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欲盖弥彰的心慌意乱(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而一句话也是瞬间让那边的王子萌变得语塞了起来。的确,是程烨没有看好诺诺,才让他走失的。只是自己怎么也没有办法接受,这竟然是机缘巧合和自己的诺诺碰到了的。他是自己心中隐藏的一段回忆,也是自己心里面心里面埋藏的一段痛,是自己想要结疤的伤,是想要遗忘的存在。

          但是同时,也是一条导火索,随时会毁灭自己的现在平静的生活。而遇见了江逸辰,就是遇见了万万沾不得的火。不管是自己还是诺诺,都必须远离他。

          “那你就将他放在失物招领的地方就好啊,你这样子是有拐带嫌疑的,当心我去告你,快点把孩子还给我。”而此刻的王子萌也是很希望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一是有太多的围观宅二是不想要和江逸辰相处太久,怕自己万一露出什么破绽,那事情就难办了。

          虽然这孩子是不是江逸辰的,或许对于他来说都不怎么重要。或许是他更加希望用钱摆平的麻烦存在呢,但是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省的到时候自己还落了一个,用孩子讹钱的污名在。那么自己的下半辈子就真的是和江逸辰纠缠不休了,那就不是自己的本意所在了。

          “妈咪,真的不是哦,不是叔叔,是另外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叔叔带着我的,其实”当小正想要帮着无辜的江逸辰解释的时候,但是却也是瞬间被王子萌夺回到自己的怀里面,然后甩头准备离开。只是转身的瞬间,手臂也是被江逸辰给禁锢住了。

          “喂。你干什么?难道还想要当场调戏良家妇女吗?”而王子萌回眸,也是恨不得狠狠地在这只手上狠狠地咬上那么一口才可以解恨。而江逸辰则是见怪不怪的样子,只是保持着力道,让她动弹不得。毕竟,就算是女人的力气再大,而王子萌也是属于大力气女人之中的极品。

          但是,终归还是和男人的力气有些区别的。尤其在这个时候,也是显得更加明显了起来的。

          “哦?就你这样子疯妇的模样,也还敢跟我说是什么良家妇女,你是不是太好笑了?况且你诬赖了好人,难道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就想要赚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吗?小心我告你诽谤。”而江逸辰也是以牙还牙的样子,刚好今天自己多的是时间。

          “你,你怎么这么缠人啊?大庭广众,你别耍无赖,江逸辰,你别太不要脸?”而王子萌也是紧紧地抱着诺诺,顺带着将孩子的脸贴在自己的胸膛,不想要让他看到自己张牙舞爪的样子。

          “王子萌,今天我们把话说清楚。当初的事情你情我愿,要说欺骗,那你岂不也是。起码我是无心,那你呢?直接是将自己的话都抛诸脑后了吧?什么只爱一个,现在不还是和别的男人好上了。虽然说未婚先孕也不是什么稀罕事,那你有必要事事针对我吗?”而江逸辰的一句未婚先孕也是让人群稍稍有些微议了起来。

          “哈?好笑,年少无知的话,也当真?当初你不是也不屑一顾吗?事到如今,你翻我的旧账做什么。当初是我蠢,瞎了眼看上你,我回头是岸还不行呢?怎么?允许你一脚踏两只船,还不允许我寻找我自己的幸福了?比某些人好,我寻找自己的幸福,起码是斩断了孽缘,才不会那么藕断丝连。真不要脸”而王子萌这会子也是更加直接翻脸了,“要吵架你来呀,谁怕谁,别以为你是男人就赢得了我,告诉你,江逸辰,我”

          而那边王子萌的话还没有说完,王子萌的视野也是忽然一低,看着地板的时候,王子萌也是一瞬间反应不过来。只是按在自己脑袋上的那只手掌很温暖,也很是熟悉。

          “好了,冷静一点。”轻柔的话语却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的力量,而王子萌怀里面的诺诺透过缝隙也是看到了那边的程烨。

          “爸比。”而小嘴巴甜甜,也是换回了程烨一个安慰并且温柔的笑容,而在江逸辰的眼睛里面也是变得更加刺眼了起来,简直就是眼中钉肉中刺。而一句爸比更加是让江逸辰确信自己的猜测没错,而刚才的火气也只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程烨?”而看到程烨的时候,王子萌也是不自觉松了一口气,习惯性的依靠让王子萌暂时恢复了冷静的状态。对眸间,千言万语尽在无言之中。她的慌乱,她的不安,她的反常也是全部消融在他温柔似水的眼眸之中。

          而王子萌忽然如虎转猫的转变更加是让江逸辰有些如鲠在喉了起来,那种放下戒心,毫无掩饰的表情,自己自然也是再熟悉不过了。在那些愿意对自己敞开所有一切的日子里面,那是独属于自己的存在。只是此刻,她属于另外一个男人了。这样子的得失在江逸辰的心里面造成了极大的不悦,不悦到他甚至于忘记了应有的风度,忘却了应该重新付出的温柔,完全,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醋意之中。

          “抱歉,江总裁,我们家小萌有些过于激动了,她只是爱子心切,希望您可以体谅。”而程烨也是轻轻地回眸,带着诚意的样子,朝着那边的江逸辰深深地鞠躬。而那边的王子萌见状则是楞了一下,这样子认真的程烨自己第一次见,并且并且竟然是为了自己朝着别人低头,这是王子萌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只是为了她

          朝着江逸辰低头,王子萌觉得不值得。因为是他亏欠自己的,王子萌也是不自觉拉了一下程烨的衣服,轻轻地摇了。而程烨回眸只是顺势按着王子萌的手背,摇,忍一时平静一世。尽管自己也不愿意低头,但是若是可以息事宁人的话,那又何乐不为。

          为博红颜笑,亦有烽火戏诸侯。今为解子萌忧,自己程烨低头也只是小巫见大巫了。

          要知道他程烨也是出身豪门,也有着自己的一番事业,有着傲骨铮铮,但是却为了自己而低头,那种感觉难以言状。而江逸辰看着王子萌愈发温柔似水的眼神,淡淡的爱慕更加让他没办法平静了下来。而他们之间的互动也是再一次刺激了江逸辰的,而joe微微皱眉,看样子麻烦了。

          轻轻地斜睨着四周,似乎还有一些江氏集团的员工,倘若好戏上演的话,估摸江逸辰的形象真的是不保就是了。纵使顾忌老板,在公司不言,但是倘若在外面传的风声鹤起的话,难保不会有别有用心的人借此炒作,影响江氏集团的声誉。

          “体谅?我又岂会是如此小气的人,只是好心当成驴肝肺,难道她不应该向我道歉吗?程老板怜香惜玉,但是有些道歉也必须是本人才有效果不是吗?所谓一人做事一人当,敢做就别不敢道歉。”而江逸辰的眼神也是再一次定格在王子萌的身上。“要知道孩子看着呢?上梁不正下梁歪,小心有这样子的父母,就会出什么样的孩子。”

          而听到这个话的王子萌也是勃然大怒的样子,这话也是说的越来越过分了,含沙射影自己,羞辱程烨不说。竟然是连诺诺这样子的孩子都一起囊括在内,这让王子萌有些咽不下这口气来,内心隐隐的委屈也是开始在那边酝酿了起来。

          “住嘴,江逸辰。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问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而王子萌也几乎是在那边吼了出来,不顾及那么炽热的眼神,心里面压抑的东西开始在那边不断想要宣泄了出来。

          “倘若不是你,倘若不是你的话,我的生活会一如既往的平静。是,是我王子萌不争气,随便的一个微笑就让我付诸真心。傻傻的,就像个傻瓜一般跟在你的身后,我刚才那样子的羞辱算的上什么?你可知道,当初我收到那些女生的羞辱就已然是现在的千千万万倍。”有些话,原本想要永远放在心中的,但是此刻却没有办法再次掩藏。

          而那种较小绝望的感觉,让江逸辰瞬间语塞了起来。那样子悲恸的哀鸣,自己曾经见过,也如此刻般心乱如麻,以至于忘却再去追寻那个消失的身影。心痛不断扩散,但是最终还是一如既往只是语塞,想过她会抓狂,但是没想到让她的悲伤满溢。

          而程烨也是楞住了,看着她的悲伤再一次弥漫,心中也是淡淡哀伤。因为没有息心,所以他还在,所以王子萌才会如此。但是只有完全发泄了,王子萌才可以重生,那是自己永远没办法做到的,只有他江逸辰可以,因为曾经他是她生命之中的唯一。

          “是,为了爱,我可以放下自尊,我可以勇往直前。但是我换来的是什么?是无情的抛弃还有耍弄,就算是我今天将你江逸辰千刀万剐,都不足以消我心头之恨。你倒好,还恶人先告状了。你凭什么诅咒我的诺诺,你凭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那你怎么不好好看看你自己的所作所为?”而王子萌也是在那边直接指着江逸辰的鼻子骂,而那边的吕美霞原本看着失控的场面的时候,也是为自己的儿子捏了一把冷汗的。

          但是碍于怕自己跟踪的事件被发觉,所以也是提心吊胆地看着。但是在刚才听到王子萌这么说的时候,心里面也是不自觉懵了一下。隐约觉得似乎是点不对劲的样子,但是却怎么也说不上来。

          而程烨也是不自觉拉了一下胡言乱语的王子萌,而王子萌也是瞬间心慌意乱,面色惨白了起来。但是却也是收回了自己的手指,但是身体已然开始在那边微微,那种佯装的冷静不过是欲盖弥彰的心慌意乱罢了。

          “你刚才说什么?”而江逸辰隐约也是捕捉到了王子萌的不对劲,下意识便脱口而出,只是脑袋混乱,他还没办法整理好。

          而面色惨白的王子萌只是选择了缄默不语,移开自己的眼神,只是紧紧地抱着自己怀里面的诺诺,但是却怎么也不敢直视江逸辰的眼神,深怕自己话语里面的漏洞被江逸辰给捕捉到。

          “说什么?你的耳朵是聋的还是怎么样?好话不说第二遍,你不是很神通广大吗?那你倒是去翻监控啊?”而王子萌很明显是有些底气不足的样子,别开的眼神也是掩藏不住的惊慌。

          而那边的江逸辰更加是眉头深锁了起来,而joe则是站在一爆眼神开始在两个人之间徘徊。微微皱眉,凝视着王子萌怀里面的诺诺,想起自己之前无心的一句话,joe的眼神也是闪过一丝的凌厉。再一次看看诺诺,又看看那边的江逸辰,的确,是不是有些太相似了一些呢?

          而王子萌也特别不对劲,她在极力掩饰自己心里面的不安。但是越是欲盖弥彰,有些云雾却拨开的愈发清晰了起来。是啊,怎么自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否则照着现在王子萌的性格来的话,直接和在公司的时候那样子,踹

          一脚直接跑掉,因为明知道江逸辰不会真的紧咬不放的,倘若倘若这孩子和江逸辰没有一点关系的话。

          “你们都不要这么激动,一切都只是一场误会的话?我们为什么不好好聊一聊呢?孩子的父母正好都在场,顺带着看看孩子有没有被吓着。要是被吓着的话,全权由我们江氏集团负责,不是更加好吗?”而joe凝视着那边的王子萌,也适意将孩子的父母都在场这几个字故意加重了一些。

          而王子萌的手指都是开始在那边泛冷了,轻轻地斜睨了一眼那边的joe,忽然有一种被魔鬼抓住脚踝的感觉,忐忑心惊不已。

          “不要了。”而王子萌下意识就脱口而出,心虚的感觉让她有些无力,下意识就抓住了那边的程烨,有些求救的样子。“程烨,我们回家好不好?”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