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年夏天(结局)(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新鲜出炉的大领导。

          自从岩族长成为联盟盟主之后,我们的生活每天都在变化。不论这其中是否有什么更深远的用意,至少从表面来看日子的确是变得越来越好了。先前以部落为单位的行动几乎全部都被联盟的统一行动所替代,联盟成员的交易往来更加频繁,这就促进了各部落间的产业分化,变成拥有大量可耕地的部落专门负责农业,擅长制造石器的部落主要负责石器生产,离草原比较近的部落负责狩猎等等。

          岩部落逐渐成为了手工业和商业的中心,不但掌握着陶器和细木质品的生产技术,最近还发现了一种比石器更坚固耐用的材料,岩族长将其称之为铜器,可用于制造最锋利的武器,据说在平原地区也只有极少数部落掌握这种东西的制作工艺。

          我们之中的一些人成为了职业军人,他们吃的是最好的粮食,穿的是质地良的战袍,用的是铜制武器,由岩盟主亲自培养。经过训练的士兵看起来威风凛凛,走到哪里都备受瞩目。很快军人就成为了最受年轻人喜爱的职业,越来越多的青年男子主动申请加入军队,可以在预见不久的将来,一支庞大而充满战斗力的队伍将于山区中诞生。没有人知道拥有这样强大的军队对我们有什么意义,或许它的存在是出于安全考量,又或许族长们已经逐渐认识到战争背后所隐藏的巨大利益:领地、资源和大量的奴隶,但不管怎样,烽烟再起都是它唯一且必然会造成的结果。

          我被盟主任命为首席祭司。

          本来这个职位是为大巫准备的,但老头以年老体衰为由拒绝了,反而推荐了他的关门弟子,也就是我,接手这份工作,虽然除了骗术之外巫师的本领我一样都没学过。由于一直以来阿米陀神对我的信任,很多神谕都是通过我传达给大家的,因而其他部落的首领们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反对这项任命的人也有,那就是我本人,可惜没有人关心我的想法,岩盟主随便挥了下手,这顶大帽子便不由分说戴在了我头上。

          祭司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批量制作阿米陀神像送发各部落。阿森闲来无事,自告奋勇跑来帮我打磨木料。这小子上战场之前神像还没诞生,因而只听说过阿米陀神的大名,并不曾亲眼见过。如今看到跟自己长得像孪生兄弟一样的大神,不禁瞠目结舌。我大窘,眼看他又露出了招牌大红脸,却还未想好该如何解释。结果阿森犹豫了一会儿,吞吞吐吐地小声问我:“你觉不觉得我好像长得跟阿米陀神有点像啊……希望大神他不要介意。”说完还十分诚恳地合掌拜了拜。

          好名字是成功的开始。

          挖坑和起名字是岩盟主的两大爱好。最近他又开始纠结于联盟命名的问题,原本打算取个单字“黎”,后来想到如今盟内共有九个成员有两个部落在战争中被灭了,遂决定给联盟取名为九黎。

          单只给联盟命名还不够,岩盟主又意犹未尽地提出所有成员部落的名字也要改掉,新名字要起得有相似,让人听起来就像一家人,他举出中原地区一支比较有名的联盟做例子,说他们共有六个部,分别以熊、罴、狼、豹、貙、虎六种动物命名。族长们虽然觉得这道命令有点无聊,不过反正原来的名字也是随便取的,改就改吧。

          我被派去各族收集意见,大家的意思是不妨也用动物起名,就叫我们常见的“狗,牛,驴,马,猪,羊,鹿,,兔”好了。结果岩盟主看后很不满意,表示名字要起得够响亮,听上去能让敌人有畏惧感才行。我又再次跑遍各部与族长们商量如何修改,于是第二次呈给盟主的命名方案是“恶狗,疯牛,秃驴,种马,箭猪……”,岩盟主哭笑不得,改名之事便就此作罢。

          最后一篇日记。

          经过数百奴隶日夜不停的建造,在岩部落旧址上一个全新的大寨子出现了。这个寨子共划分为上层阶级首领、长老和巫师,中层阶级普通百姓,底层阶级奴隶和牲畜四大区域,可以容纳全盟所有人居住。岩盟主先将上次战争中被毁掉村落的几个部族接到寨中居住,对于其他部落暂时没有要求,但我猜早晚有一天,我们所有的人都将会搬到那里去。

          事情果然如我所预料的那样发展,接下来第一个被要求搬迁的是我们部落,理由是要征用我们的岩洞作为战略物资储备仓库。新家有宽敞透亮的新房子和各种致的生活用品,比起暗无天日的居生活有吸引力得多,族人们几乎是欢天喜地地接受了搬迁指令。然而对我来说,从此以后记日记将成为一件奢侈的事情,等到岩洞被储备的粮食填满,用石头封存起来之后,我在岩壁上留下的大量创作也将再没人会看到。不过既然走出洞是我们的宿命,我们就该带着期望接受。

          幸好我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起码我的身边有了阿森的陪伴。自从战争结束后,我们便恢复了之前的暧昧关系,并且有望在近期突破这个阶段,获得更进一步的交往……额,意思就是,阿森说要带我去见他哥哥,让我们的感情接受家人的祝福。其实我并不期待岩族长那鸟人能说什么好听的,不过阿森坚持要这么做,还说他哥哥保证过到时候要送一份大礼给我们。真希望他的乐天神能感染他哥哥一次。

          说到岩族长,他现在大概正眯着眼睛躺在虎皮毯子上,得意洋洋地享受这一刻谋得逞的喜悦,不过这么一点胜利应该还不足以冲昏他的头脑,很快他便会淡忘这份喜悦,投入到未来更长远、更复杂的谋划中。我猜山区满足不了岩盟主的野心,他的眼神总是充满渴望地飘向山外那片疯狂的土地,也许总有一天我们将离开这里,踏上前往中原地区的征程,但无论最终我们的脚步止于何处,我都将坦然面对属于我的结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