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香兰……

          那年跟在林倾尘身边的香兰已经被易容,容貌普通,可身段却是极好的。【本站唯一地址:

          】有一日,香兰不经意弄脏了她的衣裙,那是她最喜欢的衣裙,她自然愤恨难当!不过是一个贱奴,竟然敢弄脏她的衣服。

          可香兰是林倾尘的人,当时林倾尘还是太子,她自然不敢直接大骂香兰,可这口怨气她怎可咽下?

          那时候香兰十二岁,却是单纯愚蠢!她用了谎言将香兰引到了中废弃的殿中。那里早就有三个侍卫,是她早就安排在那里的。

          她就在暗处,亲眼看着香兰被那三个护卫剥光了衣服,然后她在那三个侍卫的近乎于残暴的掠夺下停止了尖叫。见此情景,她当真是解了气!谁让这个低贱的奴婢竟敢弄脏她最喜欢的裙子?

          那时候,她就开始喜欢穿艳粉色的衣裙了。

          那三名侍卫离开后,她便走到了香兰的面前,冷冷的望着香兰那惨白而惊怕的样子,忍不住冷笑道:“这便是你弄脏本裙子的下场!记住,卑贱如你,不配碰本任何东西!”

          临走前,她看到身边的宦官一副色迷迷的样子望着香兰,她便对着那宦官笑道:“念你跟在本身边的多年,伺候的也算是尽心,这丫头便赏你玩耍了!切忌别玩的太晚。”

          那宦官一听,立即眉飞色舞。

          虽然宦官无,可大多都是耐不住寂寞的,在暗地里跟女对食,早就已经不是秘密。

          香兰早就已经浑身无力,哪里还会有力气面对那宦官无情的蹂躏?

          林清雅从遥远的记忆中回神,身形猛的一颤,她现在才想起来,那时候虽然香兰没有喊叫出声,也没有哭叫,可是看着她时,那双眼睛平静的有些可怕!

          这是香兰的报复!

          慕容歌冷冷的望着林清雅忽然见巨变的神色,心中冷笑,这是林清雅该有的结局!香兰经历了国破家亡的凄惨,被迫身为一个奴,却还要忍受着林清雅那猪狗不如的禽兽行为!

          “林清雅,你所做的一切换来的只是一杯毒酒,你应该庆幸!”慕容歌站在门前,凛冽的眼眸盯着林清雅,讥讽的冷声道。

          林清雅身形剧烈一颤,她大惊失色,原来是香兰害她!她望着慕容歌,怒骂道:“那是香兰该有的惩罚!一个奴,就该承受这样的命运!”

          慕容歌忽然感觉唇齿之间冰寒无比,她现在几乎能感受到香兰当时的愤怒与恨,她低下眼眸,残忍的点出事实:“淑妃莫非忘记了?如今封国已被破灭,你淑妃娘娘的身份不过是个空壳子!在齐国,你的身份无法与兰妃相提并论!你比兰妃更……卑微。”与香兰坎坷的一生相比,她才知道,自己何其幸运!能够安安全全的活着,就已足够了不是吗?

          “慕容歌!你找死!”林清雅怒吼,竟然要向慕容歌的方向扑过来。

          结果,几名侍卫将她挡住。

          “淑妃娘娘请将毒酒喝下!”侍卫们声音冰冷道。

          林清雅摇头,挣扎,“让本死在香兰手中,绝对不可能!本要见皇上!”她林清雅,无论如何都是高贵的,怎能让自己的命中终结在香兰的手中?

          “皇上日理万机,你们食齐国俸禄,就该为皇上分忧解难!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皇上要你们有何用?淑妃娘娘如此闹着,你们也任由着?毒酒必须飞给她灌下。”站在慕容歌身侧的如冰冷声道。她知道了香兰的遭遇后,那与自己像似的经历,甚至是被她还要悲惨的经历,让她同病相怜,对林清雅这种人更是愤恨交加!

          侍卫们闻言,立即抓住了林清雅,捂住了林清雅的嘴,不让林清雅挣扎,然后掰开林清雅的嘴,强行灌药。

          慕容歌转过身,不再去看。

          与如冰离开。

          这是林清雅该偿还香兰的。

          对于林清雅的罪行,中无人会追问,毕竟林清雅已无后台。就算此事有着诸多疑点,也最终是个句号!不会有人闲的无聊,替林清雅翻案。

          夜幕之下,慕容歌脚步沉重的朝着秋月而去。

          “娘娘,若是有可能,咱们不与兰妃为敌该多好?”如冰低着头,声音有些发闷的说道。如若没有为敌,香兰现在仍旧是活的好好的。

          闻言,慕容歌停住脚步,回头看向如冰,眼神迷离道:“她没有选择的权利。”从最初林倾尘将她留在身边后,就注定香兰因为绝色的容貌成为棋子,这便是一颗棋子的命运。

          她的心跳骤然间加快,她双拳紧握。如今的她同为棋子,在乱世中,被迫因那些人的权力争夺而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不……

          她慕容歌,只能是慕容歌!绝非棋子!

          “是啊,兰妃没有选择的权利。【本站唯一地址:

          】只是可惜了兰妃,其实兰妃也是一个极好的人。”如冰深深的叹息一声道。

          是啊,香兰也是一个极好的人!

          她低头看了一眼袖中的书信,信中简简单单的交代的是香兰波折坎坷的一生。香兰是真心对赵子维,明知赵子维利用,仍旧是任的陷了进去。香兰要求,此信不可给赵子维看。

          香兰是不想让赵子维知道她曾经如此不堪过去吧。

          可这又岂是香兰的错?

          错在这个无情的乱世!

          正当她仰头望着明月失神之时,一道黑影出现了前方。

          “奴婢见过皇上。”如冰见是赵子维,立即俯身见礼道。看了眼慕容歌,她悄声离开。

          赵子维走上前来,想要伸出手抱住慕容歌,却将手停在了半空,并缓缓收回,他望着慕容歌略显才苍白的容颜,心忽然纠痛。他承认自己无情,可对她,他不曾无情过!曾经未遇见她之前,他想做的便是无情的人,也认为自己是个无情的人。能够成大业者,毕竟是无情无欲之人!如此,才可冷眼看天下,才可不折手段得到天下。

          余光中,慕容歌将赵子维犹豫的将手收回的情景收入眼中,她眸光暗动,未等赵子维开口,她便是说道:“皇上,妾将你当做至交好友。”

          赵子维邪魅的容颜顿时苍白,他凝望着她完美的下颚,似乎未听见她刚才的拒绝之语,只是忽然轻笑道:“慕容歌,你猜刚才朕遇见了何事?”

          慕容歌眸光一闪,收回眸光,低头来看向他,微笑问道:“何事?皇上不如说来听听。”

          “今日国师进大殿参见朕,竟然为朕卜卦,卦象上,朕不日将遇大劫!此大劫或许可伤及命。”赵子维深黑的眸盯着慕容歌,脸上仍旧是挂着笑容,语气那般轻松的说道。

          慕容歌心陡然一颤,她望着他,要开口。就被他拦截下来,他说:“慕容歌,若朕死去,你是否会伤心?不如未朕守寡如何?”

          闻言,慕容歌瞳孔收缩。

          他仍旧不让她开口,自顾的笑道:“就算是你执意要为朕守寡,朕也是不忍的!这等蠢事,你做不出来的。”话落,他深黑的眸子将黑夜下的她清晰的映在了眼眸之中。

          “你不会死的。卜卦不过是迷信,怎可相信?命运,由自己掌控。”慕容歌双目无比清亮的望着他,快速的说道。

          赵子维淡淡的笑着,可仍旧是有着属于他的那股子邪魅勾人的味道,忽然他咧嘴,笑的如同一个孩子般,“慕容歌,你是在担心朕?”他期盼的看向慕容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