,一片欣欣向荣,人们早已忘了当年的动乱,忘了曾经的战祸。

          我的心头也开始渐渐淡忘起很多人、很多事。

          那些在后中或妖冶、或贤淑的妃嫔,她们总是费劲了心机想要讨好的欢心。我知道她们在想什么,我共有四个儿子,每一个都想要当这个皇帝。

          可是,我不会犯下当初父皇的错误,我早早地便派人暗中观察着他们,直到选出我满意的那个皇子。

          现在,我算是松一口气了,可是看着这泱泱天朝,为何我的心头却是如此失落,仿佛在很久以前,就有什么东西在我生命中脱落了一般?

          是他,是他啊……

          那个令我又爱又恨大半人生的男人啊!

          他曾是这个帝国的王,曾经有着最荣耀的一生,可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却总有那么一个秘密无法宣之于口,于是在这漫长岁月中他只能一直隐忍,将它深藏在自己心底。

          他叫承贤,是天正朝元帝的第三个皇子,据说他降生的时候天空闪过一道红光,接生的嬷嬷和里的老人们俱说那是吉兆,很大很大的吉兆。

          他的母妃——舒贵妃听到了之后非常高兴,在床榻上拖着疲惫的身子将孩子抱过来,在以后的两年光景中,她一直以为她的儿子一定会的得到元帝最大的宠爱。

          事实上,元帝对这孩子也的确算是好的。他给他起名为“贤”,希望他将来能够做一个贤能之人,能够当他的左膀右臂。

          可是这样的光景没有维系几年,在穆贵妃生了皇子承奕之后,元帝的心开始了显而易见的偏袒。

          里上下都看在眼里,元帝对穆贵妃所生下的那个孩子才是最最心疼宝贝,至于旁的皇子,再也不在他的眼里了。

          舒贵妃的失落写在脸上,小小的承贤看到了母妃的忧愁,他开始希望自己能够优秀起来,强大起来。这样他的父皇就会过来多看看他,也多看看他的母妃。

          于是,小小的承贤开始读书、习字,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看不到的时候,他的认真坚持令他小小的心无比坚强起来。

          其实十分凑巧,他和六皇子承奕的生辰都在八月,只是仅仅差了两天。

          他还记得,那是他六岁的时候。

          那一年的八月,里的月桂开得甚好,散发出缕缕幽香。他的母妃早就开始为他准备起了生辰,他问母妃,到那一天父皇会不会来?

          舒贵妃笑着说,傻孩子,你是父皇疼爱的皇子,你的生辰他怎么会不来呢?

          承贤小小的心中顿时充满了期盼,他已经会被孟子了,等到这一次父皇来的时候,他要被给他听,让父皇好好看看自己学习的成果。

          可是就在他生辰的那天,承贤兴冲冲地跑到了御花园里。看到父皇正和穆贵妃娘娘坐在一起喝茶,他听到穆贵妃在那儿跟元帝说,承奕会念诗了,吵着说要念给父皇听。

          承贤在一旁的草丛中满不在意地哧了一声,心道一个才三岁的小娃娃,能有多大的能耐,会背的还不就是“白日依山尽”那些个东西。^非常文学^更何况今天是他的生辰,父皇又怎么会去穆贵妃那里呢?

          可谁知道,元帝似乎全然忘记了承贤生辰这回事。听穆贵妃这么说顿时乐得呵呵大笑,说道,果然是朕的好皇儿,小小年纪便能念诗,也算是不错了,改日朕一定请里最有学问的夫子来当承奕的老师。

          穆贵妃最喜欢听元帝夸赞,掩嘴笑了笑,又问了一句:“那皇上今晚……”

          “好,朕今晚就去你那儿看看朕的奕儿。”

          小小的承贤在草丛之中好像浑身上下被一道惊雷劈中一般,半点也不能动弹,耳边尽是轰鸣之声。

          只是为了六皇弟会背了诗,父皇便完全将他抛在了脑后?

          承贤小小的心间突然生出了怨恨,对承奕的怨恨,对穆贵妃的怨恨,更有对元帝的怨恨!

          在他怀着一肚子的不忿想要回母妃那里的时候,突然间撞见了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孩子。

          因为两个人都没怎么看路,于是便撞了一个满怀。

          承贤一屁股坐在地上,抬头看着那个和他仿佛年纪眉清目秀的孩子,憋住眼眶里委屈的泪水问:“你是谁,我从没见过你,你为什么会在里?”

          那孩子伸出手将承贤一把拉了起来,许是瞧见了承贤通红通红的眼眶,他说:“不过是撞了你一下,男子汉大丈夫,难道还要哭不成?”

          “你到底是谁?”

          “那你又是谁?”那孩子也不怕他,微微扬起了下巴,朝他问道。-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是我先问你的,怎的变成你先问起我来了?”

          那孩子笑道:“好吧,我是宁懿郡王府的二公子,你叫我千寻就好了。你呢?”

          “我?我母亲是舒贵妃。”

          陆千寻想了想,自言自语道:“舒贵妃,我好像听父亲提起过的!哦,你是三皇子啊!”

          那是承贤第一次遇到陆千寻,那一天是他的生辰,是他最开心也最不开心的一天。

          虽然他和陆千寻只是初次见面,可是就在那一日,他将自己心里的一些不快都说给了这个和他年岁差不多的男孩听了。

          陆千寻听他说了半晌,坐在假山上面道:“原来你是为了这个不高兴的。既然你那个六皇弟能学这样那样的本领讨皇上欢心,那你为什么不能再多学一点,让皇上更注意你呢?”“这样……有用吗?”

          陆千寻晃了晃腿说:“有用没用我不知道啊,只是我以前听我父王说过,厚积薄发,大概的意思就是只要你默默积累,总有一天能让自己变得足够强,也总有一天会令旁人对你刮目相看的。”

          厚积薄发?

          小小的承贤默默念着这个词,看着对面的陆千寻。

          他向自己伸出了手:“别丧气,你可是天正朝尊贵的皇子啊!咱们今天也算是认识了,往后你有什么烦恼都可以找我来说。”

          就在承贤六岁生日的时候,他以为丢掉了父皇的宠爱便是天崩地裂,却没想到意外收获了这样的一份友情。

          在那以后的岁月里,他和陆千寻时常来往,他在身边的时候,承贤的心里就好像充满了力量。

          他会向他倾诉自己的心事,而陆千寻则会鼓励他,给他出谋划策。

          渐渐的,两人之间的情谊越来越深厚,他以为这便是天下间最淳朴最无私的友情了。

          直到那一天。

          承贤行了冠礼之后,舒贵妃便向皇上建议,可以给他纳妃了。

          元帝便在上京贵族女子当中挑了几个不错的,让舒贵妃看着拿主意。舒贵妃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素来是有主见的,就让他自己看看,觉得哪家姑娘更好。

          这一日,承贤在书房里里边练字,正巧太监过来通禀说是陆千寻来了。

          陆千寻进了屋子刚想同承贤说话,便见到桌上放着的一叠庚帖,因为有些好奇便问了承贤那是什么,承贤突然之间不知怎么,变得有些支吾起来。

          陆千寻过去看了才知道,原来是纳妃的庚帖,便笑道:“原来是三皇子殿下要娶亲了,这可是大喜事啊!”

          原本并不觉得什么,可是不知怎么听陆千寻这么一说,承贤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自在起来,遂沉了沉脸道:“有甚可喜的?但凡皇子行了冠礼便都要纳妃,反正也没有人管你是不是喜欢,他们主要挑自己合心意的便就好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