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生 第五十八章 大理之行(5)(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底下的少男少女山呼海啸般的叫道:“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我一看,现场情况有点失控,这里可没保安呀。想了想,急忙笑道:“好,既然大家要我再唱一首,哪我就再来一首吧,但是这首歌希望大家能一起跳起来,唱起来,其实这首歌很好学的。好吗?”

          底下的这些年轻男女一起大声叫道:“好。”

          我说道:“这首歌的名字就叫‘笑红尘’,希望大家喜欢。”

          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一首轻快明亮的笑红尘在蝴蝶泉上空荡漾开来。这首笑红尘是我当年最喜欢的歌曲,我更是把这歌曲当成了我人生的座右铭。

          我微微眯起了眼睛,头随着音乐声轻微摇摆。过门完了后,我振声高歌“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只想换的半世逍遥,醒时对人笑,梦中全忘掉,叹天黑的太早,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对酒当歌我只原开心到老,”

          唱到这里,我也仿佛回到了自己在现代时候k歌的时候,仿佛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唱到这里,我已经深深的被自己的歌声陶醉了。接着我高昂的声音继续唱道:“天越高心越小,不问因果有多少,独自醉倒,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骄傲,歌在唱舞在跳风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任我飘摇”

          一首‘笑红尘’把蝴蝶谷的气氛带到了最**,底下的青年男女手拉着手,跳着舞蹈,嘴里唱着这个‘笑红尘’,顿时歌声传边了蝴蝶泉。

          我闭上嘴,没有说话,静静的用温柔的眼神看着莫愁和白风,莫愁和白风的脸上闪现出温柔到极点的笑容,看的我心头荡漾。

          就在我们这样情意绵绵的互相看着的时候,身后响起了神树大师的声音:“好歌,不知道此曲是否是欧阳公子所作?”

          我回头看见神树大师带着几个小沙弥面带欣赏的站在我深厚,而全真七子也跟在他身后。我急忙说道:“小子愚鲁,所作歌曲难当大雅,大师见笑了。”

          “施主好豁达的心胸呀!人都说歌以咏志,从此首歌曲看出施主的豁达与淡薄名利的胸襟!尤其那句天越高心越小,不问因果有多少,独自醉倒,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骄傲。不但唱出了人生的意味,更也表达了人生不要太执著。曲好,人唱的更好!”

          我连忙谦虚道:“大师过奖了,在下也是有感而唱!”

          神树笑道:“施主不要客气,对,本寺方丈神妙师兄请施主前去!本寺神妙方丈已经坐关九年,从不见外人,刚刚派人打听这是谁在唱歌,知道后立即叫老衲来请施主。”这话一说,我就看全真七子的脸上露出不愉的神色。

          我故意看了全真七子一眼,急忙客气道:“想来神妙方丈前辈高人,我等庸人能得见方丈一面,实是天大的荣幸呀!”

          没有理睬全真七子等不怀好意的眼神,我笑着问道:“神树大师,我想等这个蝴蝶会完了之后再和大师回去参见神妙方丈可好?”

          看到莫愁和白风都不想回去样子,神树大师也知道她们还想再看看热闹,神树大师看到这个样子,呵呵一笑道:“施主先和我回去吧,至于这几位女施主就在这里观看这蝴蝶会好了!”

          孙不二故意看了神树大师一眼,对我怒喝道:“神妙方丈是什么身份,你这个小辈竟然还要方丈等你。”

          我呵呵一笑,道:“神妙方丈大师身份尊贵,当然只见君子了,至于小人吗?我想神妙大人是不会见的!”

          马钰冷冷的看着我,说道:“欧阳克,你说话可要留意,不要出口伤人!”

          我靠,你妈的,你几个小比迟早我要干掉你们,等着瞧吧。听了马钰的话,我恨恨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人说话,驴打岔,我和神树大师说话,关你们几个什么事情?妈的,真是驴槽里多了个马嘴!”

          全真七子听了我的话,都是怒容满脸。但这是天龙寺的地方,他们也不敢动手,只得用眼睛瞪着我看。看就看,妈的,我还怕了你们几个,等老子从天龙寺办完事情出去,一定上你终南山,要你们全真教的好看。

          想到着我瞥了一眼全真七子,对神树大师说道:“大师,在下不放心,毕竟这里有几个无耻之徒。在下怕他们会作出一些无耻的勾当!”

          丘处机脾气最为火暴,听了我的话,道:“小贼,休的胡说,谁是无耻之徒?”

          我嘿嘿笑道:“暗中劫杀,打伤我内子的,勾结蒙古的就是无耻之徒!”

          孙不二怒道:“你这个”话没说完,神树大师打断说道:“各位不要争吵了,欧阳施主,全真教乃名门正派,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

          我坚决的说道:“大师,我是吃过亏的,难道我还要再吃一次他们的亏吗?我绝对不能拿我妻子的安危做赌注!”

          神树呵呵一笑,道:“欧阳施主放心,这里来参加蝴蝶会的人很多,而且我天龙寺也有责任保护蝴蝶泉,所以会有僧众在这

          里观看,今天负责维护蝴蝶泉的是灵风师侄等一干人。所以欧阳施主你就不要担心了!”

          就在我用询问的眼光看向莫愁的时候,灵风说道:“阿弥陀佛,欧阳施主,在下保证两位姑娘的安全,请欧阳公子放心!在我天龙寺范围内,还无人敢动手。”这话说的很狂,但是我也承认,天龙寺在大理也就有这个实力,人家一个光会一阳指的南帝都能成为天下五绝之一,何况这段家的武功发源地天龙寺呢!

          我听了灵风的话后,看莫愁微微向我点了点头,我看着灵风说道:“好,既然大师能够这样保证,在下就放心了,多谢大师!但请大师小心小人,毕竟人心险恶,大师保重。”说着我对灵风抱了抱拳。灵风和尚好笑的看了看全真七子,对我双手合十还礼。

          然后我和神树大师向着天龙寺走了回去,刚刚走进大殿后院就看见一个很普通的房间,神树大师说道:“里面就是方丈师兄闭关所在,在下在外面等候施主,施主请进吧!”,

          我点了点头,轻轻推开房门,就见房间内象许久没有打扫过,尘土厚厚的,整个房间里面就放着几个蒲团和地上的一些经书。在靠墙的地方,有个老和尚面对着墙壁坐着。我想这可能就是神妙方丈了。急忙上前拜倒,说道:“晚辈欧阳克叩见神妙方丈!”

          神妙方丈缓缓回过头来,说道:“施主免礼了,多年未曾听到这么动听的歌声,施主果然大才,竟能写出如此寓意深远的歌曲!”

          我心道:靠,不就是一首歌曲吗?你都提高到什么寓意了!抬头看了一眼神妙方丈,就发现神妙方丈的长相实在是太普通了,普通的你无法形容。

          我说道:“方丈过奖了,在下此来是为了求天龙寺各位大师救我的内子,我内子被全真七子合力打伤,现在七经八脉都已经闭塞,只有大理段氏的一阳指可以打通内力的经脉,望大师慈悲为怀,救救内子!”说着我就用恳切的眼神看着神妙!

          神妙方丈叹了一声:“阿弥陀佛,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老衲答应施主的要求,但是神树师弟说的‘棋语阁’之约就看施主的造化了,老衲只说一句,如果事不可为,施主还请原路返回。只要在我天龙寺修行十年,施主当可离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