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一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有话要说:抽吧抽吧,抽着抽着世界就大同了!先去车马行寄放了毛驴儿,卫青蓝把车驾揽在自己身上,一路拉着车往牛马市这边过来。这身子的力气本来就大,最近卫青蓝劳作的多,力气见长,一车的木柴拉起来并不吃力。一路上人潮汇集,有向卫青蓝询问价钱的,卫青蓝想了一下,照自己心意给了个价钱。那人给了钱自去取了两捆。卫青蓝心道这价钱估计是定低了,还得稍加一些才好。等到了市上,人还挺多。好不容易挑个空地,才把车撂下了。春日的日头有些暖热,卫青蓝抹抹脑门上的汗,等着主顾来询问。

          人群来来回回,来问卫青蓝的真不多。车左边一个卖针头线脑的货娘,看着人实在少不一会就挑着担子换地方走了。车右边一个卖膏药大力丸的,花词黄调一套一套的吼得震天响,人们也只是远远的看着,并不上前,把那长的五大三的彪悍女人郁闷的,一屁股坐在卫青蓝这车帮上,骂娘,听得卫青蓝嘴角一阵抽搐。

          好一会这女人骂完了,挑眼皮看看一言不发的卫青蓝,许是生意实在清淡,起了攀谈的心思:“哟,这妹子面生得很啊!头一遭往这市上卖货?”

          卫青蓝也是无聊,随口就搭了回去:“大姐真是好眼力!”

          “我就说嘛,”那女人抹了抹鼻子,笑容带了三分痞子相,“一眼看着嫩得很!”

          “听大姐这意思,是常在这市上走的。”卫青蓝打眼细看这这女人一番,三十不到的年纪,看着有点流气,便恭维一句,“难怪看着就不一样!”

          “好说!”女人豪爽的往上推了一把袖子,“这西市上面,咱也混了十多年!说出来,这张脸面也能值个几文钱!”

          卫青蓝心思转了几转,觉得大概把自己厉害这种事情挂在嘴上的应该都不是太厉害的人物,可是这种话又不能直白的说出来,只好笑笑。

          这女人并没有在这上面多计较,只是笼着袖子又从车帮上下滑了一些,手肘杵一下卫青蓝,颇为自来熟的笑道:“看妹子这么单薄,叫什么,多大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卫青蓝低头整理一下自己的柴捆:“卫青蓝,快满十五了。”她的生日就在四月。

          “哟?看不出来!”那女人上下看了卫青蓝两眼,“力气倒是不小,还以为只是面嫩呢!”不等卫青蓝反应便神秘兮兮的凑近:“开过荤没?”

          ???

          卫青蓝迟钝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这女人在问她什么,不由在心底画了一个囧字,这要放在以前是要被控告猥亵未成年女童的!就像前辈子男人的话题总是离不开女人,这辈子调个,这话题也总围着男人打转吧?

          卫青蓝的表情很好的愉悦了这个大姐,笑的一脸的猥琐:“我看你就知道还是个雏!”

          这种事情会从脸上看出来吗?卫青蓝很怀疑,这大姐继续锲而不舍的靠近,都已经能看到她脸上微小的细纹:“要不要大姐领你去楼里走走,见识见识风月?”

          卫青蓝尽量不伤人面子的把自己整个人往外抽:“不,别,我还是……”

          “不用不好意思,嘿嘿!”那大姐咧着嘴笑了,“呶,给你看看这个!”神秘兮兮的出一个小纸包,“有这个,就是一夜七次娘哦!”

          在短时间内认知的巨大差异造成的冲击再度让卫青蓝短路,那大姐得意的搓搓手:“不瞒你说,风月场上咱也是一号人物,认识很多不错的小哥哦!这个药,也就二十个大子,保准让你是翻云覆雨欲罢不能!”

          这是强迫推销,这是拉皮条!卫青蓝干巴巴的笑着继续往边上躲:“我家家教管得严……”

          “三娘真是好手段,果然是风月场上老手,想必是阅人无数,过尽千帆吧!”

          “那是,想我生的是风流倜傥,多少花魁头牌邀我做入幕之宾呢!”那大姐大手一挥,头都不回的回了一嗓子。

          “那您老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啊!”

          “那是,我还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不成!”女人大咧咧的又是一挥手,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了,刷的起身,本来猥琐的脸像打翻的染料缸,逐一变色,卫青蓝敏锐地发现她的嘴唇居然在哆嗦:“夏…夏…月…你,你怎么来了?”

          来人是个身量不高的男子,不能说他年轻,但是也不老,胭脂什么的上的有点重,额头结成一个疙瘩,一双柳眉倒竖,眼睛里恨不得飞出刀子活剐了结巴的女人:“我倒是不知道,赖子三娘什么时候也成了人物了?”

          这是什么情况?眨眼的功夫,那个瘦小的男人已经提了裙摆追着那高大的女人打了起来:“我让你百花丛中过,我让你一夜七次娘,你这个花心鬼,你这个大骗子!”

          那高大的女人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一边抱头鼠窜一边讨饶:“夏月,夏月,我是随口说说,随口说说嘛!

          “我呸!”男人叉了腰,大口的啐了一口吐沫,“我告诉你赖姗,老子十四岁就梳拢,入幕之宾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不是头牌也多的是大把的人给老子赎身,老子是瞎了眼了才看上你这么个混帐东西!”

          这男子话说的又急又快,一口气没喘上来,喉咙有些发憋,躲得老远的女人火急火燎的蹿了回来:“你说你生什么气嘛,这不又气喘了不是?”

          男人抡圆了膀子啪的给了这女人一个五指山:“老子用你管!”

          早就有人一圈一圈的围了看热闹,众目睽睽之下这赖姗亦或是赖三被男人甩了耳光,面上极为难看,双手按了男人的手臂,厉声喝道:“丢不丢人啊,”随即又压低了声音,“你乱喊什么!”

          男人怒极反笑:“我不怕丢人,这街上谁不知道我夏月是个窑哥儿,等你给我赎身等了八百年了,你就是那白眼狼,养不熟的白眼狼!”

          卫青蓝睁着眼睛看这一出狗血剧,暗道今天真是诸事不宜。那女人怕是便宜话说多了,碰上一个较真的就栽了跟头了。

          夏月说完话就接着下手,赖姓女子不好还手,骂又骂不回去,绕着卫青蓝的车乱窜,偏夏月不依不饶的追着打,着实的挨了几下。无辜的卫青蓝被夹在两人中间,指指点点一点都没少的落在她身上。末了那女人实在觉得吃不住,回身把那夏月猛地兜底抱了起来,把那男人吓了一跳,双手一下子收在女人背上。赖姗吧——卫青蓝判断——得意的一笑,撒手就把这男子放到了卫青蓝的车上:“月月,小月月,心肝儿,我不是银钱不凑手吗,你放心,我一定八抬大轿娶你过门!”回头对卫青蓝说一句“卫妹子,照看一下你姐夫!姐姐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手里的东西往卫青蓝手里一塞,翻身蹲下,把地上铺着的包袱布一拢一拎,什么瓶罐药丸都被兜了起来,胡乱往前一抱,撒腿,跑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