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节:比赛开始(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

          无论如何,周三最后两节课开始进行比赛,明天周四下午相同时间也改成了活动课。修_真_谷_小_说_网原_创

          首先是女子组,江媛穿的是新号球服,向一飞还是穿的原来的那件,有些磨损。对手是一群看起来不怎么厉害的外国女留学生,她们的球服是蓝颜色的,向一飞几个是红色的球服,在球场上形成鲜明的对比。

          “……”

          没有人在喊队伍加油,偶尔喊的也是对江媛而言,她真的是好人缘啊。

          向一飞在场上来来回回的,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比赛还没开始,教练没有到场,学生却挤了一片,她最后找到竹芋,我看见她们的方位,硬挤着过去。

          “嘿,civic!”向一飞还是喜欢叫我英文名,其实大部分人之后都爱叫我的英文名,因为这个很像“sissy□□”,张老师刚开始并没有记得所有人的名字,直到有次,大家都变态地齐声叫我的英文名,张老师听错,还以为是恶作剧,写了这个同音词,全班乃至全年级都知道这个名字了,不知道我真名叫什么的大有人在,但是无人不知这个“civic”。

          “加油啊!”我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

          “你应该上场的,绝对能赢,吓跑她们,嘿嘿!”

          “我也想啊……”

          “等会儿我下场换你,我就不信教练还能说什么!”

          “……”回答不上来,总觉得很高兴。但明显我的胃部不高兴,中午因为心情不好吃多了,到现在还觉得撑,每次疼去了厕所却没有感觉。直到现在,堵得我发慌,无可奈何。

          “好了好了!都离开球场!”教练慢吞吞地跟校长一起从里门走入。

          里门的走廊更靠e座的边缘,准确的说,它除了连接锅炉房没有别的作用,一到冬天从那里走会很热。更衣室是指走廊尽头的小型多功能厅,安了几个柜子当作临时的休息室。

          可惜,我只用了两三次。休息室只提供给女士,男士的更衣室在男生宿舍某个空屋子里,具体我不可能得知……

          外国没有参加比赛的有几个女生穿成拉拉队的服饰,手拿着彩条球,欢呼着给她们队加油,她们站在场外,却可以如此情绪高昂吗……

          难道我也应该如此……

          为她们加油……?

          “……”

          不可能。喉咙像堵住了一团杂物。

          如果有注定的角色,那么我应该在场上才对,教练的无知并不能成为我另外一个角色的借口,江媛不配站在球场上,明知道如此我还要为她们加油?不可能。我没那么贱。我没有往场上的她们扔西红柿蛋就算好的了。

          我的肚子又开始疼了,反正也好,不用看她们比赛。

          观众席上的人映入我的眼帘,奥斯丁和几个男生坐在那里专注地看着球场,并没有注意人群中盯着他看的我,这里又乱,怎么指望他能看见我呢,还有为什么,凭什么。

          他看起来没什么事,看来那群黑衣人没有把他怎么样。

          我走开了不想再看。

          疼得不是很厉害,我猛灌了几口温水,温水很难下咽,不知道那股不愿意吞下去的感觉算什么。如我所料,它开始疼得厉害,刚好在教室,厕所离得很近。解决完以后已经过了二十分钟,我在考虑要不要去看比赛,不过显然不用了,这没什么意义,挣扎着想要上场却无济于事,当作本不喜欢篮球呆在教室里写作业更简单些。

          好比在座的党鑫。他才发现我也在这只有他和我两个人在的教室里:“你怎么没比赛?”

          “啊,就那样。没选上。”

          “不可能吧?”瞧吧,连这个书呆子都觉得不可能。“你不是队长吗?我听别人说的。”

          “……教练就是没选我,我本不知道为什么。”

          我想这个话题不应该持续下去,再这样下去我又开始难受了。

          上次看到一篇文章,说是解决完如厕会得到一阵欣悦感,会持续着受罪的放松感。我现在就是这个状态,我不想被人打扰,只想度过这段难熬的时间,忘了这件事。

          “你作业写完了没?”党鑫问道。今天的作业老师们像是格外开恩,一点也不多,课间我就写得差不多了,只差填在发下来的作业本上的工作。

          “写完了,怎么了?”

          “那你背过吗?那三篇古诗?”

          原来是“打探敌军情报”啊……“背过了,等着吧!”

          “切!这次我一定要拿第一。”

          我用藐视的目光送他回座位上。

          “civic!快来!”

          “欣欣?”看起来欣欣和影桐跑了好长时间。

          “快来啊!咱们队的一个女生摔伤了,不能再比赛了!教练让我来找你去比赛!”

          可是——

          我并不想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