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影爱好者(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那天以后,思行常常来班上找我,放学就拉我去器械室当义工,我为了监督某位同学的品行问题,也乐得活动骨,有时自己也跑过去帮忙。现在都快毕业了,老师虽然嘴上还在挂着不许早恋,不许早恋,但其实也不怎么管了,都成普遍现象了,同学们就差把地下工作转入地上了。

          赶上今天他给我送午饭,说今天他妈做了特别好吃,他让他妈多做了些给我带的。他出去后,凯子拧着我下巴,转过脸去。

          “我瞅着你这小脸也不咋滴啊,怎么就能把咱蓝球队队长给勾搭上了。”

          “瞎说什么,那叫勾搭啊,咱没外在美,咱有内秀啊。”我拍开他手。

          “你还内秀呢,我看你这肚子里全是查克拉。”凯子也是一火影迷。所以我跟他关系才特好。

          “信不信我把蛤蟆文太招出来陪你玩玩。”

          “你往周围看看哈,仔细算算招几只才够,你肚里那一小团能量够用不。”

          我这才抬眼看向周围。一片怨念之箭,我躲我躲我躲躲躲,对不起观众,我还是口正中一箭,倒下。

          我把头趴桌上,看着凯子那张快笑烂掉的脸。心里想着,那人太招人注意也真不是好事啊,得找个机会把他黑黑。

          我们升上了高中,不管我怎么长怎么锻炼,总是长不过他180的身高,我也认命了,高就高吧,再高点好当电线杆,为祖国建设填砖加瓦,不对,是加电线杆。思行办了健身卡,时常拖着我一起去健身房里对练,还常常去找原来的教练求教,但我俩一般都不练花样,没意思,散打倒是都不错,不分高下的。我想兴许我锻练的时候他也在锻炼呢吧,所以长得跟我一样快。

          思行没去考重点,就跟我们学校的高中部里混领头羊,为这事他爸和他妈没少说他,他总说,在矮子里面做巨人比在巨人里面做矮子好,能培养自信,他爸就恨铁不成钢的说他没出息。我爹也是恨铁不成钢,因为我总找些事儿让他去学校,女孩长大了他又不敢怎么打,我妈看着就啥也不说总叹气。

          过几天就校运会了,一想着思行又得去摆显了,我心里老大不痛快,他忙着,我就跟凯子他们出去玩,租动漫一租就是一大叠,一有空就往凯子家里跑,他家就住我们这一胡同里的。

          我正看着到鸣人遇到佐助要开打的时候,凯子在一边言语了。

          “姐姐,逮人的来了,你还不快跑。”

          “咱没犯法跑啥。”我眼睛都没抬。

          “你停停。”用手抓着我耳边往一边提。

          “你小子找事呢。”我准备凑他。谁知道转过来的头正好看到思行站在门口。

          我赶紧站起来,往门口跑。

          “去哪?”

          “回家。”

          “你还知道回家啊。”他低骂。

          “婶儿,我回去了。”我大声喊。凯子大后面笑,没起来。

          “喔,好。”我常来,习惯了,婶儿也不跟我客气。

          思行跟我后面走着。

          “你这几天怎么总往这跑。”

          “没事做,正好火影这几天出的勤就跟这看来了。”

          “没事儿陪我练球啊,等我有空了我把全集给你弄一套来,咱坐家里慢慢儿看。”

          “你玩着,我看着,我是那号人吗?”

          “你个头也不矮,上女队玩啊。”

          “没那爱好,磕磕碰碰的一来气,我还不得打起来。”我看过女队打蓝球,那跟男队不是那么回事儿,拉拉扯扯的小动作特多,裁判管得也很松,犯规不到趴地上基本不理。

          “总之你以后少来这,我醋。”他追上我,拉着我手。

          “那是兄弟,别对自己那么没信心,守着你一品学兼优大帅哥,我还能跑得了啊。”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你那脑袋跟别人构造不一样,谁知道你整天都在想啥。”他在我后脑上拍了一下。

          “疼。。。。。。”我还击,他躲,追追打打跑回我家门口。

          “那我进去了,你也回去吧。”我站门口。

          “我想进去坐坐。”他要进门。

          “你明天不上课了,还得练球呢,要保持旺盛的力,良好的睡眠。”

          “就不,你都好几天没理我了,生气呢。”

          “爷,你不忙着呢吗,快回去了哈,快。”我推他。

          他把我拉到暗处。

          “你多久没亲我了,呜。。。。。。”话没说完被我堵上了,好一会儿我俩分开了。

          “你明天别去凯子家了,以后都看我去练球,影碟回头我去买,你陪我一起看。”他又嘱咐。

          “好,我守着你。”

          他拍拍我脸,依依不舍回了家,我就站那看着他进小院。

          我转身的时候,看见我妈,她就站门口摇着头哎气“唉”。

          我灰头土脸进了屋,漱洗完就进自己屋里去了,再没敢出来。

          我窝被子里没睡,我知道我妈想啥,这门不当户不对的,他们家那小区门就是个分界点,里面一个世界,外面一个世界。明知道不会有好结果,可这事谁管得住呢,那心都飞别人身上了,我想抓也抓不住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