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你把眼睛闭上(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你有没有想过将来做这天下的君主,想过要让兰襄重掌天下,重新击溃西金,取回你们自个儿的领土么?”

          她冷不丁这样一问,长孙无越虽然纳闷,却还是如实答道:“本王想过,皇祖母将本王带来襄京,尽心扶持本王教导本王,封本王为硕亲王的第一天就跟本王说过这句话,她说本王总有一天会重掌兰襄河山的,要把那西金从父皇手里夺去的江山重新夺回来,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印舒桐抿唇一笑,不回答他的话,只扬眉道:“我的本事你知道的,我可以替你拿回你的江山,可以帮你击溃西金,甚至帮你重掌这天下,你想要么?”

          “不想!”她的话音刚落,长孙无越便断然否决了她的话,当下皱眉看了她许久,才开口,“天下江山社稷都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不管过程结果如何都是我们男人应该承受的事情,何苦要把女人牵扯进来?桐儿,你是本王的女人,是本王决意要好好相待的女子,本王怎么可能利用你的本事去谋夺江山?你把本王看成什么人了?本王疼惜你顾念你的身子,要你在身边是来享福的,不是要你来受苦的,难道你从前的人生受的苦还不够么?你注定遇见本王,也注定之后的人生由本王来守护你,你无须为本王的事操心,本王自有决断。”

          “你是不相信我的能力么?还是觉得我不足以帮你,怕我成为你的累赘才这样说的?”印舒桐定定的望着他,慢慢的道,“我在顷刻之间就替你伤了太傅,让你独揽朝政大权,我的能力你看的很明白,你既说我是你的女人,那为何不让我与你并肩而站呢?将来定鼎天下,有一个与你并肩而立的女人不好么?你知道我是不肯甘心屈居人后做什么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的!”

          长孙无越一叹,也不知这女人今儿受了什么刺激大雪天的跑来跟他说这样一番话,他走到桌案边一面给她倒茶一面轻笑道:“你这话是从何说起呢?你是伤了太傅,却把自己屡屡陷入险境之中,要不是本王救你,你还有命在么?再说了,本王要是嫌你累赘,还把你留在身边做什么?你这话说的,忒忘恩负义了些!本王早就与你说过了,行事之前必要冷静谨慎,就你这性子,要是让你替本王去做事收服天下,本王岂不是要担心死么?何况并不是你来帮本王那就叫做并肩而战的,而是你心里头有本王,本王心里有你,不论在哪里,咱们都想着对方,不论何种险境,都以对方为念,那才叫并肩而立!——本王不是叫你屈居本王之后,本王只想你好好儿的在本王身边,在你跟本王之间,江山什么的都不重要,要紧的是真心!”

          他说的话实在,一字一句皆出自肺腑,心里怎么想的嘴上就是怎么说,眸光一片澄澈,坦坦荡荡。

          印舒桐一怔,端着他递过来的热茶喝了几大口,平复了心绪,才呐呐的道:“你究竟为什么喜欢我?不许说什么命定之类的鬼话!要是我不是命定的那个人呢?你是不是转身就不喜欢了,还打算始乱终弃啊?”

          见她抱着茶盅瞪着眼睛质问自己,长孙无越忍不住垂眸一笑,继而温柔的看着她道:“原来你在意的是这个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究竟如何要本王说也说不清楚,当初见你是存了戏谑的心思的,所以才不戳破你,陪着你演戏,就是想看看你耍什么把戏,但是渐渐的目光放在你身上就收不回来了,这留意多了渐渐的也就留了心,这上心之后,哪里还由得本王如何呢本王无奈解你的媚情香,你心里头肯定当本王是登徒浪子之辈,可你哪知道,本王喜欢你,是非关风月,只为真心呢命定之说,你也无须在意,若果真不是你,本王也断不要别人,本王说你是你就是,本王答应了你要一心一意的嘛,岂可失信于女子呢?”

          他一脸温柔的看着她,眸中的喜欢不加掩饰,印舒桐的心就像是被羽毛拂过一样,轻轻的飘在心里,就像被棉花糖裹着一样,到处都是软软的,心里头绵软绵软的,凝着眉眼望了他半晌,忽而微微勾起唇角,他的眉眼真是生的好看,怎么看也看不够:“你把眼睛闭上。”

          长孙无越不明所以,待她重复一遍之后,他还是依言把眼睛闭上了。

          印舒桐自个儿伸手摸摸脸颊,她进来许久了,身子渐渐热乎起来,当下便走近他,用手轻轻扶住他的腰,然后踮起脚尖,轻轻吻了他的脸颊,然后渐渐移到他的唇瓣之上,轻轻一吻,并没有深入,便离开了。

          “你瘦了许多,脸上的肉都没了,还是胖一点儿好看,嗯,初见你的时候风姿绰约,那样最好看。”她歪着头望着他笑。

          长孙无越只觉得她的吻轻柔无比,他心中低笑,这女人心里分明有他,却非要说些刁钻的话掩饰她的心情,不过她不肯说,他也不心急,睁开眼睛见她笑着说这话,当下眸光一闪,眯眼也笑道:“每日忙得紧,你只看到了脸,还没看到身上呢,本王身上也瘦的没了肉,你要看么?来,本王给你看看!”

          他作势就要解开扣子给她看,而且还是真的解开了,印舒桐一下子捂住他的手,皱眉道:“不许脱衣服!”

          他笑,松开了手却反手抱住她在怀里,低低笑道:“是啊,在这儿不能脱,回府再给你

          看,想怎么看都行!”

          印舒桐恼他言语轻佻,挣扎了几下没挣开,他倒是抱的紧,她撇嘴不挣了,就这么抱着就抱着吧,闹了这半日,也该说明她的来意了:“我的旧伤最近没有疼过,你的药也很管用,其实保暖也没事的,你也无须太过操心,日子也还早得很,你的事多繁杂,实在没必要这么着急的,正事要紧,何况你自个儿还有事要完成,不需为我这般废寝忘食,把自个儿都熬瘦了”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上次她都不曾表示过异议,什么都没说,如今突然说起这个,倒叫长孙无越心里起了疑惑,“桐儿,是不是有人跟你说过什么?有人去你那儿说闲话了吧,怪不得你今儿要到这儿来跟本王说这些,说,是谁说的,还敢置喙本王的事情!”

          印舒桐忍不住一笑,眯着眼睛道:“你本就做的欠妥,还不许别人说么?你上次说我不谨慎导致人家口舌招致祸患,还把自己屡次陷入险境之中,人都是说人家容易,到了自个儿头上就不管用了就全忘了,你如今这样为我,我领你的心意,我心里明白,可眼前有一件大事你总要先去完成的啊!这两件事并不冲突,明明可以两全其美的,你干嘛不去做?这医书还不是可以等你回来再做!”

          长孙无越听到后来,微微沉眉:“是不是皇祖母找你说过什么?怪不得你今日怪怪的,本王就知道,别人断不敢找你说什么,最多就是闲话而已,也只有皇祖母才会去找你,皇祖母年纪大了,总爱担心,有些事儿本王自有分寸,何须她多言呢!——桐儿,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可骂过你?”

          “骂倒是没有,还待我很好呢,我想啊,她肯定也知道骂没用,不可剿灭只好招安了啊!”她说了句玩笑话,便拣选着将图太后在寿成殿与她所说的话说了一些,有些话她觉得没必要说就没说,只把图太后的意思缓和的说了一遍,最后才抿唇道,“她也是为了你好,再说你父皇归葬的事儿要紧,昭帝归葬的事儿也很要紧啊,如今也只有你去人家西金才愿意,何况你跟两个皇帝都有关系,你不去谁去啊!这节骨眼上,文郑康还伤着呢,他还不能有此动作,这要是再晚些时候他伤好了重返朝廷,你再走了,到时候你辛辛苦苦这一个月可就白忙活了啊!”

          长孙无越沉眉想了一会儿,她说的也又道理,这事儿交给谁去他也是不放心的,何况——

          “好吧,你的意思和皇祖母的意思本王都知道了,本王会再斟酌的,外头风雪可大么?要本王送你回去么?”她出来也有些时日了,是时候该回去了。

          印舒桐撇撇嘴:“难得来宫里一趟,你不带我四处遛遛么?”

          他笑:“你当是遛狗啊?宫里岂是能随意让你走动的地方?”

          见她一脸的不高兴,显然是不喜欢他的打趣,长孙无越当下抿唇一笑:“罢了罢了,本王带你去逛逛就是了!”——

          嗳哟,到了一千了,今儿就加更~~下面是到一千四,嘿嘿,每个人每天都有票票的啊,表浪费了啦

          mxs8cn

          mxs8cn

          手机阅读本章使用手机输入:mxs8cn154757直接在手机阅读本书使用手机输入:mxs8cn15475745221直接在手机阅读本章节记住永久地址:fhxsw,方便下次阅读!

          ↑返回顶部↑

          目录