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6 部分阅读(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有的事情都算不上喜事,都不能够让她觉得开心,不能够让她觉得兴奋。

          但是,想了想,便扬起yi丝笑容,“发生什么事?”

          祁天博又开始兴奋了,但是这yi次的兴奋带着yi丝内敛,“嫂子,是这样的,不知道什么人在背后帮了我们,前几天我们接到消息说有人会将刘老爷子的罪证寄到部队去,要扳倒刘老爷子。而今天竟然传来消息,刘老爷子被拘捕了,而且还是最高检察院那边下来的命令。或者今天晚上我们就乐意知道结果了。”

          巩莹的心,yi下子亮了起来,刘老爷子被扳倒,那就代表着刘家将要倒塌。最重要的不是刘家是不是会倒塌,重要的是背后有的人,为什么要扳倒刘老爷子,有什么能耐能够扳倒刘老爷子?

          “是你大哥。c”巩莹忽然明媚yi笑。

          墨炎的眼睛亮了,众人的心亮了。

          “只有你大哥才会那么熟悉刘老爷子的做事方式。如果这yi次出去执行任务,你大哥绝对不会轻举妄动,他心中必然是知道背后的人在捣鬼,也知道是谁想要知他于死地。如果在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就去执行任务,这不是你大哥的性子。所以,这yi次在背后行动的人是你大哥。”巩莹淡淡道,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那还是幸福的笑容,好甜,好美。

          祁天博兴奋了,他们也曾经这样想过,没想到嫂子竟然想的还要全面。不愧是大哥看上的女人。

          “对,小莹说的对,接下来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完成了。既然恒在那边动了手脚,却没有回来,必然是遇上了麻烦,他现在就是需要我们的配合。刘家的根基很深,如果我们想要将刘家整个扳倒,还需要有yi定的付出。”

          墨炎笑笑,附和巩莹的话。

          巩莹这笑就更加甜,更美了,“接下来要做的,是你们的强项。将刘氏扳倒,然后吞了下腹。”

          那么轻柔的话,却带着yi丝狠意,脸上却是yi片平静,让众人不禁心惊,却又是yi阵释然。似乎yi切都往着好的情况发展。

          “我们现在应该从哪方面入手?”

          沈明宇yi直在祈天恒的身边呆着,这yi刻却犹如刚入市的股民yi般,什么都不懂,yi切都要听从巩莹的安排。

          墨凡便笑了,“没想到我们应命的沈明宇先生竟然还有这yi天啊。”

          这调侃的话,让众人的心都不禁松弛了yi下。

          巩莹笑笑,也就收敛起脸上的笑容,脸上不乏认真,“大家可还记得当初我出车祸的时候?”

          众人的心,在刹那间平静了yi下,继而眉头皱起来。

          “怎么了?”墨炎首先问道。

          巩莹站起身,走了两圈,回头看着众人,“我觉得是有人故意的。当初恒也曾经有过怀疑,或者他已经在私底下查出来那个人是谁,只不过因为事情太过,没有来得及处理。明宇应该也清楚yi些的。”

          众人的目光便落到了沈明宇的身上,探究。

          沈明宇的眉头微微皱起,很快便回答,“是有yi个人选,但是那时候恒说不必查了。”

          难道当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背后的人是谁,所以让他不必查了?可是,如果真是这样,他怎么会不出手?他从来不允许别人伤害他身边的人,这yi次,怎会有意外?

          “你们去找出刘媚婷的犯罪证据。”巩莹嫣然yi笑。

          墨炎的眉头皱起,“你怀疑是刘媚婷做的?”

          他的声音中有yi种狠绝,不管是谁伤了他,他都绝对会不会手软。

          巩莹点点头,“刘媚婷犯下的错误不仅仅是那yi次,还有许多别的。”

          她巩莹不是善良的人,早在之前她就承认了,所以,刘媚婷有胆量伤害她,那就得承受起那个后果。刘家那些狐假虎威之人的末日也应该到了。

          墨炎就笑了,点点头,“这件事交给我。”

          他有那个能力,将刘媚婷的狐狸没把砍了。

          巩莹便点点头,忽然听到孩子的哭声,抬头便看到清姨抱着孩子下楼来,上前去,“怎么哭了?”

          清姨脸上有些无奈,“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的,今天看到我就哭。”

          巩莹笑了,上前去接过孩子,孩子的哭声便停止了,“我家小宝贝,怎么不喜欢奶奶再身边吗?平时都是奶奶照顾你的哦,你不能够欺负奶奶。”

          小家伙那双圆溜溜的眸子转动yi下,看着周围的人,然后笑了,咯咯地笑。

          大家看的心痒痒的,“嫂子,给我抱yi下。”祁天博尝试地提出建议。

          巩莹便点头。

          祁天博小心翼翼地抱着小家伙,动作是那么搞笑。这些天都是商业界的佼佼者,可是抱着yi个孩子的时候,这般的小心翼翼,哪里还有在商场上的狠绝?

          或者到时候恒回来,也是这个样子。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小家伙多想他,她多想他,他知道吗?

          “我做饭,你们大家就都留下来吃饭。”清姨笑着转身如了厨房。

          众人没有来得及拒绝,清姨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厨房里了。

          巩莹便笑了,“今天就留在这吃饭,当做是在家里,不用拘束。”

          她的话,现在就是他们的圣旨,她开口,他们都不会拒绝。

          自然这yi顿饭就是在紫月湾解决了。

          吃晚饭后,大家看着小家伙睡了觉,便回去各就各位。

          巩莹感觉到身子还是不大舒服,便在家里休息,这几天也没有出去,所有的消息都是墨炎他们几人带回来的。她觉得很庆幸,还好有他们在身边,帮助她。还好恒有这么几个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不然,人生遇上劫难的时候,怎能活下去?

          “小莹,你说,小恒真的会回来吗?”孩子睡了,清姨便坐到巩莹的身边,悄声问道。

          巩莹的身体微微颤了yi下,继而便笑了,“妈,你要相信恒,恒是你的儿子,是最棒的,yi定会没事的。再过yi段时间,恒yi定会回来。妈,你要放宽心,别多想,知道吗?不然身体会不好的。”

          巩莹那双眸子,泛着淡淡的明亮,有着让人信服的魔力。

          清姨也就点点头,笑了,“好,妈不多想,听你的。”

          两母女便笑了,看了yi下雪白的墙,心底皆是yi下叹息,便各自回房去睡觉。

          第二天清早,大厅内的电话铃声响了,清姨的心狠狠地跳了yi下,似乎发生了什么事yi般。

          “喂。”

          “清儿,你先过来家里,不要让小莹知道。”是老太太的声音。

          老太太yi向不会让她到祁家去,因为她知道她不喜欢祁家,也不想让她难为,不想让她难过。可是,今天大清早的,怎么就让她过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